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洁癖|不拆不逆

【盾冬】决战前夜(一发完,复联3预告衍生文)

看了预告心情无法平静,我爱他们两个呜呜呜呜呜呜


正文:

“这就是作战计划的全部内容,会议到此结束。各位,回去睡个好觉,晚安。”

史蒂夫话音刚落,瓦坎达国防指挥中心的战前部署会议室中先是一片寂静,随即仿佛电影画面被按下播放键,众人同时推开座椅站起身,三两人作伴鱼贯向门外走去,身形穿过会议室中央的3D模拟战场投影,引得莹莹的蓝灰色光影晃了一晃。

战争机器与猎鹰搭着肩,相约睡前到地下的简易酒吧喝一杯,班纳博士跟在后面,冷静地向他们阐述睡前饮酒的坏处;黑豹第五次向他的女亲卫队队长确认瓦坎达平民们的疏散情况;黑寡妇不满地抱怨着最近的作战会议总是拖到半夜,接连晚睡导致她的皮肤状态都变差了。

史蒂夫看了一眼手表,时针和分针还差最后一点点距离在12的位置汇聚。

确实不早了,但他希望时间能再走得慢一些。

根据瓦坎达国防指挥中心的预测分析,由黑曜五将所率领的外星军团将在明日九点左右抵达地球。灭霸的军队倾巢而出,而他们的目标也很简单,那就是夺取保存于瓦坎达的最后一块无限宝石——灵魂宝石,当然,如有必要,这些外星人会杀尽任何有可能阻挡他们的人。

这注定会是一场凶多吉少的恶战,这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事。而刚才坐在会议室里的人就是唯一一群“有可能阻挡他们的人”,并且复仇者们以及瓦坎达无畏的战士们将为那一点的“可能性”而拼尽全力、耗至最后一人最后一丝力气搏命厮杀。

史蒂夫关闭投影设备将其归位放好,然后向会议室内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人望去,目光落在他身上的一瞬间仿佛树叶飘落至静谧湖面,荡开一圈温柔涟漪。

“巴基,还不回去吗?”

巴基握着史蒂夫递来的手站起,打着哈欠说:“等你。从前参加军队的作战会议你也总是最后一个出来,害我总是等你很久。”

史蒂夫轻笑着说了声抱歉,握着巴基的手似是讨好地磨蹭了一下掌心,巴基轻哼一声表示接受了他的歉意。

国防指挥中心此刻仍是灯火通明,在三面茂密丛林和东边经疏散而变得沉寂的城市的包围下,它在夜幕中显得格外明亮,像是漆黑中摇曳的一束烛火,虽然有些微弱但仍让人看到便觉得心存希望,希望这烛火能燃烧成滔天的火焰,驱散黑暗,带来光明。

史蒂夫和巴基离开会议室,向十五楼的生活区走去,已集结完毕的复仇者们全部被安顿在那里,他们大多数今日下午才从上一个战场脱身抵达瓦坎达,经过短短的休整明日便将再投入搏杀,而这一战的凶险程度要远超过他们之前经历的任何战斗。

尽管很清楚有可能有去无回,这些家伙却表现得云淡风轻,好像即将面对的不过是一次常规的模拟训练。史蒂夫想到山姆和罗迪勾肩搭背相约喝酒的背影,脸上浮出一丝笑意。

“他们都需要做点什么来放松身心。”巴基看着他的脸色说。

史蒂夫笑着摇了摇头,说:“你怎么知道……算了,我有时候觉得你好像在读我的想法一样,难不成是在德国跟旺达学的?”

巴基嗤之以鼻:“我不会读心,我只是对某个从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太过了解而已。”

两人走进电梯间,史蒂夫上前一步,几乎和巴基胸膛挨着胸膛,轻笑着问:“那你猜猜这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现在想做什么?”

巴基认真地想了想,指尖轻轻抚过史蒂夫眼下的青黑,慢慢地说:“我猜他想要回到卧室去,冲一个热水澡,把他身上的污血都洗掉,然后在天亮之前抓紧时间睡三天来的第一觉。”他顿了顿,语调轻快了一些道,“不过在此之前,他想要给他的好朋友一个吻。”

“好朋友?”史蒂夫不赞同地皱起眉,“只是好朋友?”

巴基移开目光:“随便你怎么说。”

史蒂夫不满地抗议两声,还是微微倾身向他凑了过去。这时,电梯正巧在九层科研部停下来,一名技术人员刚要踏进来却突然看到电梯内明显距离过近的两人和他们交握的手,她愣了一愣果断收回脚步,站在原地任由电梯门缓缓关上。

被打断的两人沉默片刻后同时笑了出来,史蒂夫在巴基唇上飞快地一碰,巴基摸了摸他毛茸茸的下巴,感慨地说:“还真不习惯你现在的脸,都要找不到嘴在哪儿了。”

史蒂夫失笑:“彼此彼此。”

当巴基第一次看到顶着一脸浓密大胡子的史蒂夫时,他还以为是自己连续几日作战而疲劳得眼花了,再看几眼确定那真的就是史蒂夫本人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史蒂夫遭受了某种会让人毛发暴长的外星攻击光线。

然后史蒂夫几步冲过来紧紧抱住了他,当着山姆、娜塔莎等复仇者队友的面,无视瓦坎达尊贵的一国之主和他背后一整队的亲卫队队员,捧着巴基同样蓄着胡子的脸,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个深吻。

巴基被亲得忍不住向后仰去,脸上被胡子扎得有些刺痒,运转缓慢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既然连一向脸上光溜溜的史蒂夫都蓄起了胡子,他少刮几次胡子也说得过去吧?

有关胡子的话题一直持续到史蒂夫围着浴巾走出浴室,他举着一把老式刮胡刀,表情有些犹豫:“要刮胡子吗?”

巴基正在摆弄他准备明日带上战场的枪,闻言头也不抬地说:“不,刮了晚上还会再长,不如明天再说。”

史蒂夫听闻作罢,他回到浴室把刮胡刀放回原处,又照了照镜子——眉骨和下颌上几处伤口已愈合大半,但结痂仍在,看起来还有些狰狞,配上他满脸的胡子,更添几分凶悍的气质。

这副尊容,任谁也不会把他当成是新闻和广告中那个浅笑着说教的美国队长。但史蒂夫感到很满意,他又抹了把下巴,踏进卧室向巴基走去。

各式枪械在巴基脚边摆了一排,他坐在床边,一边哼着一首几日前听来的瓦坎达歌曲,一边擦着几把惯用的军刀。史蒂夫接过他手里那把刀颠了几下,灯光映射下龙牙锯齿锋利异常,看起来可以很好地保护它的使用者。

而他脚边的那些枪支,同样也是如今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款型,其中一支,史蒂夫认出它同当初把他自己轰下高架桥的那支枪是同一型号。

巴基耸耸肩说:“我只是想找点事情做。”

史蒂夫把军刀放在床头,双手捧起巴基的脸,定定地与他对视几秒,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低头温柔地在额头印下一吻,而后双唇顺着眉心一路向下,吻过轻阖的眼帘和鼻尖,最终落在巴基微张的嘴唇上,完成了那个他们在电梯上被打断的仓促的吻。

巴基乖乖地仰着头,唇角无意识地扬起,闭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与温情,直到史蒂夫又一次紧紧地抱住了他,问道:“他们治好你的脑子了吗?”

巴基也伸手环住史蒂夫的肩背,安慰似的蹭了蹭,说:“还没有。”

史蒂夫追问:“没有什么进展吗?”

巴基眼神暗了暗,却用轻快的语调回道:“世界末日都要来了,谁还有功夫研究我的脑子?我想那些外星人也不会知道我的启动词。”

史蒂夫闻言沉默几秒,随后坚定地说:“等这件事结束,等这世界安全了,我们一定会找出解决的办法,不过这一次,不要再把自己的冻回去。”他顿了顿,语气中多了几分哀求,“求你,拜托了。”

巴基眼眶一涩,心脏像是被狠狠地绞了一下。

他岂能不知道自己当初冰冻的选择对史蒂夫而言是何种的折磨,但史蒂夫却还是无言地支持了他的决定。而三个月过去,沧桑侵占了史蒂夫从未衰老的面庞,伤痕遍布他强健宛若战神的身躯,巴基感到触目惊心之余,惊惶于自己竟如懦夫一般,不敢去询问史蒂夫这几个月究竟经历了什么。

“好。”

他听见自己暗哑地许诺着,那声音好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几番理智回转未能拦得住它,才终于滚落至唇边。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吻,彼此都从中感受到思念和种种还未及言说的复杂情感。巴基把枪械刀具都踢到一边,拥着史蒂夫倒进薄被里,举起左臂对他说:“给你看我的新手臂。”

金属打造的义肢在昏暗灯光下折射出可称得上是柔和的光线,但史蒂夫知道它是由世界上最坚固却轻便的振金铸造而成。新手臂的外形同从前并无太大差别,只少了那颗象征前苏联的红星,但史蒂夫仔细看去,却发现在巴基肩膀上,金属与皮肤交界的一圈可怖疤痕似乎往上移动了些许,看起来就像是金属又吞噬了巴基身体的一部分。

“你的手臂……”史蒂夫干涩地问,“是怎么安装上去的?”

史蒂夫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猜测,但当巴基描述出的过程真的符合他的猜想时,他却无比希望自己的猜测只是个猜测而已。

“……九头蛇制造的手臂在传感方面的技术与瓦坎达并不兼容,所以只能把残损手臂剩余的部分全部挖出来,才能再安装新的振金义肢。”

巴基用一种平淡无奇的语气解释着,史蒂夫却听得胆战心惊,环在巴基腰上的手也忍不住微微颤抖。

那条九头蛇制造的金属手在巴基身上存在了三十年,几乎是融入了他的身体里,无数的连通着各条神经的线路错综复杂,如今却要把它们全部剖离出巴基的血肉,况且为了保证在此过程中神经系统不受损伤,期间巴基无法使用任何可减轻痛苦的麻药与止痛剂。

史蒂夫用唇一寸寸碾过那条狰狞的疤痕线,几乎自虐般地想象着巴基更换手臂时所承受的痛楚,心痛如绞得无法呼吸。

史蒂夫罗杰斯从来不是一个会沉湎过去的人,但此刻他不由自主地去想那个他无数次问过自己的问题——如何他当初拉住了巴基的手、如果他提前注意到那个醒来的九头蛇士兵,巴基是不是就不必遭受这些本不该属于他的不幸?

史蒂夫的沉默让巴基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他眨眨眼,反手搂住史蒂夫的脖子,说道:“我不是让你看这个,你看它的颜色!”

银色,中间夹杂着缕缕耀眼的金色。

史蒂夫终于发现了,他惊讶地打量着巴基的手臂,而后像是突然悟到什么却不敢肯定,努力掩藏着眼中的激动。

巴基想吻一吻他的脸颊,却发现无处下嘴,只好又在他嘴唇上碰一碰。史蒂夫犹豫的神色让巴基的心忽然软成一片,一股被压抑许久的感情从心底喷薄而出,他低声说:“是我要求的,我想加入一点你头发的颜色。从前我的手臂有一颗红色的星星,我用它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那些杀戮的记忆会永远地伴随着我。但这条新手臂,它很干净,我想用它来做好的事,从今往后,为正义而战,为朋友和所爱之人而战,为你而战。”

他们额头抵着额头,巴基垂下眼帘,轻声却充满坚定地说:“那个从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我会一直追随他。”

史蒂夫闭了闭眼,可仍有滚烫的液体从眼角溢出,但他的脸上却是几个月来、甚至是几年来久违的满足的微笑。他紧紧握住巴基的双手,颤抖的唇落在那只有着人类体温的温热手背上,印下一个混着咸涩眼泪的吻。

“请一直看着他,别让他做了傻事。”

 

瓦坎达时间凌晨4点36分,最高级别预警警报响彻国家指挥中心的每一个角落。

史蒂夫和巴基伴着警报声从睡梦中一弹而起。

外星军团提前抵达瓦坎达。

战斗打响。

FIN

评论(13)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