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洁癖|不拆不逆

【盾冬】约定俗成 08 (炮友转真爱梗,AU)

我回来了,有没有想我⁄(⁄ ⁄•⁄ω⁄•⁄ ⁄)⁄


正文


图链


TBC

不是卡肉,因为后面没有了,下次再啪⁄(⁄ ⁄•⁄ω⁄•⁄ ⁄)⁄

回家了嘻嘻嘻!!!!好开心,我要吃烤肉火锅麻辣烫炸鸡锅包肉重庆小面鸭血粉丝小笼包!!!!
晚上更新炮友文!越写越觉得诡异,谁家炮友这么腻歪的😂不过不能怪我,是他们俩先动手动脚磨磨唧唧的!
之前写的几篇pwp最近被点了好多心心,谢谢主页君也谢谢大家喜欢吼,现在正连载的这篇肉也不会少,但是卡肉什么的不要讲啦,反正要啪那么多次,不可能每次都展开写嘛,少写一点也没啥对不对!
后面还会有一些play,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嘻嘻🤭

【盾冬】约定俗成 07 (炮友转真爱梗,AU)

又名:睡了老板的儿子怎么办?

简介:

纽约雄鹰橄榄球队换了新老板。

球队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在签约仪式上,意外地发现新老板的儿子,詹姆斯巴恩斯,正是自己之前一夜情的对象。

本该一夜荒唐后再无往来的两人间出现了新的交集,史蒂夫感叹命运的奇妙之外竟感到了一丝惊喜?


正文


图链


TBC

出去玩了嘻嘻,做了九个小时飞机落地先更个文,快表扬我!

当地时间还是下午2点钟,今年要过一个超长的生日了🎂

【盾冬】约定俗成 06 (炮友转真爱梗,AU)

又名:睡了老板的儿子怎么办?

简介:

纽约雄鹰橄榄球队换了新老板。

球队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在签约仪式上,意外地发现新老板的儿子,詹姆斯巴恩斯,正是自己之前一夜情的对象。

本该一夜荒唐后再无往来的两人间出现了新的交集,史蒂夫感叹命运的奇妙之外竟感到了一丝惊喜?


正文


可能会被屏蔽,走图链


TBC

提前祝队长生日快乐啦~

架起锅来炖起肉,下章就能开吃了嘻嘻⁄(⁄ ⁄•⁄ω⁄•⁄ ⁄)⁄

【盾冬】约定俗成 05 (炮友转真爱梗,AU)

又名:睡了新老板的儿子怎么办?

简介:

纽约雄鹰橄榄球队换了新老板。

球队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在签约仪式上,意外地发现新老板的儿子,詹姆斯巴恩斯,正是自己之前一夜情的对象。

本该一夜荒唐后再无往来的两人间出现了新的交集,史蒂夫感叹命运的奇妙之外竟感到了一丝惊喜?


正文

“所以,你的名字究竟是巴基,还是詹姆斯?”

巴基顿了一拍,他从立身镜里和史蒂夫对视了一眼,然后套上西装外套,边说:“詹姆斯。”

史蒂夫倚靠着床头坐起身,黑色睡袍的系带随着他的动作松散开一些,露出大半个光裸结实的胸膛,巴基用目光丈量了一下,估摸着维密模特踩在上面跳舞都不成问题。

现在是凌晨4点半,巴基要去赶7点的飞机,他已经尽量轻手轻脚,但史蒂夫还是敏锐地醒了过来。巴基看到他揉着眼睛掀开被子,连忙说道:“抱歉吵醒你了,时间还早,你可以继续睡一会儿。”

史蒂夫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走了两步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捡起来一看,是一个打了结的安全套,以一个安全套的标准来看,它的分量称得上是足得很了。

这个因重量而坠得都有点变形的玩意经过立身镜反射到巴基的眼里,他不自在地移开目光,感觉脸上有点发热。

史蒂夫把它丢进垃圾桶,向巴基又走近了几步,问道:“那‘巴基’是什么?昵称,或者是……”

史蒂夫没有说下去,但巴基明白他的意思,很多人在猎艳时会给自己起一个别名,巴基在大学时也这样做过,那时的他一会儿是托马斯,一会儿是杰克,曾经有一阵还起了个拗口的名字叫赛巴斯提安。

巴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史蒂夫被吵醒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纠结于他的名字,但出于对打扰到他的歉意,巴基耐心地解释道:“不,算是一个昵称。你可以称呼我为詹姆斯,我都无所谓。”

其实并不是全然无所谓,史蒂夫大概是这世界上唯一会用“巴基”这个名字唤他的人,巴基有些怅然地想。那天史蒂夫问他叫什么名字,巴基望进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鬼使神差地就将“巴基”这个名字说了出来,事实上只有他的妈妈才会这样亲昵地喊他,哪怕是他的父亲,也只会一本正经地称呼“詹姆斯”。

“不。”史蒂夫从后面抱住了巴基的腰,“我喜欢巴基。”

巴基知道他指的是名字,但史蒂夫语气认真,凑在耳边的低语听上去仿佛是告白一样。巴基心里颤了一颤,随即自嘲地想这家伙退役后或许可以去演爱情电影,一定会撩拨到一大批的观众,说不定还有女主角。

他挣脱开史蒂夫的手臂,取过毛呢大衣披上,冷淡地说:“再见。”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

史蒂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巴基没有停顿,他拉开客房的门,道:“再说吧。”

“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

巴基将客房的门又关上,转过身来,微微皱起眉头看向史蒂夫。

“你忘了围巾。”

史蒂夫走到巴基的面前,将手上的灰色羊毛围巾在巴基的脖子上绕了两圈,打了一个温暖的结。

 

巴基离开后,史蒂夫也没有了睡意,他将自己收拾好,又找了一顶棒球帽戴上,然后趁着天色未明离开了酒店。

他先回了一趟自己所住的公寓,给阳台上的几盆植物浇了点水,随后启程去往纽约雄鹰队的主场大都会联合体育场。

今日依旧是日常训练,史蒂夫在做蛙跳时偷偷地观察山姆和斯考特,满意地看到两人仍然精神饱满,动作完成质量很高,知道他们昨晚顾及着今日的训练,并没有玩得很疯。

说起来,他这个队长反倒才是最放纵的那个。昨天,他和巴基从浴室里滚到了床上,又从床上转战到了地毯上。史蒂夫记得自己后来还把巴基抱到了沙发上,他今早在茶几下踢到的安全套就是最好的佐证。

周六的训练结束得较早,昨晚没尽兴的山姆和斯考特商量着再去唐人街玩,史蒂夫趁着他们没留意,飞快地换下训练服冲了澡,等两人想起要叫上史蒂夫一同去时,他早已遛出了体育场。

史蒂夫今晚确实和一位美丽的女性约了晚餐,虽然不是约会,但却不好让山姆和斯考特知道。他走进纽约城中心的一家法国餐厅,跟随侍者来到预定的桌旁,对方已经等候多时。

“抱歉,娜塔莎。希望我没有让你等太久。”

餐桌旁的红发女郎从手机邮件中抬起头来,精致的眉毛扬了扬,假笑道:“你来得正好,趁我还没有饿死。”

史蒂夫立即揭穿了她:“太夸张了,娜特,我知道你是不吃晚餐的。”

娜塔莎罗曼诺夫起身给了她的好友一个拥抱,再就座时侍者端来了汤和前菜。

“所以,最近怎么样?”娜塔莎问道,“有没有碰上哪个幸运的女孩?”

史蒂夫笑了笑,猜到自己的情感状况绝对是娜塔莎最关注的问题。两人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学生期间关系就十分亲密,却不是情侣的那种亲密,互相不来电的两人相处起来像是兄妹一般,娜塔莎还一直热衷于给史蒂夫介绍各种女朋友。

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双湿润的湖绿色眼睛,但还是摇头道:“没有。让你失望了。”

“唉,我猜也是。”娜塔莎叹了口气,“现在狗仔小报这么厉害,如果你有什么新恋情,那全美国都会知道的。”

狗仔小报不知道的是史蒂夫罗杰斯竟然找了一个床伴,对方还是他球队老板的儿子。史蒂夫腹诽道。

关于史蒂夫恋情的话题就此搁置,两人聊了聊各自近期的生活,娜塔莎还给史蒂夫看了他新男友的照片,一张圆脸看起来十分具有亲和力。

等到餐后甜点端上桌,娜塔莎用小勺搅了搅巧克力冰淇淋,却并没有要吃的意思。史蒂夫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今晚的“主菜”终于要上桌了。

他伸手将娜塔莎那碗被搅和得不成样的冰淇淋拿到一边,说道:“娜特,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娜塔莎有些尴尬地放下小勺,干脆直白地说:“我的老板派我来探探你的口风,下个赛季结束后你与纽约雄鹰队的合约就该到期了,之后你有没有更换球队的打算?”

史蒂夫在胸前交叉起双臂,无奈发出一声叹息:“娜特……”

娜塔莎举起双手,做出一副讨饶的架势,说道:“我只是个拿工资的,老板要我来我也没办法。”

史蒂夫当然清楚这点,作为芝加哥飓风队的经纪人,娜塔莎从去年起便不止一次地游说他在合约到期后另觅新东家,史蒂夫给出的拒绝一次比一次坚定。但这支美国中部强队的老板似乎格外执着于将这位出色的四分卫招致麾下,仗着娜塔莎与史蒂夫是旧友这层关系,不断向他抛来橄榄枝。

连娜塔莎都觉得自己这一趟趟往来芝加哥和纽约的机票纯属浪费,果不其然便听史蒂夫说道:“那我的回复还与之前一样,除非我的新老板把我卖掉,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纽约雄鹰队的。”

当年大学刚毕业的史蒂夫罗杰斯是一个几乎落选的新秀,纽约雄鹰队对他有知遇之恩,更重要的是,纽约是他从小长大的城市,他的根牢牢地扎在这里。

娜塔莎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真希望我的老板能看清这个现实。”

史蒂夫笑着举起酒杯,说道:“不管怎么样,能见到你我很高兴。”

 

餐后史蒂夫将娜塔莎送回酒店,两人一路步行边走边聊,中途碰上两三个眼尖的粉丝,拦住史蒂夫索求合照。娜塔莎目送着他们拿到合照后心满意足的背影,感慨地说:“如果你能加入一支更方面都更强的队伍,那么你的成就一定比今时今日要辉煌得多。”

史蒂夫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我还可以打许多年的球,现在就讨论职业成就为时过早了。”

娜塔莎不禁微笑起来,史蒂夫这家伙,无论外表看上去有多么谦逊,但内心实际上仍是有一分骄傲在的。她又问道:“巴恩斯集团的收购对球队、对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她见史蒂夫的表情有点微妙,忙道,“无关公事,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问问你。”

变化……

史蒂夫唇边露出微笑,他看着不远处闪耀的巴恩斯酒店标识,暗暗地想:不知道巴基现在在做什么?

 

巴基双手撑在红木办公桌上,整个身体紧绷着向前微倾,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

“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从俄罗斯调回来!”他向乔治巴恩斯大声控诉着,“我努力了四年,东欧区的营业收入涨了20%,单单去年的净利润就有接近1亿美元,现在市场前景很好,还有许多潜力可以挖掘,你不能……”

乔治巴恩斯对他的愤怒视而不见,打断了他:“既然东欧区的经营步入了正规,你也可以回来帮我做点别的事情。这几年,你做得不错。”

突然的褒奖将巴基的怒火浇灭了一半,他眼中仍有不忿,语气却平缓了许多,干巴巴地嘲讽道:“真难得,我竟然听得到你在夸奖我。”

乔治巴恩斯抬头瞥了他一眼,继续签着手边厚厚的一沓文件,边说:“别得意。你所做的还远远不到让我满意的程度,东欧区净利润的增长大半是世界杯的功劳。”

刚熄灭的怒火眼瞧着又要重新燃烧起来,巴基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冷静地问道:“你要我回来帮你做什么?”

“纽约雄鹰队,这支新球队的经营。”

巴基难以置信地瞪着他:“我不懂橄榄球。”

“是球队经营,我又不是让你去教他们打球。”乔治巴恩斯解释道,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摆摆手,示意巴基可以离开了。

巴基直到走出父亲书房时脑子里还是懵懵的,一种诡异的宿命感击中了他,让他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这是将他和史蒂夫绑得更死了吗?

 

他心烦意乱地度过了一晚,买了明日午时的机票准备返回纽约。

第二天早晨,预先设定好的闹钟尽职地叫醒了他。巴基迷糊糊地爬起来走进浴室,边刷牙边半眯着眼睛浏览新闻,这时候一条推送突然冒了出来。

巴基刚想将它划掉,但瞥到标题的同时手指却在空中刹住车,顿时人也清醒了三分。

“跳槽在望?史蒂夫罗杰斯与芝加哥飓风队经纪人相谈甚欢!”

TBC

【盾冬】约定俗成 04 (炮友转真爱梗,AU)

首章 02 03

为了保险还是做成长微博,其实没有很多肉⁄(⁄ ⁄•⁄ω⁄•⁄ ⁄)⁄

特别喜欢看他们撩来撩去⁄(⁄ ⁄•⁄ω⁄•⁄ ⁄)⁄


正文


TBC

【盾冬】约定俗成 03 (炮友转真爱梗,AU)

首章 02

我今天毕业啦~回家更炮友03~

羞羞地说,想看大家的评论⁄(⁄ ⁄•⁄ω⁄•⁄ ⁄)⁄


正文


TBC(这次不加下划线了!)

终于毕业啦~~~
晚上可以更新约定俗成的03,大概要晚一点~么么啾!

【盾冬】约定俗成 02 (炮友转真爱梗,AU)

首章


谢谢小伙伴们在首章评论,今天也要努力写文!

不知道会不会屏蔽,先试一下。。。


正文:

巴恩斯酒店套房,上午7点钟。

厚实的布艺窗帘遮挡住全部的阳光,整个房间都暗沉沉的,让人分不清时间。然而在规律的生物钟疯狂地吵闹下,巴基还是被迫地被拽离睡梦,慢慢苏醒过来。

他的第一感觉是累,累得连眼皮都撑不开,身体像是有一百只大象在上面跳过舞,疲乏感占据他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胞,他汇聚起全身的力气,微微动了动右手的指尖,发出一声低哑的呻吟。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指,接着有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碰了碰他的指尖,一个温柔的声音轻轻喊他。

“巴基,巴基。”

巴基?

他昏沉的脑子像是无法处理这个词一样,给不出任何回应,只迷糊糊地想好像自从他母亲去世以后,就很久很久没有人喊他“巴基”了。

他费力地撑高眼皮,视线从模糊到聚焦,望进了一双海水般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下依然明亮如旧。

接着巴基看清了对方的脸,这让他顿时清醒了大半——任谁醒来后在自己房间见到一张陌生的脸都会感到紧张。

巴基几乎从床上弹起来,可是在猛然的发力下,腰部突如其来的巨大酸痛感击垮了他,闷哼一声,颓然地又倒了下去。

一双手臂稳稳地接住了他,那个蓝眼睛的男人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可巴基无心再为他的眼睛惊叹,他的注意力被对方右肩上那个绯红的完整牙印吸引了。

过量的记忆一下子涌入到巴基初醒后尚未完全开始运转的脑子,他闭了闭眼,极为懊恼地咒骂了一声,彻底记起了出现在他房间里的“陌生人”是谁,以及这个“陌生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想起了自己在这家伙肩膀上留在齿痕的时候,对方正抱着他,一下一下地往他柔软的身体深处冲撞着,又狠又重,像是要把他捣碎了那样。而他,双腿被高高地压到肩膀两侧,连哭喊的力气都聚不起来,只能大张着嘴竭力地喘着气,好让自己不在那没顶的快感当中溺死过去,实在受不了才一口咬在了对方肩膀上。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柔韧性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巴基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等到史蒂夫(对,他想起来了,这家伙说他叫史蒂夫)想要摸他的脸时,心里一惊,啪地打掉了他的手。

旋即他又有些后悔,一夜情而已,成年人间你情我愿的事情,自己又不是没有爽到,刚才明显的抵触好像是被占了便宜一样。

他轻咳了一声,说:“抱歉,我有点起床气。”

一张嘴才发现嗓子干涩得厉害,巴基皱了皱眉,下一秒,一杯水递到了他面前。

 “我猜你醒来后需要喝点水,你昨晚到后来嗓子都哑得不行了。”见巴基没接,史蒂夫抓起他的手握住玻璃杯,“怎么,没力气吗?”

他的语气并非轻蔑或是调笑,但巴基依旧感到了一阵气闷——一个玻璃杯而已,怎么会没有力气握住,他把自己想得也太厉害了吧!而且,我不需要你告诉我昨晚的细节,谢谢。

眼看着史蒂夫就要握着他的手帮他喝水,巴基赶紧推开他,说:“不必,我自己可以。”

温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流进胃里,顿时让人舒服了很多。巴基一口气喝了半杯,抹了抹嘴巴,低声说:“谢谢。”

“不用谢。”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巴基掀开薄被,不去看自己身上的痕迹,起床,穿衣,洗漱,当他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刚醒来时的疲态已经一扫而空,腰背挺直,西装革履,连袖扣都是闪闪发亮,俨然一副商界精英的模样。

史蒂夫也在穿衣服,巴基见他手上仍是昨天那件短T,皱巴巴的不成样子,史蒂夫穿在身上,好像在提醒他昨晚的他们放肆胡闹得有多过分。

巴基移开视线,低头整理着袖口说:“衣柜里有我的T恤,是新的,你可以拿去穿。”

史蒂夫没有拒绝,道了声谢便去衣柜里找了件最大码的,不过单薄的布料依然被撑得满满,力不从心地包裹着健壮的身躯,分明的肌肉轮廓几乎一览无余。巴基余光瞥过,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昨晚的一些画面——

那时的他仰面躺着,眼前被生理性泪水和汗水蒙得一片朦胧,他费力地睁大眼,摇晃的视野里一对宽厚的肩膀肌肉虬结,被汗水洗过的皮肤好像在发亮,充满了力量与野性并存的威压与美感。

巴基摇了摇头,把这些糟糕的画面都甩出脑海外,越发觉得还是趁早离开这里为妙。他正琢磨着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给自己换一间套房,便听史蒂夫说:“我尽快把T恤还给你。”

巴基却不想与一夜情的对象再有纠葛,摆手道:“一件衣服而已。”

“留个电话?”

巴基朝史蒂夫看去,对方面色十分淡然,巴基摸不透他是有所不舍、打算日后再来一发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还自己衣服,但理智告诉他,不管怎样,一拍两散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他摇了摇头,说:“不必了。”

史蒂夫说:“昨晚的事只留在昨晚,对吗?”

巴基戴上手表,语气冷淡地反问:“当然,这不是约定俗成的么?”

史蒂夫了然地点点头,打开酒店套房的门,临走前回头说了一句:“再见,巴基。”

再也不见。

巴基在心底默默地回道,刻意忽略掉某个地方偷偷冒出来的一点遗憾。

 

但他想不到打脸竟来得如此得快,如此猝不及防。

同时也无比懊悔地回想起为何他一开始就觉得史蒂夫的脸有些熟悉——他绝对在某个广告牌上见过这位明星橄榄球队长。

他对橄榄球真的太不熟悉了。巴基对自己的大意进行了深刻地反思,明明父亲都要收购这家球队,他却连球队队长都不认识。

结果,他们现在终于是“认识”了,从内到外,“认识”得透透彻彻。

方才他们握手时,史蒂夫说两人之前见过,巴基顿时心跳加速得飞快。合照时两人又莫名其妙地挨到了一起,当史蒂夫不经意地蹭了一下巴基的手背时,已经是一级戒备的他脸上的假笑差点挂不住,险些在摄像师的镜头下碎了一地。

三天还不足以让巴基忘掉他们曾度过了多么火辣疯狂的一晚,他不由得对交际圈里那些与下属、秘书滚到一起的家伙由衷地佩服起来,他们是如何做到第二天上班还能做到若无其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他想不出来之前有哪个活动有现在这样难熬,好在之后的发布会不需要他参加,巴基溜进了洗手间,准备洗把脸来让自己的神经放松一点。

“巴基。”

仿佛是耳边炸裂了一颗雷,巴基瞬间瞪大了双眼,他抬起头,巴恩斯酒店光洁无尘的镜面清晰地反射出他背后的身影,相较于初次见面时休闲的牛仔短T,纯黑色的西装将其衬托得更为高大、挺拔,又平添了几分威严。

巴基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说:“有什么事,罗杰斯先生?”

“罗杰斯先生?”史蒂夫笑了笑,像是在咀嚼着两个字一样重复了一遍,慢慢地向他走近几步,“我是不是应该叫你老板?”

巴基面无表情地解释:“球队老板是我父亲,我只有公司很少的股份。”

“你和你父亲长得很像。”

史蒂夫越靠越近,拉近的距离令两人身形上的差距一下子显露无疑,巴基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小步,说:“是么,很多人都这样说,你并不是第一个。”

史蒂夫似是没有看到他的躲闪,依旧一步步地朝他走近。他步伐稳健,带着一种狩猎者才有的势在必得的意味:“但你父亲没有你这样漂亮的眼睛。”

史蒂夫已经侵入到了他的安全区域,强大的压迫感令巴基感到有些烦躁,他朝洗手间靠里的方向看了一眼,确认每个隔间都没有人后,抬头逼视着史蒂夫的双眼,冷声道:“别绕弯子了,你想要什么?钱吗?”

史蒂夫一手搭在他身后的盥洗台上,说:“我想和你谈谈那一晚。”

“谈什么?”巴基的声音里几乎夹着冰屑,“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如果你想要封口费,可以直说,别兜圈子!”

史蒂夫莫名地看着他:“要什么封口费?从一开始我就不知道你姓巴恩斯,现在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什么。”

正好,我也不知道你是史蒂夫罗杰斯。巴基冷冷地想,同时庆幸对方不是冲着巴恩斯这个姓氏来的。他的态度缓和了一点,但语气依旧冷硬:“那你想要什么?”

史蒂夫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巴基的双眼。

巴基与他对视,那双海水般深沉的眼睛如旋涡一样吸引着他,一个想法从脑中浮现出来,巴基反射性地立即拒绝:“不可能!”

“为什么?”史蒂夫的手慢慢地移动着,轻轻覆上了巴基撑在身侧的手,“你明明很享受。你忘了,你那天射了四次。”

TBC

【盾冬】约定俗成 01 (炮友转真爱梗,AU)

又名:睡了新老板的儿子怎么办?

简介:

纽约雄鹰橄榄球队换了新老板。

球队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在签约仪式上,意外地发现新老板的儿子,詹姆斯巴恩斯,正是自己之前一夜情的对象。

本该一夜荒唐后再无往来的两人间出现了新的交集,史蒂夫感叹命运的奇妙之外竟感到了一丝惊喜?


正文链接


TBC

先写着爽一下,如果喜欢这个题材请让我知道,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