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4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正文:

       夜里10点半,史蒂夫已经在沙发上打了一个小盹儿。


  他揉揉眼睛,看了眼左手边两扇紧闭的卧室门。娜塔莎旅途劳累早早便睡下,而巴基的卧室,现在是巴基和他的卧室了,出于某个显而易见的原因,他一直拖沓着没有进屋,一直挨到现在。但是,睡觉是必须的,而且反正今后一段时间都要同床共枕,还是趁早习惯比较好。史蒂夫从沙发上爬起来,慢吞吞地挪到卧室门口,敲了两下门后拧开把手走进去。


  正好看见刚走出浴室的巴基。他只松垮垮地围着一条浴巾,吹干后蓬松柔软的头发垂在脸颊旁,看到史蒂夫走进来时他明显怔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说道:“刚想去叫你。平常这时候你已经睡了吧。”


  史蒂夫摆摆手,把视线从眼前这具骨肉匀称又蒙着潮热水汽的矫健身体上移开,落在了书桌上还亮着的显示屏,问道:“还在忙吗?”


  “暂告一段落了,剩下的明天再说。”巴基不自在地紧了紧腰间系着的浴巾,保存好未编写完的程序并关机,站在床边问,“史蒂夫,你睡哪边?”


  史蒂夫随手指了靠门的一边,便进了浴室洗漱,等他胡乱擦着头发走出来时发现巴基已经睡下。靠窗一边的床头灯暗着,只留了他这一侧的灯,巴基背对门侧躺着,被子拉到胸口处,露出半个圆润的肩膀。史蒂夫把毛巾搭在椅背上,轻轻掀开被子一角,蹑手蹑脚地滑进去。


  他刚躺下就发现巴基并没有睡着,黑发青年翻了个身,抱着被子面对着史蒂夫,橘色灯光映得他的眼睛似乎也在发光。一米五的床对身材并不瘦小的两人实在不算宽敞,相隔距离只有不足一臂,若是一对真正的情侣躺在这里,一人展开手臂而另一人翻个身就能滚进怀里,然而巴基和史蒂夫只感觉到说不出的别扭。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巴基,他显然要对现在的局面负更大的责。


  “史蒂夫,这么麻烦你真是很抱歉。”巴基软软地说着道歉的话,羞愧沮丧的模样让人很想揉揉他的头发安慰,“如果以后有我能帮得上忙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绝对肝脑涂地。你是不是明年就要准备毕业论文了?我可以帮你的模型写程序,SAS、MATLAB、SPSS、R语言,常用的统计软件我都会,虽然不懂你的专业,不过只要给我讲清楚逻辑我就能做。”


  史蒂夫静静听他说完,笑了笑,温和地说:“行,我都记下了,日后可别后悔,我不会跟你客气的。”见巴基微微松口气,但眼中仍有忧虑,史蒂夫顿了顿,轻声说说,“别太在意,就当我报答你从前帮我打架,没有你罩着我,我可能早被揍死在某个小巷子里了。”


  巴基弯弯嘴角,含着笑意说:“哪儿有你说的这么夸张。谢谢你,史蒂夫,你真是个好哥们。”他抿抿嘴,有些不好意思,“今天在餐厅还好你反应快才没露馅,真是虚惊一场。”


  “感觉比在导师面前做汇报还要紧张。”史蒂夫枕着曲起的手肘,感慨着摇了摇头。两人相视一眼,同时轻笑出声,他们就像两个偷吃了糖果却装成若无其事的小男孩,成功骗过大人后,躲在没人的地方得意地咯咯直笑。这新鲜的感觉仿佛一下子把他们又拉回从前的时光,那时的两人还是豆丁大小,巴基会抱着史蒂夫细瘦的腿弯,举着他去够罗杰斯太太放在高处橱柜里的菠萝派;史蒂夫会为了保护巷子里的野猫与比他高大许多的对手打架,直到巴基赶来把那些讨厌的高年级男生都赶跑。


  “希望这墙隔音过关,不然我们就完蛋了。”史蒂夫半真半假地说。


  巴基真的直起身去敲了敲墙壁,神色有些担忧,说:“墙体好像不是很厚。”


  史蒂夫把他拉回到床上,两人笑作一团,忽然巴基敛了笑声,说:“你的头发怎么还湿着。”史蒂夫咕哝着他困了不想吹,巴基已经跳下床,跑进浴室找出吹风机,自告奋勇道,“湿着睡会感冒,我来帮你吹。”


  史蒂夫放松地趴在床上,开着最低档功率的吹风机噪音不大,适当距离下的热气让人觉得温暖舒适。也许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困了,也许是因为催眠般的嗡嗡响声,也许是因为轻柔穿梭在他湿软发丝间的灵活手指,如安抚般地拨弄着他的头发,史蒂夫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同床的第一夜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第二天清晨史蒂夫一边翻着煎蛋一边想。他在巴基给他耐心吹头发时就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醒来时见到身边还睡着个人时愣了好几秒,才回想起他们现在已经是(假冒的)同居恋人关系。史蒂夫把巴基滑落到腰部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后者梦呓了一句但仍在沉睡,他轻手轻脚地起床,打算为公寓里的三人准备早餐。


  巴基偏爱单面的太阳蛋,但不知道娜塔莎喜欢什么样的。史蒂夫决定煎两个单面一个双面,随兄妹俩挑选,剩下的一个就归他了。煎蛋完成后他又开始处理培根,等到一应食物都摆上桌,巴基刚好伸着懒腰从卧室走出来。他看起来依旧半睡半醒的,眼睛都没全部张开,全凭对房间结构的熟悉才没一头撞到门框上。他摇摇晃晃的样子让史蒂夫忍俊不禁,想起方才他半张着嘴趴在枕头上的睡脸,傻里傻气的,和他清醒时很不一样。


  咖啡壶刚摆上桌,娜塔莎也出现在了卧室门口,史蒂夫向兄妹俩道了声早安,便招呼着两人来用早餐。巴基余光瞟到娜塔莎,立时清醒了许多。在从前的早晨,他会懒洋洋地和史蒂夫问声好,慢吞吞地挪到餐桌旁,边随意闲聊几句边解决掉早餐,收拾好餐具再各自去学校。但考虑到他们现在是“情侣”了,巴基觉得一些变化是必要的,至少在娜塔莎面前。


  他依旧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踩着云似的走到史蒂夫面前,双臂一展环住对方的脖子,整个人都依靠过去,脸颊蹭着史蒂夫的肩窝,含糊地嘟囔:“困……”


  金发青年几乎立刻就伸出手臂街住了他,他们胸膛相贴,史蒂夫能感受到巴基的心脏正砰砰地快速跳动着,不由得觉得好笑,这家伙在紧张呢,估计是很久很久都没做出这种撒娇的姿态了。史蒂夫手臂圈住他的腰,刚想说些什么,便奇怪地察觉出巴基浑身一僵,他试探性地摊开手掌滑过怀中人的腰窝,刚才还慵懒得像只猫的某人登时像被踩了尾巴,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几步走到餐椅边坐下。


  从娜塔莎的角度来看,这一幕是这样的:她贪睡的哥哥耍赖地窝进史蒂夫的怀里喊困,后者宠溺一笑,凑到耳边说了些什么,大手也暧昧地滑向怀里人的屁股,旋即她哥就如如临大敌般从他怀里跳出来,坐下来时还可疑地红着脸。尽管她未听到史蒂夫说了什么,但不难把话语补全,无非是“屁股不疼了吗”或者“我来帮你清♂醒一下”种种。


  巴基并不知道在自己妹妹的想象中他已然屁股失守,垂着眼又往咖啡杯里加了一勺奶,喝了几口才觉得因后腰触碰抚摸而引起的那股战栗平息下来。必须要和史蒂夫协定一下,不能乱摸他的腰。巴基恨恨地想,在史蒂夫探究的目光下一叉子戳破太阳蛋。


  餐后巴基继续忙他的项目,而娜塔莎拉了史蒂夫陪她去神盾大学,美名其曰熟悉校园。出门前巴基担忧地看了他们好几眼,娜塔莎还以为他是怕自己欺负史蒂夫,而史蒂夫清楚他是一朝被蛇咬,担心又因信息不对称而差点穿帮。


  果然,史蒂夫正向娜塔莎介绍神盾大学的音乐厅时,手机铃声叮地提醒有新短信。他掏出来一看,来自巴基巴恩斯的信息框里三个硕大的问号,马上又蹦出来一条信息,巴基发来一个嘘声的表情。


  史蒂夫不禁想象起巴基捧着手机坐立不安的样子,敲了一句“一切都正常”回过去。


  收起手机时女孩问了句是不是她哥,史蒂夫点点头。听了一半管风琴介绍的娜塔莎对他这种重色的行为颇有微词,扬扬眉说:“我哥变成三岁小孩了,这才两小时不到就追过来问。晚理他一会儿,他是不是要哭鼻子了?”


  “当然不是,巴基是理智成熟的男人。只是,”史蒂夫顿了顿,微微笑了一下,“我怎么舍得让他等。”


  娜塔莎被结结实实地噎了一下,史蒂夫眼中的温柔快把她给闪瞎了,暗自嘟囔了一句:“詹姆斯这个幸运的家伙。”


  “嘿,史蒂夫——”


  一声洪亮的喊声传入耳中,两人循声望去,只见山姆威尔逊向史蒂夫招着手,正快步向音乐厅大门前走来。黑人和好友拍拍肩膀当做问候,好奇的目光落在娜塔莎身上,这位外貌出众的干练女孩让他眼前一亮,轻咳了声,说道:“嗨美女,我叫山姆,山姆威尔逊。”


  他像只招摇着尾羽又故作矜持的花孔雀,不过可靠忠诚的气质给他加分不少,娜塔莎爽快地回以一个微笑,说:“我是娜塔莎罗曼诺夫。”一旁的史蒂夫闻言投来疑惑的目光,女孩又补充道,“我们同母异父。”


  怪不得尽管都是美人,他却觉得巴基和娜塔莎长得不尽相似。史蒂夫了然地点点头,山姆却困惑地在两人间看来看去,娜塔莎笑道:“我是史蒂夫男友的妹妹,昨天才来这里。史蒂夫大概是觉得我俩长得不像。”


  “男友?!!”山姆惊讶地大叫,唰地转头看向史蒂夫,一脸受伤地质问,“他是谁??”


  他痛彻心扉的样子好像是被欺骗的痴情人或者被始乱终弃的苦主,娜塔莎狐疑地看了一眼史蒂夫,敏锐地察觉后者露出了一丝警惕和不自在。女孩慢慢地说:“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认识他吗?”


  山姆更惊讶了,悲愤地叫道:“巴恩斯?你不是上个月找合租时才认识他吗?他怎么变成你男友了,我还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恋爱了都不告诉我你——”


  “山姆!”


  史蒂夫赶忙呵止了他,但娜塔莎已然发觉了关键点,疑惑更甚,扭头直视着史蒂夫的眼睛问道:“怎么是合租,我以为你们已经谈三个月的恋爱了。”


  山姆还想说什么,在史蒂夫一记严厉的瞪视下,黑人兄弟识趣地把话咽回了肚子。娜塔莎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暂时理不清思路,只好抓住山姆的胳膊,逼问道:“你是史蒂夫最好的朋友,却以为他一直单身,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向山姆提起过,这是我和巴基的约定,他的朋友们也不知道我的存在。”史蒂夫突然插话,一边向山姆抛去一个“回头再说”的眼神,“山姆,你今天是不是要参加校队的选拔?”


  “什么?我没……”山姆愣了一下,旋即在史蒂夫充满威胁意味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对啊,我是有个校队选拔,现在我要去做准备了,再见,两位。”


  娜塔莎注视着黑人匆匆离去的背影,依旧满腹狐疑。史蒂夫给出的解释不可谓不合理,只是听山姆威尔逊的意思,史蒂夫上个月才与她哥住到一起,先不论到底是同居还是合租,似乎在那之前山姆从未听闻过巴恩斯这个人。作为史蒂夫最好的朋友,山姆却对他已经三个月的恋情一无所知,这可能吗?


  也许真的是史蒂夫太过谨慎,从而成功瞒天过海?可是他为什么要这般隐瞒,明明如今大家已经对同性恋情司空见惯了。难道觉得他和巴基见不得光?


  她探究的目光又转向史蒂夫,后者回以一个坦坦荡荡无愧于心的微笑,内心却已经是惊涛骇浪波澜翻滚,他才告诉巴基“一切都正常”,就遭遇了这么大一个危机,旋风般的打脸能不能来得不要这么快?!

TBC

下一章

评论(35)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