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2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这文3天一更,目前保持这个节奏……

正文:

  “就这么挂掉没关系么?”


  “没关系,哈哈哈,能有什么事。”巴基趁着妹妹还在发愣,果断关掉视频又摁下笔记本电源,把黑屏的电脑随手放到一边,以胜利者的潇洒姿态离开战场。他默默乐了一会儿,片刻后脸上的笑容止不住地扩大,笑得差点要从高脚椅上跌下去,娜塔莎惊讶到呆滞的表情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中,并源源不断地传达着愉悦和欢乐。


  室友乐不可支的样子让史蒂夫也忍不住笑着摇头,他把鲜嫩多汁的牛排盛进白瓷盘里,又浇上早已调配好的黑椒酱汁,果不其然,那点胜利果实立刻变得微不足道了,巴基摆好餐叉又端坐到餐桌前,满眼期冀让史蒂夫恍惚生出一种自己在投喂他的错觉。被投喂者倒是很有自觉,牛排上桌后他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夸得史蒂夫还以为自己烹调出了可以媲美米其林餐厅的菜肴,偏偏他又一片真诚,这般的夸张之词也不让人觉得虚伪。况且手艺被称赞总是会让人高兴,史蒂夫暗自自得,又从纸袋里翻出一盒速食沙拉,还有一瓶红酒。


  “还有酒?”巴基惊讶,看着室友又找出两个高脚杯和启瓶器,终于也落座了。软木塞“砰”地一声被拔出,史蒂夫给两人都倒了三分之一杯,巴基愣愣地接过酒杯,疑惑地问,“今天这是怎么了,好事临头?”


  “凑个趣而已。”史蒂夫巴基轻轻碰了一下,笑着说,“而且确实有好事,你的项目完满结束,我刚通过一门CAS考试,当然很值得庆祝了。在家里就不讲究了,随便喝喝。”


  “恭喜恭喜。”巴基由衷地道声祝贺,举杯致意后抿了一口,满口细腻醇香。他放下酒杯,满足地扫了一眼面前餐点。实木餐桌旁他和史蒂夫相对而坐,汁浓味厚的两份牛排摆在藤编镂空餐垫上十分好看,西兰花配菜、太阳蛋和通心粉既添颜色又添风味,再加上两杯琥珀色澄清的红葡萄酒,巴基突然升起一种诡异的感觉,好像再添上一支烛台,这桌晚餐才算是齐整了。


  两个合租的大学男生庆祝的方式是牛排红酒而不是啤酒还有整夜的电游,娜塔莎若是听闻八成会嫌弃他俩娘娘腔,不过管她呢,巴基切下一小块牛肉送进嘴里,轻轻一咬香浓汁水便溢满齿间,他禁不住享受地眯起眼睛,史蒂夫的厨艺真好啊。


  他丝毫没掩饰自己的心理活动,赤裸裸地全摆在脸上,史蒂夫略一思索便能猜中他的心思,慢悠悠地说:“还是忘了件东西。”


  “什么?”巴基把西兰花拨到一边,随口回应。


  “蜡烛。”史蒂夫不紧不慢地吐出两个音节,巴基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呛咳了几声又心虚地端起酒杯当作掩饰,史蒂夫见状开怀笑道,“没有蜡烛算得上什么烛光晚餐?”


  “什、什么烛光晚餐?”


  巴基装傻充愣,十分希望自己能把脸藏到酒杯后面去,他窘迫的神色极大地取悦了史蒂夫,后者不肯轻易放过,直接把最后一层遮掩也一把掀开,笑着说:“我是你的男友啊,你刚刚还亲了我一下呢,这回就不认了吗?”


  “这……”单方面宣布男友身份却不曾想获得“认可”的某人大窘,史蒂夫端着一副正直正经的样子,实在很有欺骗性,事实却是比谁都不好糊弄,想撩完他就跑也要看他肯不肯。巴基干笑两声,底气不足地说,“那个,多谢匹配哈。我妹总是和我争来争去的,难得看她吃瘪一次,能回味上几个月。”


  史蒂夫简直太配合,动也不动地任他啵唧一口亲在脸上,既没有把他推开也没有拿手去擦,娜塔莎百分百是被骗到了,等过几日他再告诉娜塔莎她被骗了,她一定会被气得大骂。巴基想象至此不免要笑出声,他举起酒杯,大声说:“来,史蒂夫,我敬你,太够意思了哥们。愚人节万岁!”


  “愚人节快乐。”


  他们谁也没把愚人节这一小小插曲放在心上,不过自此之后合租两人的关系倒是又拉近不少,巴基给史蒂夫盖了个好哥们的戳,史蒂夫觉得巴基性格活泼有趣更心生好感,加之又发掘出不少共同爱好,两人可谈的话题愈加丰富了。


  四月初时,巴基如愿逍遥了几天,偏巧史蒂夫那一周也清闲许多,两人结伴爬山露营,回校后又相约打球攀岩。史蒂夫拖着巴基去听了一回交响音乐会,等两人睡醒时剧院早已散场,隔日巴基又强拉着史蒂夫去参加海德拉和隔壁女校举办的联谊派对,他把自己室友打扮得让在场的女生还有部分男生都两眼放绿光,得意之余又因为史蒂夫当晚比他更受欢迎而愤愤不平。


  不过巴基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就又被教授召进了实验室,他头发全白胡子花了一半的导师似乎决意要榨干他离校前最后一丝价值,史蒂夫几次进厨房发现他特意留给巴基的焗饭一点没少,倒是盛咖啡豆的玻璃罐几乎见底了,满屋都飘着浓郁的香气。他皱皱眉,把焗饭倒掉,手脚麻利地又做了一人份的三明治,决定好人当到底,亲自给人送进屋去。


  史蒂夫并不常踏入巴基的房间,此时屋里只有书桌上一盏灯亮着,主人趴在桌上枕着手臂睡着正香。他眼睛下的青黑清晰可见,想必是熬了许久太过疲惫才禁不住趴着休息一会儿。史蒂夫轻手轻脚地把三明治放到桌上,灭掉台灯,悄悄地退了出去。


  他次日同山姆随口说起自己这位忙得天昏地暗的室友,山姆眨眨眼,羡慕地评价道:“当你室友真幸福。管吃管喝管关灯,体贴得就差没抱到床上去了。”


  史蒂夫哭笑不得:“胡说八道什么呢。”


  “后半句算我瞎说,前面我可是真情实意的,你之前的两位室友又招人了吗,有没有很想念你?”


  史蒂夫沉默下来,又招人了是真的,是否想念他就一言难尽了。那位女友是尼娜好友的兄弟,大卫韦德,被刚搬进不足一周的新室友翘了墙角,在此之前他还常常询问史蒂夫搬去了哪里,现在倒是音讯全无。史蒂夫猜测自己是被迁怒了,若不是他搬走也不会有新室友的加入,大卫的女友也不会见异思迁,为此他愧疚了一秒便把这事抛到脑后,若不是大卫耳根软总是由着女友由着尼娜上门叨扰,他也不会迫于无奈另寻住处。


  不远处球队教练骂骂咧咧的暴躁吼声传来,史蒂夫和山姆见状不再聊天,跟着队伍做起热身活动。


  这边史蒂夫在球场上挥洒汗水,那边巴基依旧焦头烂额,连闭上眼也是漫天代码程序狂奔,搞得他几乎神经衰弱,但活儿还是得干,只能时不时暗骂导师解解气。


  总算解决了一个bug,巴基伸了个懒腰,看了眼印着一圈咖啡渍的马克杯,艰难地把身子从座椅上拔出来,活动着酸痛的肩膀决定给自己再倒杯咖啡再战。正当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巴基一看来电信息,是妹妹娜塔莎,这才发现自己忙碌得把“娜塔莎吃瘪计划二阶段”给忘了,至今也没告诉她那是个愚人节恶作剧。


  都怪吃人不吐骨头的教授。巴基一边嘟囔着,一边接起电话:“喂,什么事?”


  “詹姆斯!我要去神盾大学念书了!”娜塔莎开门见山,声音中透着喜悦,巴基也替她高兴,还未说声恭喜便又听妹妹飞快地接道,“我这周末就去找你,下个月就可以提前修大学学分,不过暂时不提供宿舍,所以我和妈妈商量了,先住你那里好吗?”


  “住我这里?可是我和史蒂夫……”巴基为难地说,想着如何委婉拒绝,以及其他可供娜塔莎选择的住处。


  “是哦,还有史蒂夫。”娜塔莎轻声回道,巴基默默点头,是啊还有史蒂夫,两室的小公寓,他们一人一间,已经满员啦。哪知娜塔莎笑了两声,兴奋地说:“你们俩不住一起吗?我睡剩下的一间卧室,放心,保证不会打扰到你们的。终于可以见到本尊了,真是期待啊。对了,我把你俩的事情告诉了妈妈……”


  巴基险些跌了一跤,失声叫道:“告、告诉了谁???”


  “妈妈啊。她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看看你俩,回头再向她汇报,如果你做出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就打断你的腿。”娜塔莎笑着说,巴基却头痛欲裂笑不出来,他准备解释自己和史蒂夫根本不是情侣,那只是个玩笑而已,还未开口电话那头已经先软了口气,央求着说,“所以就让我住你那里吧,詹姆斯,我答应妈妈了,我可不敢骗她啊,你知道妈妈的。”


  巴基瞬间把溜到嘴边的话又咽回肚子里,那位性格要强的母亲平生最恨被欺骗,如果她知道自己骗了娜塔莎又连带着骗了她,那后果……巴基冷不防哆嗦了一下,挣扎着说:“不对,你不跟我住怎么就变成欺骗妈妈了?”


  “如果我不住你那里,我肯定对你和史蒂夫的恋爱情况一无所知,那等妈妈问起时,我该怎么办?”娜塔莎慢慢地说,声音里满是无辜,“我和你兄妹情深,当然要说你的好了。可是我哪儿知道你们过得好不好啊,万一你朝三暮四,谎言经不起时间考验,日积月累的,妈妈就会发现我向她撒谎了,那我不就惨了……”


  最后她还假模假样地啜泣了两声,巴基两眼发黑,她哪里是怕无法向妈妈交代,分明就是好奇心爆棚想围观兄长谈恋爱而已!


  娜塔莎后面还愉悦地说了些什么,但他全然听不进去,巴基被程序代码蹂躏得只剩血皮的大脑,紧接着又被亲妹完成斩杀,只剩下一个念头:现在开始和史蒂夫谈个恋爱还来得及吗?


  晚上七点刚过,拜高强度的训练所赐,史蒂夫的反应速度都被摧残得比平常要慢了半拍,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公寓,花了许久才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首先,巴基的卧室门竟然不是紧闭的,其次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肉酱面的香气,忽略掉隐隐约约的糊味,史蒂夫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一声。正当他发愣时,巴基举着锅铲从厨房探出头来,笑着说了声“回来啦,洗手准备吃饭吧”,然后又缩了回去。


  巴基给史蒂夫的那份意面浇上了一大勺的肉酱汁,然后眼巴巴地看着他,依旧满脸笑容。史蒂夫在他殷切的目光中莫名地有点紧张,谨慎地卷起一小口意面送进口中。


  “好吃。”


  巴基松了一大口气,面上笑容又舒展许多,史蒂夫趁着他转身去端自己那份意面时,偷偷地拨出一小块有些焦黑的洋葱藏到了盘子下面。餐桌上,巴基默默搅着面条,几次欲言又止,史蒂夫就算再迟钝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目光躲闪,笑容明显得让人觉得勉强,似乎有求于人但又羞于开口,史蒂夫看在眼里,心里微沉,他想不出什么值得巴基为难的事情,除非……


  “巴基,公寓有什么问题吗?”史蒂夫一时也没了食欲,放下餐叉垂着眼说,“租金,租期?还是其他的?”


  正暗自苦恼的黑发青年一愣,立刻回道:“没有,不是租房合同的问题。我……”他垂头丧气地垮着肩膀,红色慢慢浮上俊脸,几次深呼吸后依旧没什么底气,小声地问,“你能不能假装我的男友?”


  什么?史蒂夫讶异地抬起头,看着巴基涨红的脸,略带迟疑,说:“抱歉,刚刚走神了,我可能是听错了,你说想让我假扮你的男友?”


  巴基重重地点点头,抬眼望向史蒂夫,后者被他小鹿般圆溜溜的眼睛里热烈和期盼的光芒晃了一下,本来脱口而出的No在齿间滚了一圈变成了一句疑问。巴基苦着脸迅速交代着前因后果,笔墨浓重地强调了被娜塔莎抓包的严重后果,史蒂夫仍有些迟钝的脑子费力地跟着他的思路。


  “……她不会在这儿住很久,过段时间我们再‘分手’,就万事大吉了,史蒂夫……拜托,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史蒂夫扶额:“你不能跟她说我们已经分手了吗?”


  “哪儿有分手了还合租的?”


  巴基苦笑一下,双手合十抵着自己的下巴,可怜兮兮地看向室友。他一双眼睛常被人称赞美丽,史蒂夫此刻算是切身体会到了这双眼睛的威力,被它满怀期待的注视着,你根本就说不出来任何拒绝的话语,强撑着不点头已经是极限了。可是,假扮男友这个主意实在是……荒唐,他和巴基都是直男,怎么就沦落到需要假扮成情侣的地步了?史蒂夫匪夷所思。


  他在室友恳求的注视下如坐针毡,几次都想投降应下但理智把他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沉默良久,终于史蒂夫皱着眉,刚艰难地说了声巴基,后者立刻明白他的意思,深深地对望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垂下头,面上满是失望至极又束手无策的神色。


  史蒂夫心里霎时被负罪感充斥,正纠结时公寓的门铃突然响起,他如蒙大赦般蹦起来,说:“我去开门。”


  巴基看着他宛如拼抢橄榄球一般几步冲向门口,满面愁云地拿着餐叉狠狠戳烂盘中的意大利面。他自己也清楚这个请求确实很奇葩,史蒂夫无法接受很好理解,实在没办法只能跟娜塔莎坦白了,巴基在心里盘算着,要先费一番力气安抚并讨好娜塔莎,但这个把柄一定会被她紧紧捏在手里,这就意味着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过着凄惨无比的日子,丧权辱国啊……


  正为自己日后的悲惨生活哀悼着,巴基突然听到一记尖利又带着哭腔的女声从门厅传来,好奇之下也起身寻声而去。


  “抱歉尼娜,我们真的没有可能。”史蒂夫站在门口,左手扶着门框,阻挡了公寓外泫然欲泣的女孩进屋的可能。他的神色依旧很是为难,但这次却没有半点犹豫动摇,早已下定了决心。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史蒂夫忍不住在心里爆声粗口,最好别让他知道是谁把新公寓地址透露给了尼娜,不然他一定让这人后悔,但目前看来,尼娜跟踪他的可能性也不低。到底有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能让尼娜彻底放弃?史蒂夫憋闷不已,要不是尼娜是个姑娘,他真想把门摔在她脸上。


  “呃,发生什么了?”巴基刚问出就后悔了,看到女孩红红的眼睛,他感觉自己出现得太不合时宜。


  他缩了缩脖子,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往后退去,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紧接着一股大力拉扯着他扑进一个温暖结实的臂弯里。腰迹被硬邦邦的手臂扣住,使他不自觉地微微挺胸,然后便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住了,巴基还未反应过来那片柔软已然消失不见,他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听见一个声音说:“抱歉尼娜,我已经有恋人了,这位就是我的男友。”

TBC

下一章

评论(55)

热度(494)

  1. Samantha夏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