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17(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呜呜呜我的巴基哥哥

正文:

“罗杰斯先生,请问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一道稚嫩的声音轻飘飘地钻进史蒂夫的耳朵里,他一开始毫无反应,过了好几秒才意识到有人在叫自己。他抬起眼皮,动作迟缓得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仿佛耗尽了所有余存的力气。


站在他面前的是个男孩,约莫9岁左右,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抱着一个不大的本子。他脸上满是欢快和雀跃,然而被偶像阴郁的眼神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补充道:“我、我是您的球迷。”


史蒂夫嘴唇颤抖了一下,他几乎想说走开。他毕生的爱人就躺在一门之后的手术台上,医生在他宝贵的运动员的左肩上动刀子,麻醉剂会损伤神经所以肯定不会给他全麻,巴基现在是清醒的,可能正一边看着医生忙碌一边为他岌岌可危的职业生涯而感到恐慌无助。


那柄扎在巴基左肩的刀也捅进史蒂夫的心口,留下血淋淋的孔洞,痛得他连大口呼吸都成了奢侈,好像被扼住了喉咙。


签名?他现在怎么会有这个心情。


可是那孩子眼睛里闪着期盼的光芒,苍白的小脸上因兴奋浮着两抹红,让他的气色看起来不再过于病态。


算了,这孩子又知道什么呢?史蒂夫又无力地想,他费劲地挤出一丝微笑,抬手接过男孩的本子时才发觉自己的身体有多僵硬。拿到本子他发现那其实是一本病历,男孩八成是偶然路过时认出了在长椅上这位颓唐撑着额头的人就是自己的偶像。


“小家伙,你叫什么?”史蒂夫拿起笔时问他。


“我的名字是戴维,戴维卡洛斯。”男孩神色认真,看到史蒂夫在本子上写下“写给戴维”,他激动得有点口齿不清,“我特、特别喜欢网球,我想成为像您这、这样厉害的运、运动员。您是我的偶像。”


这一句话男孩说得十分通顺,之后他打开了话匣子,讲自己多么热爱网球,明年春天他就要加入青少年网球学校,然而一场突然的疾病却让这个计划不成定数。


“我生病了,不能长时间晒太阳,可我真的很想打网球。”


男孩沮丧地耷拉着头,史蒂夫听了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滋味,他压抑住喉头的酸涩,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提笔写道:“祝你早日康复,早日重返球场。爱你的,史蒂夫罗杰斯。”


字迹用力到几近穿透纸背,这句话史蒂夫写给患病的男孩也写给他受伤的爱人。男孩拿到签名心满意足地和他告别,走了几步又回头大声说他要赶回去看今天四强赛的录播,史蒂夫僵了一僵,望着男孩细瘦背景露出一抹苦涩至极的笑。


男孩离开后周围又冷清下来,偶尔路过的医护人员都步履匆匆,无人对这个苦等在手术室外的男人多投以关注的目光,史蒂夫像个雕塑般一动不动,甚至懒于转动一下眼珠,他的力气在目睹巴基遇刺倒下时似乎就全被抽光了,只留下一副死气沉沉的躯壳。


娜塔莎走近时就看到他这幅消沉的模样,叹了口气,放轻脚步慢慢走到他身边坐下,她一向口齿伶俐但此刻却找不到安慰的话,一句“至少性命无虞”太过轻易,行凶者刺中了巴基的左肩,而他正是少有的左手将,虽然现在伤势严重程度还不清楚,但倘若这次遇刺导致巴基后续职业生涯报废,这无疑是对他还有对史蒂夫极为致命的打击。


先开口的是史蒂夫,他突然低声问道:“凶手被提审了吗?”


低沉嘶哑的嗓音让娜塔莎心惊,她从没见过这副样子的史蒂夫,无意识地咽了咽津液回道:“已经被关押起来了,就是你冲进球场时看到的被摁在地上的那个青年。警方还没有发声明,但他的作案动机基本可确认是恐同了,有人听到他在场内大喊‘恶心的基佬’之类的,他……”


娜塔莎突然停顿下来,史蒂夫觉察到她的犹豫,语调毫无起伏地问:“他什么?”娜塔莎不确定是否该告诉他这一消息,思绪游移着不做声,史蒂夫见状提高了音量,语气近乎严厉,“快说!”


他仿佛一头被逼入绝境而压抑着怒火低声嘶吼的雄狮,娜塔莎深深地叹气,说:“他是你的狂热粉丝。”


好像头上被扔了一颗炸弹,史蒂夫愣了一秒,瞪着赤红的眼睛望向经纪人,本能地反驳:“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他的背包里有你签过名的网球和海报,他在行刺时甚至还穿着印有你名字的T恤。娜塔莎在心里说,其余的都不必言语了,狂热粉丝无法接受偶像出柜的事实,便把怒火全部发泄于这段恋情的另一位当事人,只要除去詹姆斯巴恩斯这个“污点”,史蒂夫罗杰斯就仍是那个完美无缺的网坛巨星。


然而这个事实对史蒂夫太过残忍,她只是沉默着回望,眼看着史蒂夫惊怒的神色变得茫然了然颓然,怒意从中抽离而去,他艰难地阖了阖眼,而后把脸埋进了手掌里,手肘撑着膝盖的姿势使他的腰背弓成一个弧形,娜塔莎看得心疼,搂过好友的肩膀拍了拍,安慰道:“这是个意外,不要自责……”


“我从未设想过我自己会是导致他遇刺的原因之一。”略带哽噎的沉闷声音从手掌中传出来,史蒂夫的肩膀整个都垮下了,“明明一直以来对出柜更积极的都是我,为什么要他来承受这个?为什么在成千上万人面前被扎一刀的不是我?!应该是我才对——”


史蒂夫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甚至手背上都浮起几条青筋,娜塔莎只能更紧的抱住他的肩膀,但仍然无济于事,直到代表手术进行中的灯突然灭了,两人迅速站起,急切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很快,主刀医师走了出来,恰好旺达这时也赶了回来。他对焦急的三人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简要说明了巴基的伤情,刀口很大很深,几乎穿透肩膀,可见行凶者下手极为狠毒,但悉心调养后重返球场不是没有可能。


史蒂夫闻言略松了口气。然而尽管身体上恢复了,巴基会不会因此留下心理阴影他还不得而知,有时心理创伤就足以摧垮一个原本所向披靡的运动员。不过主刀医师的话也算是当下艰难境遇中的好消息了,旺达几乎要喜极而泣。


几人说话间巴基也被推了出来,史蒂夫立刻就扑过去,巴基面色苍白甚至有些憔悴,史蒂夫看在眼里心如绞痛,眉头拧成一个紧紧的疙瘩。他想碰碰巴基,这样能让他心安许多,但又怕不小心弄痛了受伤的爱人,双手迟疑地停滞在半空中,显得十分滑稽。


巴基看到他这幅纠结的样子,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动动无碍的右手,手指打了个转勾住史蒂夫的衣角。精神一直高度紧张的金发男人见状一把握紧他的手,巴基惊呼一声,他又仓皇地松开,问:“我是不是弄疼你了?对不起……”


“没有。傻瓜,这是右手。”巴基笑着说,又勾住了史蒂夫的手指,看到两人的手指纠缠得不分彼此他面露满足,然后又疑惑地皱皱眉,轻声问,“你的头发怎么乱糟糟的?”


史蒂夫一时语塞,眼眶又酸又热,他亲了亲巴基的手指尖,故作轻松地说:“是吗?我觉得我仍旧帅得让你心醉。”


巴基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客气地评价:“像个鸟窝。”


史蒂夫闻言笑起来,尽管他拼命想把眼中的湿意逼回去,但还是失败了,一滴泪珠啪地落在巴基的手背上,以烫人的温度昭示着它的存在。巴基手上用力把他拉近,直到他一仰头就能触碰到史蒂夫的脸庞。


他微微仰头,温热的舌尖卷走史蒂夫睫毛上的水珠,在爱人眼睑上印下一个轻柔如羽毛的吻,低声说:“别伤心,史蒂夫,我能承受这个。”


可他凭什么该承受这个?


史蒂夫浑身颤抖,守在手术室外几个小时等待,种种焦急、不安、憋闷、慌乱的情绪终于决堤,他把脸埋在巴基右边的颈窝,像个孩子般放声哭了出来。


 

震惊全美、甚至是震惊全球的球员遇刺事件过后,包括主席维戈森在内的美网组委会高层第一时间亲自来到病房探望,没有记者没有媒体,这纯粹是一次私下的慰问见面,他们不意外地在病房内见到了两位运动员。


史蒂夫对今年美网糟糕的安保大为不满,在各项安全检查技术都很是先进的当下,组委会竟然能放任观众携带刀具入场,并且能在盘间休息时跳进场地内进行袭击,还成功地重伤了一名运动员。


这起事件令主办方蒙羞也心怀愧疚,因而对两人恋情的声援又达到了另一波高峰,组委会官方网站发布一份声明,声明中强烈谴责恐同者的恶意举动,称之为懦夫的行径,表示他们将会全力配合警方和法院的工作,并承诺如果巴恩斯需要,赛事将向巴恩斯提供他复出后首个美网的外卡。两天后史蒂夫再次走进中央球场时,发现球场四周都竖起了代表支持LGBT人群的彩虹旗。


事实上,不单是美网组委会,网络上尽是一片对二人的声援支持和对恐同者的指责谴责,压过了原本对球员出柜事件颇有微词的声音,本来持中立态度的赛事组委会和品牌商也顺应民意,统统站到了史蒂夫和巴基一方。情势一片大好,但这结果是建立在巴基一边肩膀上的,史蒂夫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巴基比他要乐观一点,他安静地听完电视机里女主持人和男嘉宾对两人夸张的赞美之词后,叹息一声,半真半假地笑说:“出柜风波完满结束,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正在给他剪指甲的史蒂夫听闻后手一抖,几乎剪掉指甲缝里一块肉,巴基嗷地一声收回手,委屈地叫道:“好疼,你干什么?”


史蒂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重新抓住他缩回去的右手,几句气急的话就在嘴边,最终还是有气无力地说:“别再说这种话了。”


巴基抱歉地回握住史蒂夫的手,见他仍是低着头又挠了挠对方的掌心,说:“对不起。医生说我会好起来的,而且,你会一直陪着我,对不对?”


“当然。一直到时间尽头。”史蒂夫虔诚地回应。


巴基微笑起来,说:“帮我把被子拉高一点好吗?这样就好。我想吃个橙子,帮我剥一个吧。没有橙子了?不用下楼买,苹果也不错,我只是有点口渴。”


金发男人开始笨手笨脚地帮他切苹果,巴基默默看着,心知对方仍有内疚感,多为自己做一点事能让史蒂夫心里好受点。吃了苹果两人又看起了HBO的电视剧,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直到天色渐晚,巴基坚持不许史蒂夫再睡在病房,因为明天又是一场半决赛。是的,由于巴基遇刺直接判负,史蒂夫自动晋级四强,明天就是他与山姆威尔逊的比赛了。


史蒂夫心情很复杂,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再踏入中央球场,这让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巴基一肩膀的血、躺在担架上的画面。遇刺当时的视频史蒂夫只看过一遍便关掉了,当持刀青年出现时,巴基的第一反应却是把正为他撑伞遮阳的球童拉到身后。


他的心情如何能在短短两天内平静下来?所以半决赛对阵山姆的第一个发球分以双误终结时,史蒂夫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观众纵然发出一阵惊呼但也心中了然,在座的几乎无人不知晓几日前那场遇刺事件还有史蒂夫巴基的情侣关系。目睹男友在同自己比赛中遇刺退赛,又不得不在两日后重新踏上这片染了鲜血的球场,看着史蒂夫今天明显不在状态的模样,观众也是感慨心酸。


但仍然偏有些冷心冷肺的人,史蒂夫很快就发现自己被主裁判针对了,第一次是司线没喊出界而主裁判改判史蒂夫出界,后者立即提出挑战,鹰眼回放显示他并没有出界,主裁判宣布此分重赛。第二次更为夸张,第二盘盘末关键分上,史蒂夫判断山姆回球出界,在司线没喊的情况下提出挑战,挑战成功后主裁判本应把这一分划给史蒂夫,但他却判了此分重赛。


球场内有些骚动,连山姆也摊了摊手表示不解,但主裁判面对史蒂夫的质疑却表现得冷漠又傲慢,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甚至要求史蒂夫立即开始下一球,不然将会收到消极比赛的警告。


史蒂夫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退赛,在此之前他就注意到了主裁判看着球场周围彩虹旗的嫌恶眼神。他闭上眼深呼吸几次,然而心头那簇怒火依旧没有任何熄灭的意思。他深深看了主裁判一眼,回到底线发球位,没有接球童抛来的网球,突然用膝盖抵住球拍柄和球网交接的部分,短短几秒使力后,坚硬的球拍竟然硬生生被他掰成了两截!


他已经无心去想球拍赞助商的想法了,史蒂夫发泄了一通心里畅快了一点,对着黑着脸的主裁判挥了挥断裂的球拍,说:“我换个球拍。”

TBC

下一章

评论(53)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