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16(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这篇快完结了,十分激动

正文:

“我以为你们都是成年人了,知道成年人代表着什么吗?那就是理智!”娜塔莎啪地把一叠报纸摔在茶几上,看起来像是一头暴怒的母狮,“你们两个,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车里亲嘴的照片上了每一家媒体的头版!每一家!!!就这么亟不可待吗?啊?!”


史蒂夫和巴基在沙发上排排坐,双手放在膝盖上,姿势乖得不得了,然而这并不能打消娜塔莎的怒气,她看到这组比豪宅幽会还要劲爆的照片时眼前一黑,一不小心崴了脚,到现在左脚脚踝还隐隐作痛。


“这个,娜特,消消气。”史蒂夫赔笑,一旁的巴基默不作声地递上一杯纯净水,娜塔莎冷哼一声,伸手接过,“你看,最先爆料的媒体是海德拉周刊,皮尔斯和施密特八成是有勾结,不然狗仔不会跟到我家来偷拍。但现在所有媒体都拍到了我和巴基的新照片,这下子海德拉的独家没了,他们现在肯定气得睡不着觉。”


娜塔莎气极反笑:“你还挺得意的是吧?”


“没有,不敢不敢。”史蒂夫连忙摆手,“反正铁证如山,这柜是出定了,媒体已经得到他们想要的了,这一波热度过后可能就没人会记得我们了。”


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新闻,看客们窥视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很快就会对他们失去好奇心并立刻转向其他。他们需要控制舆论走向,把赞助商安抚好,这场出柜事件里剩下的波澜就只能靠时间来抹平了。


娜塔莎把两人狠狠数落了一遍,不拉窗帘成了罪大恶极的事情,不过抵不上没有早早告知她两人恋情的罪过,这使得她对现在突然爆发的关注度有些措手不及。两位麻烦缠身的运动员老老实实坐着,不敢反驳一句,史蒂夫趁娜塔莎转身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还配合着翻了个白眼,巴基没忍住笑了一下,被娜塔莎抓个正着。


这感觉好像是被老师抓到了传小纸条,巴基惴惴不安,幸好娜塔莎发泄了一通后心情变好了不少,宽宏大量地当做没看见,说道:“还有不到一周就要开赛了,发布会和采访什么的都少不了,我会和媒体们提前打好招呼,只许有关网球和比赛的问题。但作为交换,我们也要提供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信息。”


“开个短小的发布会?”巴基提议。


娜塔莎有些两难,这种桃色新闻的发布会最好在开赛前就能搞定,但热度很难在一星期内消退,尘嚣正盛时开发布会不是理想的选择。在官网发布一份联合声明呢?恐怕难以满足媒体的胃口,而且发布会的形式似乎更显真诚一点,两人现在最需要维持的就是大众形象。而且,她也准备先同几位赞助商沟通一二以示尊重,当然若他们能站出来公然支持史蒂夫是最好的。还有几大赛事组委会,她也需要争取到他们的声援,预计美网会是最好搞定的一个。


“总之会准备一份声明,具体形式还没确定,如果来不及办发布会就录一段视频放在官网上。”娜塔莎顿了顿,叹口气,“我最担心的还是赞助商的态度,所以拜托你们不要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了,维护下自己的形象好吗?詹姆斯,你的经纪人朗姆洛怎么说?我要同他沟通一下,保持口径一致。”


巴基耸耸肩,说:“他不干了。我把皮尔斯炒掉后朗姆洛也跟着走了,他不能理解我解约的决定,皮尔斯可能被他视作为人生偶像什么的。”他见史蒂夫和娜塔莎闻言皱起眉,赶紧解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请了一位新的经纪人,一会儿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她叫旺达马西莫夫,是个可爱的年轻女孩。”


娜塔莎听到他重新雇佣了一位经纪人后松了口气,又挑了挑精致的眉毛,不放心地说:“可爱?可爱可不能当饭吃。”


巴基笑了起来:“旺达很能干,你见到她就会明白了,她很有一套。”

 


旺达马西莫夫确实很有一套,一向挑剔的娜塔莎也忍不住暗暗点头,对这位同为红头发的女孩很有好感。旺达年纪轻轻,乍看之下难免对她有所轻视,但她对人的心理的掌握实在令人咂舌,巴基所代言品牌的接洽人被她唬的发懵,一个个的毛都捋得顺顺的。


巴基在朗姆洛离开后短短三天就招募到了旺达,他是个普通人,也曾被这位红发女孩过于年轻的外表所迷惑,原本只是想招个经纪人过渡一下,不曾想旺达的能力如此出众,感觉就像自己捡了个大便宜。不过世事难料,旺达才替他工作不到一周便碰上了出柜这种大危机,巴基很是不好意思,痛快地给她涨了工资,女孩没有推脱,高兴地接受下来,这才知道她还有个正在练网球的弟弟。


娜塔莎和旺达商量之后觉得发布视频声明的方式更为稳妥,两位球员都没有意见。就在美网组委会发布签表的前一天,两人换上正式的西服站到摄像机前,他们神色真诚,语气诚恳,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手挽着手,向公众承认了他们维持了近乎一年的地下恋情,并感谢球迷们的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理解,隐瞒恋情只是希望私生活不被打扰,能够全身心投入到网球事业当中。


最后他们对着镜头深深地鞠了一躬。


视频很快引爆了网络,点击量在当晚便破了百万,评论有褒有贬。眼尖的网友在他们弯腰鞠躬时发现了两人相牵的手,搭配上两人宣告出柜时坚定、深情又无畏的表情,有人深受感动,也有人大呼恶心,自称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偶像变成一个同性恋,那还不如从没喜欢过他。


史蒂夫的前女友站了出来,她强调史蒂夫是很好的人,大众不应该对他的性向窥探太多,并且开玩笑地说当她听说前男友出柜时舒了一口气,因为这表明史蒂夫和她分手是因为性别不合适,而不是她自己魅力不够。史蒂夫听闻后心想这与性别无关,只是因为巴基是那个“对的人”,不过他还是感激地发布了一条“谢谢,凯瑟琳”的推文。


最先表示公开声援的美网组委会,两位明星球员的出柜极大地提高了这届大满贯的受关注度,组委会唰唰地卖门票,此刻怕是已经乐得开花。事实上,对他们表示支持并以此示好的赛事组委会不少,但也有许多赛事组委会持观望态度。


娜塔莎利用自己在媒体圈的人脉发了几篇评论文章,尽力控制着舆论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但她也并非只手遮天,以海德拉体育周刊为首的媒体也发表了一些言辞辛辣的批判性文章,武断地给出轨风波定了性,称之为一场彻头彻尾的“丑闻”。正是风口浪尖时,皮尔斯接受了海德拉的专访,痛心疾首地表示詹姆斯亲手斩断了他们十余年的师徒情份,一时间指责巴基忘恩负义的不在少数。又有人忧心两人的所作所为会给他青春期的球迷儿子带去不良的影响。


今年最后一项大满贯赛事就在网友纷扰的争论声中开赛了。


娜塔莎和旺达把纷扰的议论与两位当事人隔离开,采访活动尽量精简,仅留下必需的环节;蠢蠢欲动的记者被保安公司挡在两人的训练场外,史蒂夫的豪宅同样是一级戒备,为免受到媒体打扰,巴基退掉酒店订房住进了史蒂夫家中。


这届美网对巴基来说实在是有些艰难,他还没来得及同新教练签约就绯闻缠身,导致他不得不一人出战美网,甚至与布鲁贝克的合作也充满了未知性。第一轮五盘险胜过关,外界对他的质疑声更甚,好在后面几轮的晋级都还算顺利。


另一位当事人的境遇也好不到哪儿去,人们对这位个人形象一贯完美的美国国家队队长要求太过苛刻,甚至性向都要受到指摘。史蒂夫对抹黑他的各种言论没有兴趣更不会被动摇,顺道没收了巴基的手机和平板电脑,不许他上网乱看。

 

可能这届美网注定看点不断,赛程过半时,史蒂夫和巴基在美网八进四时又一次狭路相逢。门票价格一次次抬高但依旧一票难求,人人都想见证这对明星球员被爆出柜后的第一次对决,虽然两人在今年已经交锋过几次,每一次都颇受关注,但皆不如这回吸引眼球。


巴基一边小步跳着活动身体,一边拍着网球,这场比赛的第一球会由他来发出。


他活动了一会儿就站定在底线后,全场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巴基面无表情,在上万观众的注视下高高抛起小球。


观众很好奇他们会以怎样的状态完成这一场比赛,当面对着自己的恋人时会不会下不去手,但他们很快就发现答案时否定的。


巴基丝毫不手软,开赛第一球发出了一记角度速度都足以媲美Ace的发球,但史蒂夫不好对付,他像是早有预判地往场外移动,正手将发球击回到中场。这记回球有些保守,但下一球他直攻底线,回球又沉又快,直接把试图上网进攻的巴基重新逼回底线。


一开场就这样富有火药味,才意识到以为他们会放水的想法有多可笑。


转眼间两人以对攻几拍,几拍间攻守对调,巴基对史蒂夫反手位进攻无果后瞄准机会来到网前,然而史蒂夫手臂一扬,小球飞过巴基头顶,往他身后的场地急坠!


巴基立即转身往底线跑,来不及转身击球的他放手一搏,回以一记胯下击球,背对场地的动作极具隐蔽性,史蒂夫眼睁睁地看着小球飞向了自己右边的空场地。


“15:0——”


记分牌上的数字跳了一跳,裁判话音未落掌声欢呼声已响彻网球场,观众们激动不已,不少年轻人直接从座椅上跳了起来。第一球就如此好看,从底线左右对攻再到前场再到后场,不难想后面的比赛会有多么精彩。谁还管打球的两人是直的弯的!


回到底线准备发第二球时,巴基依旧感觉心脏砰砰直跳,每一个细胞都在极力尖叫,周围的观众仿佛从他眼中消失了,只剩下蓝色的球场和球网那边的史蒂夫。


史蒂夫同样兴奋,他很久没有这种激动到连手掌都微微发抖的感觉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和巴基在被窝里举着手电筒许下的约定——包揽大满贯冠亚军,尽管这约定天真又孩子气,而且巴基也早把这段记忆给忘了,但他知道两人都默契地在向这个目标努力奋斗。


只可惜两人又一次不幸地被分到了同一个半区,史蒂夫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无奈地笑了一下。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他们对比赛的投入,他已经输掉了第一盘,必须在后面的比赛中更全力以赴,才有可能赢得一张四强的入场券。


史蒂夫往脸上泼了些水,调整好心态,拉开洗手间的门,跟着工作人员向球场走去。他们没走多远,突然听到场地方向传来一阵混乱的叫喊声,史蒂夫和工作人员疑惑地停了下来。


球员通道里其他人窃窃私语,一开始还以为这吵嚷是某个违反规定的观众引起的,然而过了一会儿,场内的嘈杂喧闹依旧没有停歇下来,史蒂夫渐渐觉得不对劲,莫名地,他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安。


“场地内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史蒂夫抓住一名匆匆跑来的组委会人员大声问。


这位组委会人员见到史蒂夫,紧紧皱起眉,不满地冲着一旁的工作人员低吼:“你在傻站着干什么?叫保安队的人来,保证好罗杰斯先生的安全!”


“我的安全?”史蒂夫震惊地重复,这股不安蔓延至整个心头,他几乎是喊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死死抓住胳膊的男人脸上混杂着痛意、为难还有一丝愧疚,史蒂夫越看越是心惊胆战,他放开手,拔脚顺着球员通道往场地内跑去,方才沉默不语的工作人员慌张地伸手试图留住他,又被狠狠地甩开,眼睁睁看着史蒂夫焦急的背影越来越小。


史蒂夫拨开许多双试图拉住他的手,进了场地他却找不到自己最关心的那个人。有好几人围在球员休息区,有穿制服的保安人员,有球童,还有医护人员。几步远处,两三个保安把一个年轻人扭着手腕按得趴在地上。


史蒂夫几乎不能呼吸,他本能地猜测他的巴基就被他们围在中央,但为什么会有医护人员?为什么保安会警惕地盯着观众席?这个年轻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的腿有些发软,颤抖着手拨开人群,全然没注意到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复杂。


“巴基……?”


一声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呜咽般的呼唤,史蒂夫茫然地瞪大眼睛,躺在担架上的人的左肩上的血迹刺得他几乎流出泪来。

TBC

下一章

评论(52)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