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15(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来晚了,这两天打游戏打得太嗨了,散拍简直上瘾,我不到w8的小剑纯终于磕磕巴巴上9段了

正文:

他们耗费了一个上午和娜塔莎视频通话,红发经纪人细细追问了他们这大半年来地下恋情的情况,比如他们在比赛期间是怎样瞒天过海地滚到一处、平常约会都去哪里、有哪些亲友知情,两人一一作答。当娜塔莎问道他们是谁先表白时,史蒂夫犹豫了一下,但看对方一脸严肃的表情,虽然觉得这个问题对公关来说无关紧要,但还是照实回答了。


娜塔莎神色顿时一变,微锁的眉头立时舒展开,她放松地向后靠着椅背,双手抱胸,调侃着笑道:“没想到啊史蒂夫,这可是头一遭。”她转向巴基,“史蒂夫在学校时谈过两任女朋友,全部都是人家女孩向他表白的,看来他真的是很喜欢你。”


巴基微微脸红,心里又有些得意,说:“不如叫我詹姆斯吧。”


“怎么,不是巴基吗?这样亲疏有别不好吧。”娜塔莎扬起一边眉毛,看到巴基局促不自在的表情笑得更加开怀。


史蒂夫明白过来他这是被娜塔莎耍了,谁先表白对经纪人来说的确是个不重要的问题,但对于史蒂夫的朋友来说就不一样了,偏偏娜塔莎方才还装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正经样子。他赶忙插嘴:“好了,基本情况也都跟你讲清楚了。别再纠结叫什么,就叫詹姆斯。”


“是。”娜塔莎长长地应了一声,狡黠的目光在两人间转来转去,仍不放过这难得的调笑机会,“我知道,他是你的巴基嘛。”


她揶揄的表情激起了史蒂夫的好胜心,不甘被捉弄的他一手揽过身边人的肩膀,一手捏着下巴把巴基的脸庞转向自己,当着娜塔莎的面突然来了个火辣辣的舌吻。一开始巴基瞪着错愕的眼睛挣扎了两秒,但史蒂夫箍着他肩膀的手臂绷得死紧,逐渐也放松了身体任自己迷失其中。过了二十几秒两人分开后嘴唇一片红润湿亮,巴基捂着脸垂下头,一副再无颜见人的样子,史蒂夫无辜地笑了笑,说:“没错,确实是我一个人的。”


粉红色的泡泡充盈了整个摄像镜头,但娜塔莎的脸唰地黑了,她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深吸了几口气才咬牙切齿地骂道:“史蒂夫罗杰斯你他妈变得无耻了。”


史蒂夫全当这是夸奖了,巴基把涨红的脸更深地埋进手掌里,听到话题终于转到正道上才重新抬起头,只是目光游移着不敢与摄像头那边的经纪人对视。


“现在不好说皮尔斯是否会把你们恋爱的消息透露给媒体,但他手上没有证据,即使这样做了也掀不起太大的波澜。我也会另做一些预案,以便不时之需。不过,史蒂夫,詹姆斯,你们要想好,如果他真的抓到了什么模棱两可的把柄,比如那种看上去亲密似情侣、但一定说不是情侣也勉强说得通的,你们是抵死不认呢还是选择公开呢?”


巴基脱口想说当然不认,史蒂夫抢在前面回道:“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商量一下,回头再给你答复。”


巴基一直沉默到视频通话被挂断。他不觉得向公众隐瞒自己的性向是种胆怯的逃避行为,希望自己的私生活不被打扰、希望观众更关注自己的成绩而不是恋爱有什么错?但能与心爱的人手牵手站在阳光之下,在任何人面前肆无忌惮地表现着亲密又是那么美好的事。


史蒂夫在年初受邀参加了某时尚典礼,正待在家里吃着爆米花看电视的巴基收到一张照片,图片里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一对对手挽着手,史蒂夫配字说“真希望你也在”,短短几字让他有些怅然。


平心而论,一旦性向公开史蒂夫失去的比巴基更多,但他对出柜的淡然态度让人觉得这些损失好像都没什么要紧,有个男朋友对他不过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巴基时常担心他会在某次赛后短采访时就把柜门给踢开了,想象一下,当被问到准备怎样庆祝胜利时,他苦笑着说比赛太累了,所以只想和男友靠在一起看一部老片子。全场哗然,史蒂夫眨眨眼,好像不明白他们在惊呼什么。


可能是受史蒂夫感染,巴基的态度已经松动了许多,即使是真有被曝光的那一天,无论有多少好奇、恶意、鄙夷与不屑,也无非是他和史蒂夫并肩面对罢了,并没有什么可值得害怕的。


 

“在看什么?”


史蒂夫操纵着方向盘,他们刚从艾德布鲁贝克的住所离开,偶一瞥眼,看到巴基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出神。


这情景和对话同一年前两人在海钓后驱车前往海滨别墅时一模一样,但他们的关系却大有不同。巴基大大方方地移开目光,伸了个懒腰,语气里也是一派感慨:“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如果你不是世界第一,不是蝉联好几年的最受欢迎运动员,没有一张这么好看的脸,我就不会纠结出柜的事,因为没人关注啊。”


“哈,那怪我吗?”史蒂夫佯装生气地沉下脸,看坐在一边的恋人吃吃地笑起来,也绷不住了表情,“刚刚和布鲁贝克先生谈的怎么样?他怎么说?”


巴基显得更开心了一些,说:“很好。我觉得有戏。”


有戏只是谦辞,双方都有意向合作,也许下回见面就可以谈具体合约并签合同了。今年最后一项大满贯一周后便要开赛了,巴基希望布鲁贝克能尽快加入他的团队,如果能有这位新教练坐镇后方,他感觉自己会安心许多。


“太好了!”史蒂夫也精神一震,高兴地拍了拍方向盘,正想说什么时,一阵铃声突然响起。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是娜塔莎,他把手机放到支架上,按下了免提,“娜塔莎?有什么事吗?”


“史蒂夫!你在哪儿?”娜塔莎劈头盖脸般问,她的声音里透着急躁,呼吸声也有些急促,好像在边跑边讲着电话。


车上的两人对视一眼,一股不妙的感觉隐隐浮上心头,巴基清了清嗓子,回道:“他在开车,娜塔莎,在回家的路上。”他顿了顿,看了史蒂夫一眼,“我和史蒂夫在一起。我们在一起。”


他重复了两遍,不知道自己这样强调有什么意义,但这个事实让他心绪镇定了许多。


“詹姆斯?”娜塔莎似乎更紧张了一些,“你们先别回豪宅,那处早被媒体曝光过,记者狗仔都知道位置。”


“可是,我们已经到了……”


说话间,豪宅前院黑色金属院门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平常因位置隐蔽而鲜有人走动的院门前此刻聚集了几十人,个个长枪短炮全副武装,向院门里翘首而盼,有电视台记者也有狗仔,还有一些可能纯属来凑热闹的人。


豪宅前的林间小道十分曲折,史蒂夫开着车左拐右拐,尽管看到家门口聚集了这群人时立刻踩了刹车,但离他们也不足百米。手机里娜塔莎咒骂一声,抛出一个安全的地址,要他们先来这里避避风头。车里的两人紧张得仿若面对洪水猛兽,巴基拍拍史蒂夫的手,小声说:“慢慢后退。”


史蒂夫喉间滚动一下,谨慎地换了档位,操控着车子往后退着,只要能不声不响地退过这个拐角,他们就能安然离开。巴基手心里都冒出了汗,却不知道是谁先注意到这辆紧急制动又缓缓后退的保时捷,大喊了一句:“是史蒂夫罗杰斯的车!”


蹲守在门前的记者狗仔闻言齐刷刷地转头,瞬间如倾巢而出的黄蜂他们的方向涌来,史蒂夫想猛踩油门,突然后视镜里出现了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年轻人,大大张开着手臂站在保时捷的正后方,他只迟疑了一瞬,蜂拥而上的记者已经把车子团团围住。


史蒂夫气得狠狠按下喇叭,围上来的记者对此充耳不闻,他们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到了坐在副驾驶的另一位运动员,立时兴奋宛如癫狂,疯狂按着相机快门,一时间刺眼的闪光灯闪个不停。


“罗杰斯先生,请问你和詹姆斯巴恩斯真的是情侣吗?”


“你们维持恋爱关系多久了?詹姆斯先生!看这里!”


“罗杰斯!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出柜会引起轰动?哦拜托,不要挡住脸——”


被曝光了。


两人脑中闪过这个念头,虽然仍不清楚媒体掌握了什么,但看他们围追堵截的架势,绝不仅是皮尔斯一句空口无凭的爆料。


更关键的是,两人的车辆此刻被记者水泄不通地围困住,史蒂夫试着倒车,但车后的狗仔们动也不动,大有一副“想跑就先碾过我的尸体”的气势,向前倒是能勉强移动,两人无奈地对视一眼,这个互动又引起一串密集的咔嚓声。


巴基在手机的搜索框里输入两人的名字,来自海德拉体育新闻周刊的新闻占据着头条位置,标题起得颇具爆炸性——史蒂夫罗杰斯、詹姆斯巴恩斯豪宅私会,同性恋情曝光。他颤抖着手指点开那条新闻,率先跳出来的是几张不甚清晰的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但完全能认出来那就是他们俩,史蒂夫一头金发还有巴基的侧脸都太具辨识度。


他一张张滑过照片,越看越是心惊,照片中的两人极为亲密地身体相贴,史蒂夫把他完全搂在怀里,他的手抚摸着对方的脸颊。有几张照片里他们似乎在笑着讲话,巴基心存侥幸地想着也许特别亲密的朋友也会这样,但当他看到图片里他和史蒂夫双唇相接时,一颗心猛然沉入了深渊。


史蒂夫又与娜塔莎通了电话,转头见巴基看着手机发愣,脸色在闪光灯下竟显得有些惨白,他微微探身,也能看到手机屏幕上那张两人亲吻的照片。史蒂夫仔细回想了一下,竟回忆不起这张“铁证”该是哪天被拍到的,同时不免庆幸狗仔没能拍下两人更过火的画面。


巴基滑过这张吻照,他想看看大众对两人恋情曝光的看法,深吸口气刚准备点开评论区链接时,史蒂夫突然抢过他的手机,丢进了车里的置物柜中。


“别看了。”史蒂夫拧着眉说。


巴基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握了握史蒂夫的手,自嘲地笑道:“我之前一直担心被人发现这个秘密,想象过各种被记者围堵的情景,偶尔还会梦到。感觉就好像有一把铡刀悬在头顶,但真的等到它落下来的这天,我竟有种解脱的轻松感。真是诡异的心态。”


史蒂夫用力地回握,和他十指交缠,轻声说:“我也有想过,不过在我的想象里,围堵我们的记者没这么多。”


巴基回以讶异的一瞥,不知是惊讶于史蒂夫对自身影响力的低估,还是惊讶于他奇特的关注点。


车外的记者狗仔依旧吵嚷不休,仿佛恨不得砸了车窗把两人拽出来拷问一番,巴基看着他们急切又狂热的模样,目光渐渐变了。


“你是我的。”


史蒂夫一愣,不假思索地回道:“我是你的。”


巴基叹息着摇了摇头,转向史蒂夫:“全世界都会嫉妒我的。”


“那你最好快点习惯。”史蒂夫飞快地接话,眼中尽是柔情。


这份柔情在所有人都还被蒙在鼓里时就全数赠予了一人,这位幸运儿将嘴角扬起,微蹙的眉头也渐渐舒展,他直视着恋人的眼睛说道:“尽管隐瞒恋情是我的主意,但别以为我会不敢面对出柜带来的后果。有一句话我可能忘了告诉你,你看我总是会忘记事情。我想说的是,我会陪你到最后的,史蒂夫。”


史蒂夫没想到在此情此景下能得到他一句郑重的承诺,尽管这承诺在两人间早已是不必宣之于口的默契,心神激荡下他忍不住向巴基的方向探过身,心中无数不能道尽的言语化作一个深情至极却不含任何情欲的吻落在恋人的唇上。


巴基在一片如漏电般疯狂的闪光灯中合上眼,全然投入地回应着恋人的爱意。

TBC

下一章

评论(2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