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14(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更新啦!第一次日更!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且更且珍惜!

正文

巴基的温网卫冕征程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只遗憾地获得了亚军,而美网前几项热身赛事的成绩也没有达到他的预期,更糟糕的是,手腕和膝盖频频向他发出负累过重的信号,这更加坚定了他换教练的决心。


他终于向皮尔斯开诚布公前还是做了一番心理准备的,他们的合约还有两年,如若不是皮尔斯近一年来越来越无效甚至导致负面效果的指导意见,他其实不愿与这位从十八岁起就开始合作的教练解约。况且换教练本身也是一件很是冒险的尝试,谁知道他和他的下一任教练之间的相处能否愉快呢。


说来也怪,以世俗的眼光来看,一对合作长达七八年的球员和教练间应该很是熟悉和亲密的,不少人都保持着亦师亦友甚至亲如父子的关系,但巴基发现自己和皮尔斯即使经过这么多年,仍然有种挥之不去的疏离感。


当然,作为教练皮尔斯很了解巴基,然而巴基始终有种感觉,皮尔斯对待他就像是工匠对待一件值得琢磨的石雕,尽管对每一条纹理每一道弧线了如指掌,但也不过如此。在雕刻中皮尔斯可以不断尝试新鲜的技法,即使失手雕坏也不过随手另换一件重头开始,直到雕琢出他满意的模样。


而巴基对这位总是一贯高深莫测的教练也谈不上多亲厚,但皮尔斯确实是带他跨入职业体育的第一位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教练,做出解约的决定实则是个艰难的过程。他陆续和皮尔斯谈过几次,但都不欢而散,皮尔斯认为他只要服从自己的指导即可,但巴基有自己的坚持和力有不逮之处,教练和球员无法达成一致使得巴基在比赛时仿佛被扣上了束缚,矛盾日积月累终于达到了爆发的临界值。


皮尔斯还是那副淡定冷漠的表情,他对巴基解约诉求的回应不过是挑了挑眉毛,然后用一种刻意的惊讶语气说:“詹姆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决定,这实在是太伤我的心了。你忘了是谁领你踏上职业运动员这条道路的,并在你和你母亲生活艰难时施以援手的?是谁助你夺得第一个大满贯冠军的?”


巴基平静地回道:“是您,皮尔斯先生。我很感谢您在过去几年内给我的指导,我一直铭记于心。只是近一段时间我越发觉得我们之间的合作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经过几次效果并不算好的沟通,我想也许继续维持这种合作关系并不明智。您是位很有名望的教练,选择解约是个极为痛苦遗憾的艰难决定,这是我的损失。”


他说的很客气,皮尔斯对他提出那笔极为丰厚体面的违约金没有半点反应,依旧皮笑肉不笑:“合作?詹姆斯,你是这样冷冰冰地定义我们之间十年的情份的,真是令人伤心。我还记得在圣彼得堡少年网球中心时,我第一眼就看出你是个极有潜力的苗子,在我的指导下必定会有一番成绩。而那时你在做什么,为第二年的学费发愁?”


巴基没看出他有多少伤心,也不知道他还要第多少次拿这段历史做文章,这座名为恩情的山压着他很久,皮尔斯总是不忘往山顶再撒一捧土。但竞技体育里换教练再正常不过,合作十余年的师徒最终分道扬镳也不在少数,说到底教练和球员、球队之间不过是雇佣关系。他早已还清了借款,并且这些年来他说支付的教练费比一般球员多两倍不止,但是要拿他的整个职业生涯去填这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巴基并不是愚钝迂腐之人。


皮尔斯挂着假笑的面具,巴基适时地附和着他,但一直咬定解约不松口,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只希望面子上不要闹得太难看,和和平平地分开即可,多加些违约金也是可以接受的。


“詹姆斯,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好吧,可惜我们十年的师徒关系就要终结在你的手里了。不过,”皮尔斯叹息一声,似乎是坦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巴基暗暗松了口气,默默在心里纠正是不到八年。皮尔斯突然说,“告诉我,解约是你的主意,还是罗杰斯那个小子的主意呢?”


巴基心中一震,却见皮尔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像是条嘶嘶吐信的毒蛇。他们双目相对,巴基感觉自己心跳突突地加快了,每当别人对他提到史蒂夫他都格外紧张,生怕别人觉察这段藏在黑暗里的恋情。


“他不曾在这之中发挥什么作用。您这是什么意思?”巴基状似平常地问,语气中透着疑问。


皮尔斯轻笑一声,说:“你否认得太快了,还真是天真可爱。这就是另外一件我不曾想到的事了,当然全世界也猜不到两位TOP5男性球员竟然是情侣。詹姆斯,你就从未想过罗杰斯为什么要撺掇你换教练吗?想想看你自去年温网起取得的成绩,罗杰斯正是因为感受到了威胁,才会竭力说服你与我解约。”


他对史蒂夫恶意的揣测太过荒谬,荒谬到巴基根本懒得多为这蹩脚的挑拨耗神一秒,而皮尔斯透露出的另一条信息更让他心惊。巴基定了定神,回道:“我和史蒂夫不是情侣。”


皮尔斯露出了让巴基浑身发毛的慈爱表情,说:“你该好好设置自己的手机,取消一些功能,比如接收到短信的自动亮屏功能。他叫你什么,宝贝,我记得。”


巴基暗骂一声,但不确定皮尔斯是否在诈自己,仍是强作镇定地说:“我从未收到过这种短信,怕是您看错了。”


皮尔斯嗤笑出声,巴基心里一沉,抿了抿唇,低声问:“你想要什么?要我收回解约决定吗?”


“怎么会?像你说的那样,我是位有名望的教练,我不是非要执教你不可。至于要什么我还没有想好,不过詹姆斯,你觉得这些违约金能抵得上我们十年的交情吗?”

 


巴基最终还是支付了一大笔数额高到不正常的违约金,他自我安慰是破财消灾,好在如愿地同皮尔斯分手了。离美网还有两周时间,他自己给自己训练之余,还忙于寻找合适的新教练,不过这届美网他八成是要独自一人出征了。


史蒂夫听闻皮尔斯被炒了鱿鱼开心得只差开香槟庆祝了,当然他在巴基面前没有表现得太明显。不过史蒂夫的确有高兴的理由,他打听到自己所中意的那位教练似乎也有出山执教的打算,这让他兴奋不已,迫不及待地想与巴基分享这条消息。因而巴基在纽约落地后越过酒店,直接去了他位于曼哈顿海滨的豪宅。


巴基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他握着酒杯站在二层起居室的落地窗前,回头看到史蒂夫走近,犹豫了一下,还是拉上了窗帘。


“怎么拉窗帘?这才下午3点多。”


皮尔斯的话在巴基心里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总是有种隐隐的被人窥探的感觉,但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他们又不是好莱坞明星,公众对他们的私生活应该没有太多的兴趣。但不管怎么说,拉上窗帘让他觉得安心点。


他这样想着,又抿了一口红酒,还未咽下时突然被环住了腰,他瞥见史蒂夫凑上来的俊脸,微微一笑,含着那口酒和对方双唇相贴,唇齿交缠间把酒液哺了过去。史蒂夫欣然接受,就着酒液彼此勾着舌尖缠绵共舞,黏湿的啧啧声响不绝于耳,多余的红酒从张开的齿间露出,顺着巴基微微仰起的下颌一路隐没在棉质T恤里,他又像追寻酒味的醉鬼一样沿着那道红色酒渍向下舔吻着脖颈的皮肤,直到两人都忍不住气喘,濒临失控边缘才停下。


“你这是怎么了?”史蒂夫和巴基额头相抵,他看得出巴基心里藏着事,耐心地等着人告诉自己。


巴基欲言又止,沉默了几秒还是说:“皮尔斯发现了我们的关系,我有些担心。他对解约很不满,他并不是不满分道扬镳这件事本身,他习惯万事掌握主动权,所以很不满由我来提出解约。所以我担心他会有什么动作。你的经纪人知道我们的事了吗?告诉她吧。这都怪我,是我大意了。”


史蒂夫在心里叹息,他不觉得巴基有什么值得自责的,他们不可能永远隐瞒下去,事实上听到巴基的话,他甚至有种“这一天终于来了”的轻松感。


史蒂夫小心地托着他的下巴让人抬起头,望进他满是懊恼和担忧的眼睛里,轻声安慰:“我明天就告诉她,别担心,她最善于处理这些事。娜塔莎常常抱怨我平时行事太老实,私生活太干净了,让她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见巴基扯了扯嘴角,史蒂夫又说,“我有个很好的消息,不想听听吗?”


巴基点点头,史蒂夫笑着说:“不知道你的新教练找得怎么样了,我早先倒是托人打听到一位,艾德布鲁贝克。感觉他和你的球风会很是契合,如果你也有意,改天我们就去拜访布鲁贝克先生,他本人这段时间就在纽约。”


史蒂夫看到巴基眼睛明显一亮就知道这事有戏。艾德布鲁贝克是上世纪活跃的美国运动员,同样左手持拍的他虽然在役时不算抢眼,但做起教练来眼光独到,门下弟子皆有过不俗成绩,只是近些年他入手了一家农场,整日醉心于钓鱼养鸡,也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里。若是能得他指导,虽然无人能保证结果如何,但至少会是一次很好的尝试。


“那就这样定了,明天我先联系娜塔莎,然后尽早去拜访布鲁贝克先生,如果能在美网前与他签约就是最好的了。”


史蒂夫眼中闪烁起光芒,看上去竟比巴基本人还要期待。巴基忽然想起那日皮尔斯试图挑拨他二人的话语,越发觉得荒唐,若是史蒂夫对他心有防备有意打压,何必一片苦心为他同艾德布鲁贝克搭线,甚至早在他炒掉皮尔斯之前就留意起合适的教练人选。而皮尔斯竟也以为他是那种轻易便被动摇的人,实在是可笑。


蒙在心头的阴霾被一片柔软替代,巴基微笑着靠进恋人的怀里,亲昵地在对方翘起的唇角亲了亲,一双手满含挑逗意味地在背后游移着,状似好奇地问:“那今天呢?没有什么安排吗?”


一团火在史蒂夫眼中烧起,巴基满意地舔舔唇,收紧手臂,迎上了恋人落下来的吻。


一阵风冒然闯进半开的窗户,不算厚重的窗帘被吹得掀起一个角,纽约下午的阳光洒进室内。那阳光太过明媚刺眼,忘情拥吻在一处的两人谁也没注意到远处突兀闪动几下的光亮。

TBC

下一章

评论(2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