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10(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你、你想起来了吗?”

史蒂夫欣喜的神色激怒了他,巴基一下子丧失了冷静,他在对方伸出手想握住自己肩膀时侧身躲开,咬着牙说:“你果然……不,我没有想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


吼出这句话后他来回踱了几步,全身绷紧得仿佛一张快要断裂的弓,胸膛急速地起伏着。惊喜的表情还没从史蒂夫的脸上褪下去,巴基忍无可忍地推了他一把,吼道:“我真是太蠢了,像我这样名不见经传的球员,ATP一抓一大把,有什么值得你另眼相待的?还不是因为……因为……”


他说不下去,露出如笼中困兽一般挣扎茫然的眼神,史蒂夫瞬间就全明白了,他慌忙地去拉巴基的手臂,又被对方毫不留情地甩开后转身就走。史蒂夫哪里肯让他就这么走了,扣着肩膀不松手,巴基不停挣扎着,发现根本挣脱不开后气得扑上去和对方扭打在一起。


混乱之中不知谁先绊了一跤,两人一同摔在地板上,史蒂夫瞅准机会翻身坐在巴基的腰上,终于握着他的两个手腕将其牢牢摁在地毯里,借着体重压得他完全动弹不得。


“滚开!你他妈重死了!”


巴基瞪眼龇牙,他曲起膝盖去撞史蒂夫的后背,但这攻击没什么效果。史蒂夫不为所动,喘着粗气低头看他,说:“抱歉,我昨晚吃多了。”


他的道歉对局面毫无帮助,巴基涨红着一张俊脸,依旧瞪着他,圆溜溜的眼睛里几条刺眼的血丝,还有些湿润,糅杂着不甘、羞愤、委屈、倔强种种复杂的情绪。史蒂夫被这一双眼睛瞪视着,极其惊恐地发现自己下身某个部位开始充血。


“我马上就滚开,但你要保证不许跑掉、不许打我,我们好好地谈一谈,好吗?”


实际情况是条件也不允许他一直保持着现在的姿势,如果巴基发现他在这种情形下硬了……嘶,那结果不敢设想。


巴基僵硬地点了点头。


“我得承认,一开始我接近你确实是因为发现你就是我儿时的玩伴。”巴基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史蒂夫为难地笑笑继续说下去,“我们十几年没见面了,更糟糕的是你还把我给忘……”


巴基冷冰冰地打断了他:“我不记得这些事,你可能认错了人。”


“那个棒球手套。在那之前我的臆测可以说是主观的,但从看到你的棒球手套收藏时起,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我不清楚这十几年里发生了什么,导致你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当年为了买这个手套,你还卖掉了猫王的一套纪念磁带套盒,也许你的收藏里仍旧独缺‘埃尔维斯乡村’这张专辑。”史蒂夫顿了顿,“况且,你的模样几乎没有变化。”


巴基的表情从冷漠到茫然,再变为迟疑,最后又变为恼怒,他冷笑着说:“那又如何?我全都不记得了。说起来,我应该感谢被我忘掉的那些时光,如果不是它们……”


如果不是它们,他们可能根本不会在球场下有任何交流,更不会一同出海钓鱼,他也不会发现自己无药可救地陷进一段开端荒唐的感情里。


“如果我一直想不起来,那你怎么办?最终丧失耐心抽身而去?”


巴基觉得很可笑,他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和自己较劲,但脑子里一段空白的记忆区域将这两个他割裂开,好像割裂成了两个人。


“我永远都不会抽身而去,我会陪你到最后。”他们面对面盘腿坐着,史蒂夫凑近他,一只手抚上巴基膝盖,认真地说,“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你看,我在温网之后从未追问过你从前的事,倘若不是我们今天的争吵,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提起。除了温网决赛那天,我那时太震惊了,你得理解我啊。”


史蒂夫搭着巴基的膝盖,从下往上看着他的眼睛,像只犯了错乞求原谅的大金毛,眼中带着些委屈又讨好的意味,巴基无力地发现自己有点心软了。其实史蒂夫明明什么错也没有……


“事实上,蒙特利尔赛后我就找心理治疗师和脑科医生咨询过,他们说你的情况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很小,我便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我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旧友才与你结交,那么我知道你记忆恢复的希望很渺茫后就应该放弃、不再与你来往了,对不对?”


他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巴基沉默地垂下头,似乎突然对自己的手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我告诉自己,就当与你重新结识了一次,从陌生人开始,看看我们能走到哪一步。其实我还挺享受这个过程的,你和我记忆中的很不一样。”史蒂夫笑笑,他握住了巴基的手。巴基抬眼看他一眼,哪儿有两个男人会手拉着手说话,史蒂夫却不察觉有什么不对,“小时候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而现在,钓鱼、喝酒、打电游,唉,长大真好。”


他夸张地长叹了一声,巴基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史蒂夫放松地笑说:“而且你哪里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球员,唉,拜你所赐,我又一次冲击温网冠军失败。”


“我只是随便说说,上海大师赛小心点,打得你满地找牙。”

 

巴基的世界排名在美网后上升到第9位,在上海大师赛中,由于排名前八的某位球员退赛,他最终得以第8号种子的身份进入正赛,刚好获得了首轮轮空的资格,也避免了在八分之一决赛前过早地碰到排位较高的对手。


拿到签表后,他先找自己的名字,然后找史蒂夫的,看到两人被分在不同半区,他捧着平板电脑在酒店大床上滚了一圈。不过在完成“打得史蒂夫满地找牙”这个目标之前,他得要先闯入决赛。


给他两连败的索尔奥丁森和史蒂夫一个半区,老对手斯考特朗、山姆威尔逊是他这半区的,总体来看,这份签表还挺正常,没再发生蒙特利尔赛时严重失调的情况。


巴基摸出手机,有两条未读信息在闪,一条来自于史蒂夫,他发了一张自己吃东西的照片,看样子是参加某活动时拍下的,配字“好烫”,还有一个哭脸表情。


巴基把这张照片放大,看得到有一点汤汁漏到了史蒂夫的嘴边。他笑了下,回复“看起来很好吃”。


这半月来两人的短信来往基本上都是这种没营养的对话,有次史蒂夫发了一张他举着断线的球拍的照片,一本正经地声称出于品牌形象,他被球拍赞助商要求销毁有关这把球拍的所有图像,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他给巴基发一张照片作为备份,请他务必好好保存。巴基还真的把这张照片储存下来,和史蒂夫发来的其他照片一起。


第二条短信来自于妈妈,预祝他比赛顺利。


回到纽约后,他同自己的母亲打了两个小时的越洋电话。其实有些问题他上高中时也有想过,比如他怎么会有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这种明显就不像俄罗斯人的名字,那时妈妈给他的解释是他的父亲是美国人。


当他半月前再次提到这个问题时,妈妈沉默了一下,她的沉默让巴基明白史蒂夫所说的就是实情。


“……你14岁的时候,我带你去海边玩,结果你溺水了。救回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连我也差点认不出来。主治医师说你脑部损伤比较严重,最好不要刺激你,让你自己慢慢恢复,虽然恢复的可能性也很小。那时候我和你爸爸刚离婚,生意也遇到了困难,干脆就带你到俄罗斯开始新生活。”


说完,她关心地问巴基怎么想知道这些事,是不是有人刺激他恢复从前的记忆,有没有头疼或者别处不舒服,巴基柔声安慰她,放下电话松了一口气,又莫名地有点惆怅。惆怅的是那些记忆大概真的和他永远说再见了,当史蒂夫喊他巴基或者提到一些旧事时,他的大脑全无反应,没有任何受到震动的感觉,更不会像电影里主人公那样抱着脑袋痛苦地大叫。


他又浏览了一会儿网球相关的新闻,签表刚出便有数篇预测文章发表,博彩公司声势浩大地开了盘,给各位球星开出高低不同的赔率。巴基好奇地点进去看了看,史蒂夫的赔率依然是最低的,自己的赔率竟然也不算高。巴基摸摸下巴,坦然接受了博彩公司对他的肯定。


他是憋着一股劲儿来上海到的,今年还剩余了三项重大赛事,包括上海大师赛在内的两项ATP大师级巡回赛还有11月的ATP年终总决赛。他今年最拿得出手的成绩就只有温网冠军一个,第四季度的三项比赛若能好好发挥,排名上还能更进一步。


正当他头晕眼花地算着排在自己前面的几位球员的积分时,突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巴基跳下床去开门,满腹的疑惑立刻转为惊讶。


“史蒂夫?你怎么来了。”


这位“不速之客”笑呵呵地展示下手里的保温盒,说:“我来给你送这个。”


保温盒里的吃食巴基叫不上名字,史蒂夫称之为灌汤包,巴基认真地跟着史蒂夫模仿了这个词的中文发音,两人发出的音节更像是“干安汤包”,但仍然自我感觉良好地互相夸奖了一番。


保温盒里有5个灌汤包,蘸料餐具也都贴心的准备好了,巴基左手拿着勺子,仔细观察着史蒂夫手上的动作,那两根细竹棍在他手里很是自如。


“这样夹起来,先咬一小口,把里面的汤汁吸出来。”说着他停顿了一下,喝掉了汤汁,“因为汤汁会很烫。不过现在不算烫了,我在路上耽搁了太久。然后再蘸些蘸料,把它整个吃掉。”


一个灌汤包已经进了史蒂夫的肚子,巴基试了两回,第一次戳破了面皮,第二次筷子直接掉在了桌子上。史蒂夫看他沮丧的样子,不忍心地夹起一个包子,用勺子托着,送到巴基的面前。


“来,先咬一小口,不要多咬。”


巴基听话地张嘴咬掉一小块面皮,滋味鲜美的汤汁顺着勺子流到他的口中。果然很好吃。他轻握着史蒂夫握筷举起的手,微微歪着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勺子上残留的汁液。


史蒂夫蘸了蘸料又送到他嘴边,巴基整个吞下,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中竖起了大拇指。


史蒂夫又准备喂他第二只,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放下筷子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巴基看看他的背影,看看保温盒里几只洁白光润的灌汤包,拿起了筷子。他用筷的手法称不上熟稔却也不笨拙,成功地把包子夹起托在勺子上,眯着眼享受地品着满口肉汁香气。

TBC

下一章

评论(20)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