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9(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他们没有返回纽约码头,下午4点时分在纽约长岛上了岸。史蒂夫驾轻就熟地走进码头附近的租车行开出一辆红色皮卡,搬了三分之一的渔获上车,当然包括巴基最为钟爱的那条鲔鱼,剩下的渔获全部留给了保罗。


皮卡在平坦的柏油路上飞驰,巴基坐在副驾驶位,视线时不时瞟过正在开车的男人。他见多了史蒂夫在球场上恣意奔跑挥拍、挥洒汗水的模样,也熟悉他西装革履面带得体微笑向闪光灯招手的画面。


但看看现在的史蒂夫,他被海水打湿的衣物仍有些潮湿,一手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臂随意地搭着车窗沿,耀眼金发肆意翘起,戴着墨镜的脸庞上隐约浮现淡淡的笑意,散发着餍足般的悠闲放松,还有他们的座驾,一辆半旧不新的红皮卡,他与洒脱无畏的西部牛仔仿佛只差了一顶帽子。


这幅画面使巴基心里腾起一种奇妙的陌生感,不是那种让人感受到威胁而想要远离的陌生,而是强烈地激发着他想要好奇走近并一探究竟的冲动。

他的心似乎在一直朝着某个方向陷落,像自由落体一样加快了速度,巴基越来越清晰地察觉到这一点,这种不受控的感觉让他觉得可怖,却又难以自制地战栗。


“在看什么?”


史蒂夫扭过头,对着巴基笑了笑。后者像是被抓到偷吃鱼的猫,若无其事地看向车窗外,说:“我们去哪儿?”


“去找地方住。”史蒂夫的语调轻松,“喜欢海滩吗?”


巴基想起脚底踩进细沙中的柔软触感,俄罗斯并没有太多的海滩。


“喜欢。”


之后两人便没有说话,史蒂夫有时伴着车载音响传出的音乐轻轻哼着,他唱得一般,有时还会走调,不过胜在声音好听。巴基听着歪歪扭扭的音调,用手挡着脸,偷偷地笑出来。


可惜他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对方的眼睛,史蒂夫停下来,带着点委屈问:“有这么难听吗?”


“其实还好。”巴基诚实地说,放下挡住脸的手,大大方方地笑出声,“我只是没想到,你也有不擅长的领域。”


“所以在你的心目中,我是无所不能的吗?”史蒂夫夸张地握拳喊了声“YES”,巴基笑笑却没有接话,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一本地图,“再告诉你一件我不擅长的事,认地图。我们要去加洛斯路19号,帮我看看,有没有走错了。”

 

“到了,就是这里。”


史蒂夫拉好手刹,率先跳下了车。


他们最终还是绕了一点远路。只有一点点,巴基想,觉得责任在自己。


当他发现走岔了街道时皮卡已经开出了5公里远,他本应该在10分钟前提醒史蒂夫左转的。于是他在下个路口指挥史蒂夫转弯,重新选了一条路线奔着目的地驶去。一路上巴基假装无事发生过,也不知道史蒂夫有没有发现自己多绕了一个圈。


加洛斯路19号是栋其貌不扬的现代风格独栋小屋,跟着史蒂夫走进门,巴基不由得眼前一亮。


从房间西侧的落地窗望去,小屋后门通向一片无人的海滩。此时夕阳悬在海平面上,落日余晖之下的细沙还有整个海面都笼着一层温馨的橘红色,潮水好像正在退去,沙滩上留下一道道逶迤的弧线。


他看着红日一点点消失在海平面下,等回过神时,却发现史蒂夫不见了踪影。


“……后天吧,我去你那里。……可是我星期四就要走了。……”二层的某个房间里隐约传来讲话的声音,巴基犹豫地停驻了脚步,听到史蒂夫无奈地叹口气,说,“……明天?好吧好吧。……我也爱你。”


女朋友吗?


巴基的心沉了一沉,还没等他细想,史蒂夫已经拉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口神色有异的巴基,他怔了一下,问:“怎么了?饿了么?”


“没有。”巴基简短地回答。


他们一同往楼下走去,巴基看着各种极简风格的壁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当史蒂夫又拨了几个电话,巴基不禁竖着耳朵听着对方的交谈,一个是给经纪人娜塔莎的,一个好像是打给餐厅的,一个打给了房主,没有任何他想要得到的信息。


巴基突然开始想象着史蒂夫与女友站在一处的画面,他脑海里并没有这位女士确切的模样,只知道她必然是妩媚动人又身材火辣的。不过徒有好皮囊大概是无法吸引史蒂夫罗杰斯这样的男人,她一定还有聪明的头脑,经营着自己事业,有广泛丰富又与史蒂夫重合度极高的兴趣爱好。


她会出现在史蒂夫的球员包厢里,还有其他重要的场合,最重要的肯定就是婚礼了。史蒂夫的婚礼百分百会受到全世界的瞩目,不过巴基猜测他会喜欢低调一点的。然后他们还会有孩子,她会抱着他们的小孩在包厢里观战,当史蒂夫赢得比赛时,就握着胖乎乎的小手向他或者她的爸爸招手。


这些画面越来越具象,当她撅着嫣红的嘴唇在史蒂夫脸上吧嗒亲了一口时,巴基突然紧闭着眼疯狂地甩了甩头,好像这样就能把这位女郎从他脑子里甩出去。


他好像完了。


当他疲惫地睁开眼睛,正对着他的脸,史蒂夫关切的面庞撞进他视线中,纵使对方面容称得上毫无挑剔的英俊,巴基依旧被吓得大叫了一声。


史蒂夫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摸了摸他的后颈,无辜地问:“你怎么了?我来叫你吃晚餐,你却一直在摇头。睡着做噩梦了吗?”


抚弄他后颈的大手温暖而干燥,巴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叹道:“做了个梦,怪吓人的。”


见他已经缓过神来,史蒂夫开玩笑地说他怎么这么大的人还会被梦吓到,巴基心里想“你知道个屁”,踢开压着脚的沙子,把自己从微凉的沙坑里刨出来,借着对方伸来的手臂站起身。


当日的晚餐是烟熏金枪鱼佐奶油蘑菇、意式蛤蜊浓汤、白兰地甜虾沙拉、炙烤三文鱼配八角汁、海鲜茄汁炒意大利面,厨师大概已功成身退了,在开放式厨房明亮但不刺眼的灯光下,每道菜看起来都令人食指大动。两人也不拘泥于用餐顺序,就在大理石料理台旁享用了这桌足以摆进高级餐厅的晚餐。


“那么,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餐间巴基情绪不高,史蒂夫敏感地察觉到了,一直在努力地逗他说话。


“先去迈阿密训练半月,然后参加上海大师赛。”巴基喝了口蛤蜊浓汤,在心里为厨师的手艺赞叹一声,随口问,“你呢?”


“去参加戴维斯杯半决赛,对手是加拿大队,场地定在多伦多,他们的主场。”


戴维斯杯是国家网球队之间的比赛,奖金几乎为零,纯粹是为了国家荣誉而战,史蒂夫作为美国国家队队长,去年刚刚带领队伍赢得这座银质奖杯。


俄罗斯网球界人才凋零,因而早早地就出了局,对于其他国家的比赛结果巴基也不算关注,此刻努力回想了一下,才说:“你们美国职业网球协会竟然没有想办法把场地定在自己的城市,是太自信了吗?”


史蒂夫有些分不清巴基是在讽刺美国一向霸道的行事作风,还是在承认美国网球队实力不俗,如果是后者,史蒂夫自己也没法谦虚了,山姆威尔逊、斯考特朗还有他,即便三人中有一人当天梦游,其余两人也足有能力把美国队带进决赛。


“我星期四就要飞多伦多。明天早上我们去礁岩边钓鱼,和船钓有所不同但也很有趣,然后我们午后坐游艇回纽约。可惜时间安排得有些紧,不然还可以去长岛南边逛一逛,只能等下次了。”史蒂夫抱歉地说。


“我今天已经玩得很开心了,谢谢。有个你这样的朋友真好。”巴基一边用叉子搅着意面一边说,他低着头,看不到史蒂夫眼中陡然燃起的光亮,又状似随意地问,“你明天急着回去,是去见什么人吗?”


“去见妈妈。我在家门口比赛时,她在南非度假。现在比赛比完了,她又坚持要我去她家里多住几天。”史蒂夫笑着说,“算起来也有半年多没见了。”


原来是妈妈。


闷塞的心结一瞬间被解开,畅快的感觉让巴基想要跳起来,他举起酒杯来抑制住这冲动,也不知道自己想敬谁,为什么要敬,只是笑着说:“帮我向罗杰斯太太问好。”

 

夜晚,巴基躺在空调被里准备入睡时才恍然发觉自己高兴得太早了。他只知道史蒂夫明天着急去见的人不是女友而是妈妈,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不是单身。


多蠢啊,巴恩斯。明明晚餐时只要多问一句便能得到答案,现在却还要再想一个不觉突兀的方式重新提起。


厚重的窗帘遮挡了星光,房间里一片漆黑,他在手机浏览器的搜索栏中输入了“史蒂夫罗杰斯女友”三个词,发现没有任何一条新闻指出有哪位幸运儿能以现世界第一正牌女友的身份自居。


北美体育周刊倒是发表过一篇文章,堂堂体育杂志极其八卦地讨论起了史蒂夫罗杰斯与美国女子网球队队员的莎伦卡特约会的可能性。作者还列举了十条他们应该在一起的理由,巴基一条条地看过去,觉得这些理由全部荒谬至极。


巴基前几年有过两段短暂的恋情,最后当然是无疾而终,那时的他,甚至于半年前的他都无法想象到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位同性心动,虽然为史蒂夫罗杰斯这样的人变弯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那许多经意或者不经意的碰触,酒店里那段手臂肌肉按摩,甲板上那些谈不上拥抱的拥抱,心悸的好像只有他自己一人,史蒂夫永远是那副正直的模样,正直到好像自作多情地猜测对方是否心有遐念都让他心生罪过。


这实在是不算安宁的一晚,当史蒂夫第二天看到巴基两个明显的黑眼圈时,着实惊了一下,连忙问他是不是因为房间或者床铺的原因没有休息好。


巴基戴上墨镜,小屋的房间很好,床铺很软,连窗外传来的海浪声都让人感到舒服,不过昨晚的他无心享受。


他不停地回想着温网决赛那天的史蒂夫,想他执着地喊自己“巴基”这个名字,虽然现在史蒂夫绝口不提那几次尴尬的对话,对他的称呼也变成了“詹姆斯”,但他不知道史蒂夫内心是不是还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旧友。


或者说,对方根本就是认定了他就是自己的旧友才会亲近,他像是一个中转站,或者是连接线,承载着史蒂夫对旧友的感情,而这些感情的终端全部都属于史蒂夫心中的“巴基”。


这个认知让他浑身发抖。


“我们回纽约吧,租一艘慢一点的船。”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也许在路上你可以给我讲讲‘巴基’的事。”

TBC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