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8(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Chapter 01 02 03 04 05 06 07

这章的主题是,钓鱼……

默默看了看我的题目……网球AU……


正文:

“詹姆斯巴恩斯!你又喝酒了!”朗姆洛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我的美网已经结束了,喝点酒有什么大不了的。”巴基把电话拿远一些,懒洋洋地说道。


“别骗我,酒店房间里提供的拉菲,你在开赛前开了一瓶,我他妈查了酒店账单!”回应他的谎言的是更高声的怒吼,巴基敷衍地承认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潜台词传达得无比清晰。


朗姆洛确实不能拿他怎么样,很快地就以“海面上信号不好”为由被挂断了电话。


“看来你的经纪人管你管得很严。”


“他管他的,听不听在我。”巴基把手机调整为飞行模式,塞到了背包的防水层里。


史蒂夫半倚着船舷,看着他把背包甩到船舱的角落里,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架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们租来的小型渔船在大西洋的海面上行驶,略有颠簸,不过尚可忍受。充裕的日光照映下,微咸的海风吹得人慵懒惬意。巴基戴上太阳镜,放松地伸了个懒腰,倚着船舷微微探出身,跃跃欲试地盯着被船身划开一道道波浪的海面。


“还没有到。”他微弯的唇角透出一丝期待,史蒂夫笑着解释,“还有大概30公里才会接近大西洋的峡谷地带,那边是鲔鱼、黑海鲈的最佳垂钓点,也许还能钓到鲨鱼。”


巴基小声地惊叹,他不禁想象海鱼破水而出的画面,脸上雀跃的表情更甚。潮湿海风吹得他略长的发丝胡乱飞舞,他干脆把头发扎成一个小啾啾,露出干净的脸庞。


一只白色海鸥落在船尾梳理着羽毛,难听地叫了一声后扑棱着翅膀飞走,两人的视线不由自主跟着那个小白点,直到它消失不见才扭过头,隔着墨镜相视一笑。


史蒂夫无法控制他的笑容,猜想自己的模样一定傻里傻气的,比起新鲜热乎的美网冠军,和巴基一同出海钓鱼更让他兴奋。如果这心思被其他球员知道,一定会说他狂妄,不过有什么办法,今年的大满贯冠军他已经得到了三个,却始终只有一个巴基。


唯有肤浅的金钱才能表达出他对娜塔莎的真挚谢意,虽然她为史蒂夫订下这家酒店也许只是无心之举。当他向自己天才的经纪人双手奉上限量版的爱马仕磨砂鳄鱼皮铂金包时,娜塔莎扬了扬眉,而克林特紧张兮兮地不断在两人间看来看去。


史蒂夫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克林特小声和娜塔莎说着什么,被娜塔莎一巴掌拍了后脑勺,委屈地不再吱声。


总之,整届美网之旅都堪称完美,史蒂夫连挑强尼斯托姆、山姆威尔逊等好手,一盘未失以恐怖的战绩杀进决赛,碰上了半决赛被巴基耗到几乎灯枯油尽的索尔奥丁森。巴基和索尔这场半决赛打了足足5个小时,以决胜盘13比11的局分创造了本赛季最长赛时的记录,虽然索尔艰难取胜,但付出的代价也足够高昂。


索尔经纪人洛基的“索尔是体力不支才输掉比赛”的言论淹没在媒体对美网三冠王史蒂夫铺天盖地的赞美中,但史蒂夫没有理会任何一方,他急匆匆地参加完赛后发布会、庆祝酒宴,把其他杂七杂八的拍摄活动全部推后,跟娜塔莎打了招呼,第二天天还蒙蒙亮就敲开巴基的房间门,两人直奔纽约码头,驾船出海。

 

“先涂防晒,被晒伤就糟糕了。”

史蒂夫抛给巴基一瓶防晒霜,海上日照毒辣,而两人都穿着轻便的短T恤和短裤。巴基将白色乳霜挤到手上,往手臂、腿部、脖颈等暴露在外的皮肤上均匀涂抹着。这时史蒂夫已经搬出了渔具箱子,他好奇地围上去,鱼钩、鱼线、鱼漂一应俱全,还有许多巴基叫不上名字的用具。


“史蒂夫,看不出来,你对海钓也很有一套。”


两周的美网赛事过去,两人已经熟稔到直呼名字,史蒂夫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酒店里两人的房间不过几步远,他时常上门“骚扰”但也不见巴基有所不耐,赛程第一周的某天晚上,两人还打起了电游。


“还行吧,只是随便玩玩。”史蒂夫笑着说,把钓竿拿出支到一边,他们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渔船渐渐减速,同行的渔船主人保罗跳出驾驶位和史蒂夫一起把船锚丢进水里,听到他谦虚的话,保罗大笑说:“什么是还行?12年纽约户外钓鱼大奖赛的第四名只是‘还行’的水平?”


史蒂夫接收到巴基满含钦佩的目光,暗自得意,掩饰般地推了推墨镜镜架,说:“过去好几年,这些时间忙着比赛,我的渔具都荒废了。”


保罗嗤笑一声,搬出一个不大的方形箱子,巴基探头一看,箱子蒙着层细纱布,里面盛着干净海水,不足10厘米的活虾挤在一起,个个活蹦乱跳。不用猜,这肯定就是他们的鱼饵了。


“钓过鱼吗?”史蒂夫问。


“钓过淡水鱼。”巴基颇有兴趣看着保罗把活虾捞出,装进虾篓扎到海水里,直到史蒂夫往他手里塞了一根鱼竿,“一直听说海水鱼很凶猛,可惜没有机会来试试。”


“是非常凶猛,基本上见钩就咬。我们用的鱼饵是白虾,很多海水鱼都喜欢吃。所以钓鱼时你一定要稳住身体重心,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拖到海中。”史蒂夫认真地说,转而一笑,“不过不必怕,不管多大的浪,我都会跳下去救你的。”


最后一句话他压低了声音,巴基猝不及防愣了一愣,叫道:“谁会怕了?快来教我抛竿,我今晚要吃海鲜大餐!”


“巴恩斯先生,你还没有挂鱼饵呢!”


保罗听闻,抛过来两只活虾,巴基涨红了脸,史蒂夫憋住笑,握着他的手教他如何挂虾上钩。他们挂饵的方式很有技巧,鱼钩穿过白虾眼角的后钩额刺基部,巴基松开手时,被当作鱼饵的虾在鱼线底端扑腾,依旧鲜活。


“来,两脚分开,身体重心偏至左脚。”挂好钩,史蒂夫站到巴基身后,以几乎将他环进怀里的姿势和他一起握着鱼竿和鱼线,一边解说着,“左手握着鱼线,右手握竿,这样,右手挥竿,左手将线坠抛出。”


鱼坠“嗖”地飞出去,落在不远处的海面上。


巴基一动不敢动,史蒂夫的手覆在他的手上,胳膊贴着胳膊,后背挨着前胸,他希望自己的心跳不要太明显到让人发现。不过这姿势并没有维持多久,巴基突然感到有什么拽了他一下,赶忙握紧鱼竿。


“史、史蒂夫,是不是有鱼了!”


史蒂夫已经握着他的手溜着竿,不时转动着绕线,过了几分钟,在巴基殷切的注视下,一尾个头不大的黑海鲈挣扎着被拽出水面。快接近渔船时,保罗用渔网把它捞了上来。


巴基迫不及待地用手去抓那尾海鲈,脸上散发着兴奋的光彩。史蒂夫满足地看着他开怀的样子,说:“祝贺你,你的第一只海钓渔获。”

 

他们一直在不停地抛竿,几乎次次都被咬竿,但并不是每次都能有所收获。渔获里大多是黑鲈,还有带鱼、黄鱼等,大大小小地堆在船底。


海钓是项与大海搏击的运动,渔船的三个男人个个强健,尤其是史蒂夫。他把短袖衫的袖子撸到肩膀上,露出整条强壮手臂,海水汗水在日光照耀下仿佛给皮肤镀上层晶莹的蜡,充满力量的美感。


“詹姆斯,拿渔网和木槌来。”


“哟呵,这宝贝真带劲儿。”保罗咬着牙说,大概是有条大鱼咬了钩,让他收线十分费劲,史蒂夫帮忙稳住竿,他们周旋与这位难缠的对手周旋了半个小时,现在快要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终于一条体积十分可观的旗鱼被拖出水面,史蒂夫瞄准时机,拿木槌狠狠地敲击它的头部,当挣扎停止时,巴基用渔网套住,和史蒂夫合力把它抬了上来。


“好大!”

巴基惊叹,这条旗鱼大概有20余公斤,和他肥硕的身躯一比,之前那些海鲈、带鱼全都不够看了。


史蒂夫笑笑,和保罗耳语几句,后者跳上驾驶室,拉起船锚,启动了发动机。


“我们换个地方,去钓点更大的。”史蒂夫招呼着巴基和他坐在一起,踢了踢脚边昏死的旗鱼,搭着肩笑说。


保罗是位经验丰富的船长,当渔船驶出了一段距离,他突然叫史蒂夫的名字,对方立即应一声,巴基也跟着他握着鱼竿站了起来。


史蒂夫给巴基的鱼钩挂好饵,神情有些严肃,说:“我们找到了鲔鱼群,这种鱼游速很快,力气也大,如果体型大的鲔鱼咬钩,最少也要1个小时才能把它拉上船。所以,不要急着转绕线,听我指挥。还有就是,答应我,如果支撑不住就放手,安全第一位。”


巴基点点头,他们是来玩的,怎么能因为钓鱼受了伤影响竞技状态。


抛了竿,十几分钟过去,鱼漂却毫无反应,就在他以为鱼饵跑掉而神经略有松懈时,一股大力突然拉的他一踉跄。史蒂夫及时地抱住他的腰稳住重心,叫道:“上钩了!”


还是个大家伙!


巴基暗暗想,卯足了劲要和它死磕一番。他按照史蒂夫的指示左右引竿溜着鲔鱼,弹性极佳的鱼竿弯成弓形,这条倔强的大家伙时不时试图大力逃窜,巴基牢牢握住鱼竿,顺着它的逃窜力度放线,当它泄气时又转动绕线。


史蒂夫始终站在他旁边,像要塞依傍着山脉,让巴基觉得可靠稳当。钓大鱼是个比谁更有耐心更有韧性的活儿,他双手握着他的,整整一个半小时,当巴基有些泄力时,便代替他操控着鱼竿牵溜,耗着鲔鱼的力气。


巴基已经满头大汗,鲔鱼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整条鱼身都露了出来。史蒂夫把搭钩尖部插入鱼鳃,巴基丢掉鱼竿,两个人合力将他拉上了船。


鱼身刚越过船舷,巴基便急不可耐地双手去抱他的战利品,本已奄奄一息的鲔鱼突然大幅挣动起来。


“小心!”


史蒂夫喊了一声但无济于事,他抱着巴基,巴基抱着鱼,两人一鱼摔在甲板上,他自己被垫在最下面,被压得岔了口气。


他赶紧摸过榔头,用力砸了几下,这条40多公斤鲔鱼终于再无力抵抗。史蒂夫松开榔头,巴基已经抱着鱼从他身上滚了下去。


史蒂夫喘了会儿气,坐起来,身边的巴基依旧没有放开怀里滑溜溜湿漉漉的大鱼,他的衣服湿了大片,墨镜也在方才的混乱中歪向一边,却异常激动地大声笑着,像是中了头奖。


“史蒂夫!好大的鱼!快帮我拍张照片!”


史蒂夫连声答应,他拿出防水袋里的手机,定格了这一画面。


蓝天、海面、白色的船舷、绽放着明朗笑意的巴基,还有他手中肥美的鲔鱼。


一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从四面八方涌进来,把史蒂夫的心填得满满当当,感觉这才是他今天出海最大的收获。

TBC

下一章

评论(33)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