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7(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Chapter 01 


相比起群星汇聚的蒙特利尔大师赛,今年的辛辛那提赛就相对逊色些许。球员和观众在意的是输赢,而门票进账和广告赞助却是赛事主办方最为关注的。


也许是托蒙特利尔赛早早出局从而备战充裕的福,也可能是之前签运坏到极点后触底转运,巴基的辛辛那提之旅倒是颇为顺畅,四分之一决赛挑落新秀强尼斯托姆,一路杀进四强。


虽然半决赛1比2不敌“雷神”索尔奥丁森,但以四强结束这届辛辛那提赛的征程,也算是交上份合格的答卷。


然而巴基的教练亚历山大皮尔斯对他这两站大师赛的成绩很是不满意,他没有很直白严厉地指责什么,但从蒙特利尔赛后逐渐加大的训练量来看,巴基感受到了来自教练的很明显的压力。


“外角平击。”


球网旁的空地上支着遮阳伞,皮尔斯坐在伞下的折叠椅上,当巴基做出发球动作,并把网球抛高到头顶时,他突然下达指令。巴基听闻,手腕发力操控着球拍方向,按照教练的指示向着外角方向击球。


朗姆洛在场边叫了声好,但他基本上什么也不懂,有时来旁观训练也不过是来看个热闹。


巴基和皮尔斯谁也没有理他,他自觉没趣,便打发训练场的球童去取些饮料和水果。功能性饮料和香蕉是给运动员准备的,皮尔斯惯喝的是意大利浓缩。


朗姆洛回头看了一眼,这位教练在烈日当头的训练场上依旧身着西服三件套,半白的短发梳得一丝不苟,沧桑却不显苍老。且不论执教能力,单就个人品味来说,朗姆洛认为皮尔斯绝对超其他短衫配裤衩的教练一大截。


“外角侧旋。”


巴基低吼一声,小球带着旋转往外角飞去。


皮尔斯面无表情,巴基知道他这是满意的意思,于是又从球筐中摸出一球,走到另一边的发球线后。


“追身侧旋。”


巴基的手腕别扭地扭了一下,小球往半场中央飞去,但旋转略显不足。


他正在进行的是发球的欺骗性训练,教练皮尔斯事先并不告诉他要发向什么位置要什么旋转,当巴基把球抛到空中时,才突然发出指令,全依靠手臂带动拍面调整来改变球路。虽然辛苦但切实有效。


他悄悄瞄了眼球筐,里面只剩几个球了,这意味着他今天的训练也快要结束。发球练习通常都安排在最后,巴基此时已经感觉非常疲惫,他只想放松地泡个冰浴,待紧绷的肌肉被按摩师揉舒坦后再钻进舒服的空调被里。


“停。”球筐终于见底时,皮尔斯开口,“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明天会加强正手上旋球的训练,我认为这对克制罗杰斯的反手有效。”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往场外走去,朗姆洛看着他的背影感叹:“真是看不出来谁才是被顾聘的那个。”


巴基自顾自地整理网球包,直到被朗姆洛用手肘顶了下才回道:“皮尔斯先生一贯如此,从我还没转职业前就开始合作了,习惯就好。”


“合作?看他的态度,我还以为你欠了他钱。”


是欠过,不过已经还清了。


巴基背起网球包,手里还提着一个,边走边说:“你打抱不平什么,看得出你很崇拜他。”


“别把形容8岁小男孩的词用在我身上!”在巴基怀疑的目光下,朗姆洛改口,“好吧,皮尔斯先生看起来确实很酷,那种上位者的感觉,你懂的,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巴基丢下一句“我不懂”走出球场大门,朗姆洛还在追问:“他从前是做什么的?”


“从前是职业网球运动员,成绩一般,退役后做了几年网球杂志主编,后来经营过一家网球学校,现在当教练。”


朗姆洛赞叹一声,笑说:“期待你在他的指导下取代罗杰斯,登上世界第一的那天。”


教练、经纪人一个个的都对史蒂夫罗杰斯如此执着。巴基面色古怪地说:“你不如把训练场周围都挂满罗杰斯的照片,好时时刻刻提醒我有这么一位对手等我去打败。”


他发现朗姆洛真的在思考这做法的可行性,于是扭头就走,朗姆洛在身后挥手喊道:“好好休息,别吃奇怪的东西,别喝咖啡,不许喝酒!”


巴基停下脚步,说:“你知道我只是聘请你做我的经纪人吧?”


“知道啊。”


“所以我没打算付你当保姆的那份工资。”


巴基说完就钻进了车里,留朗姆洛站在原地咒骂。

 

从按摩师处回来时,巴基突然在酒店走廊上看到了他教练和经纪人都念念不忘的人。


他还在发愣,对方也看到了他,脸上浮现出惊喜的神色,和同行朋友交代了几句便快步走了过来。


“巴恩斯先生,好巧。”


是啊,好巧。

巴基愣愣地想,问道:“你住在这家酒店吗?”


他知道史蒂夫几月前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掷千金置办了一栋豪宅,某著名网球杂志上月大篇幅爆料了此事。只是美国网球公开赛举办地正是纽约,开赛在即,他怎么不在自家住?


“是的。你也住在这里吗?”


巴基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的房门,在史蒂夫热情期待的注视下掏出了房卡。


“嗯,进来坐坐吗?”

“乐意至极。”


巴基住的是一间套房,外面是宽敞明亮的会客厅,内里是卧室和浴室,落地窗外连接到一个露台,夜风从打开的门吹进房间,给人带来一丝凉意。从29楼望下去,车水马龙的街道和灯火通明的楼宇都是绝佳的光景。


“喝点什么吗?”蹲在迷你冰箱前翻找的巴基扬声问。酒店所提供的饮料品种不少,各种酒类、咖啡、果汁,巴基拿出一瓶红酒看了看标签,不舍地把它放了回去,可惜大多数他们都不能喝。


“水就好,谢谢。”史蒂夫回道,他目光落在巴基因下蹲姿势而露出的一小截后腰上,那里腰线过于好看,他欣赏地瞧了几眼,说,“小心着凉。”


他提醒着,伸出手想帮对方把T恤下摆往下拽一拽,然而巴基突然起身,微凉的手指与光裸的肌肤碰到一起,巴基立刻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反射性地往旁边躲去。


“诶诶?慢点慢点……”


史蒂夫实在是低估了对方身为运动员的平衡感和柔韧度,看巴基炸毛般的躲闪动作还以为他要摔倒,眨眼间一只手臂已经伸了出去,牢牢地揽住他的腰。


能挥打出时速160公里正拍回球的手臂正稳稳地抵在身后,巴基本能地睁大眼睛,脑中一片茫然。


“抱歉抱歉,是我鲁莽了。”


史蒂夫放开手,连声道歉。巴基好似还在迷茫之中,垂着眼说没事,往他手里塞了一瓶矿泉水,自己先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史蒂夫握着塑料瓶坐在他的旁边,便听巴基问道:“没想到你会住酒店。”


“家里还在装修,不方便。”史蒂夫笑笑,他一周前向娜塔莎抱怨过装修公司把工期拖得过长,现在反而想感谢他们的低效率了。


巴基哦了一声,顿了顿,又说:“还没恭喜你赢得蒙特利尔赛冠军,我看了决赛转播,特查拉是位难缠的对手,他很聪明。”


史蒂夫想起那场艰苦的胜利,苦笑道:“没错,他发挥得很好,真庆幸赢得是我。”


两人又聊了几句,内容无外乎网球和比赛,虽然并无尴尬,但史蒂夫不免有些心焦,尤其当他突然意识到两人谈话间似乎是巴基一直在寻找话题。


他不想他们的聊天内容仅限于此,虽然现在这样说有些可笑,可他想走进巴基的生活,像小时候那样,无话不谈。


突然,他的注意力被壁橱内的一只棒球手套吸引过去,史蒂夫惊讶地站起身,凑到壁橱前仔细看着。


“咦?这个棒球手套……德瑞克基特?”


“德瑞克基特同款,上面还有他的签名。这个手套是我的幸运物,我去哪儿比赛都会带着它。”巴基也走过来,从壁橱里取出手套,带着骄傲给史蒂夫展示着。


史蒂夫惊讶地说不出话,他接过棒球手套,认真看着上面的签名,确认这就是他想的那只手套,问:“你……你什么时候得到它的?”


“很久了,久的我都不记得了。”巴基感叹地说,“都忘了我是怎么得到这只手套的。”


史蒂夫记得。他和巴基翘了一天的训练,从网球学校偷偷跑出去。两个小孩没有钱去看偶像的比赛,东拼西凑地买了一只同款的棒球手套。两人埋伏在德瑞克基特必经的道路旁,基特出现时瘦小的史蒂夫被疯狂的女粉丝们挤出了队伍,一个狗啃泥摔在了基特面前。虽然在偶像面前丢了面子,回学校还吃了禁闭,但史蒂夫觉得基特的签名可以补偿以上所有。


没想到时隔多年又一次见到了这只手套。史蒂夫一时感慨万千。


“我很喜欢基特,小时候几乎会看他的每一场比赛,我是说电视转播。很可惜他前年退役了。”

“要不要戴上手套?”

“好。”

 

巴基迷茫地眨眨眼,还没搞清楚眼前情景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晚上8点多,史蒂夫还逗留在他的套房里,两人从德瑞克基特聊到去年的美国职业棒球联盟决赛,聊到某个天赋过人的棒球游击手令人扼腕的伤病,话题一转又聊到肘关节的健康保养上。


当史蒂夫半抬起手,笑着说自己和理疗师布鲁斯班纳偷学了两手,问他要不要试试看时,巴基只犹豫了一下,便把左臂伸了出去。


他是网坛并不多见的左手持拍球员,左手将的优劣势几乎是运动界永恒的话题,但就巴基本人体会,他除了在二区发外角发球占有些许优势,左手握拍并不对其他方面有何影响,除了他左臂比右臂更健壮一些,肌肉群的负荷更大一些。


不过,史蒂夫的手艺还不错,巴基迷迷糊糊地想,感觉着自己左臂每一块肌肉好像都舒服得在大声叹息。只是现役世界第一坐在他面前专心致志地按摩着他的手臂,这画面未免太过不真实。


也不知道史蒂夫有没有给自己的手臂买过保险。巴基呆呆望着史蒂夫手上的动作胡思乱想着。他持拍的右臂非常粗壮,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保持着当今最快正手球速记录。他还有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因长期握拍手指根部处还有拇指指腹覆着一层厚茧,茧子和手腕皮肤摩擦,巴基缓缓吐出一口气,压抑下心里突然的悸动,挣了挣把手臂收了回来。


“怎么样?”史蒂夫甩甩手,笑着问。


“……挺好的。”巴基低声说,他不自然地抬头,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处。


史蒂夫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一片关切热心的神色,正常又随意,反而显得他自己的心跳快得突兀。

TBC

下一章

评论(2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