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6(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Chapter 01 


正文:

局分2比2后,两人终于结束了这种互破发球局的诡异局面,稳扎稳打地以保住自己发球局为第一目标。由于发球质量的提升,比赛速度陡然加快,有惊无险地又过了7局,第一盘逐渐来到盘末阶段。

全场寂静,小球一下一下碰击着地面发出砰砰响声,像是某种鼓点,或者倒计时,让人更生出一种紧迫感。

史蒂夫身后的LED显示屏上亮着两人的比分,5比6,Ad:40,巴基暂时领先,他在史蒂夫的发球局里拿到了自己的盘点。若能赢下这一分,他便能破掉对手的发球局,将第一盘的局分永远地锁定7:5。

史蒂夫高高抛起球,他面色如常,全场观众却霎时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平分!”

裁判无感情地报着分,观众席倒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史蒂夫包厢里的众人因这记发球直接得分短暂地舒了口气,巴基的支持者则惋惜地叹气。

他本人倒不觉得懊恼,他若是因自己失误失掉破发点确实可惜,只是对方这记平击发球又快又重,他并没有什么发挥的空间,只得借力挡回去,却出了边界。

史蒂夫依靠发球又下一分,和刚才那记舍弃角度全拼速度的发球不同,他这回精确地打在外角边线上,小球落地后带着旋转往外侧拐了点弯,蹭着巴基球拍的边框飞出了场地。

局势的天平反向倾斜,比赛来到局点,再赢下一分,他就能拿下这一局,同时将第一盘比赛拖入充满悬念的抢七局。

史蒂夫的接发和底线水平过于突出,有时反倒让人遗忘了他的发球也是那样的强劲,是关键时刻的保命武器。只是这一次巴基不甘于让他凭借发球直得连下三分,终于将球回到了场内。

对待这关键的一分,两人都处理得极为谨慎,在底线互相僵持了几拍,幸运女神似乎随性地拨动了一下天平,变故突然发生。

史蒂夫的回球擦网而过,巴基心里一紧,赶忙迎上,被动地来到网前。打了一发运气球的史蒂夫没好意思再占便宜,不好不坏地将球击回,巴基毫不客气,斜线球打对方左边场地。

但史蒂夫已预料到球路方向,一击不成巴基又攻另一边,史蒂夫在跑动中正拍一拉,小球被高高吊起,划过一道抛物线,越过头顶直直向底线位置落去。

巴基见状转身往底线跑,小球下落的速度很快,来不及再转身,便不得已秀了一记胯下击球。他在观众的惊叹声中回头,湖绿色的瞳孔猝然放大,映出对面金发男人在球网前的身影。

攻防顿时逆转。

“Game 罗杰斯,6比6平!”

抢七!

所有观众心里都蹦出这样的念头,他们脸上或兴奋或焦虑或担忧,相比而言,两位面无表情走向休息区的球员仿佛是局外人一般。

 

这场八强赛的最终比分定格在7比6、6比4,盘分2比0,从比分上倒是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场持续了2小时34分钟的鏖战。

落败的巴恩斯在史蒂夫的发球胜赛局逼出了5个破发点,也挽救了4个赛点,全场都疯了,裁判不得不数次提醒观众坐好并保持安静。最终史蒂夫在第5个赛点时成功兑现,艰难保发,也赢下这场比赛的胜利。

当巴基最后一个回球挂网时,史蒂夫少见地大吼一声,他任球拍脱手,举起右拳用力地挥了一下,沸腾的欢呼声从四面八方涌到赛场上,几乎压过了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声音。

史蒂夫感觉自己很久都没有如此激动,心脏像是要爆炸般地跳动着,他想要大吼,他也这样做了,回应他的是观众们更为疯狂的呼喊声。

当他在球网前和巴基互相轻拥致意,扶上对方汗湿的后背时,心跳突突地震着他的手掌,史蒂夫心中一动,突然握住巴基的左手。巴基还来不及惊讶,自己的手便被他的对手高高交握着举过头顶。

是的,竞技体育总有输赢,却没有失败者。

掌声和呼声瞬间如更高的浪潮将两人淹没。

巴基转头去看史蒂夫,一片喝彩和纷杂的背景中,他的鬓角还挂着细碎汗珠,眼睛亮晶晶的,比蒙特利尔下午3点的日光还要耀眼。

 

“恭喜你的晋级。”

“敬我们。”

两支玻璃杯清脆地碰了一下,巴基喝的是伏特加,而史蒂夫杯中则是一片幼稚的橙黄色。

他在球员更衣室头脑一热地提议赛后喝一杯,巴基竟然也答应了。但坐在下榻酒店的酒吧吧台前时史蒂夫才想起明日还有一场比赛,于是在对方好笑的目光中,他尴尬地向酒保要了一杯橙汁。

“抱歉,明明我提议的喝一杯,结果自己却点了杯果汁。”

巴基笑了下,说:“我会记在账上的,下次补回来。”

史蒂夫意外得到一个“下次”的承诺,又听巴基补充道:“而且,我来点酒。”

他怎么会说不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使得巴基对他的态度软化许多,但史蒂夫对此不能更加欣喜愉悦了。

“那么,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史蒂夫喜滋滋地抿了一口橙汁,笑着问。

“去辛辛那提参加西南财团大师赛,然后就是美网了。”巴基低头用手指摩挲着玻璃杯的花纹,带着些玩笑意味说,“这么看来,今天输给你也不算坏事,至少我可以多休息几天。”

包括蒙特利尔大师赛和辛辛那提大师赛在内的几项美网系列赛安排得较为紧密,同时参加两项ATP1000大师系列赛对球员的体力是很大的考验,史蒂夫今年就只选择了蒙特利尔赛作为美网热身。

“你的赛程安排得很紧张。”

“是啊。”巴基叹气,一饮而尽后又要了一杯酒,“为了积分排名,如果总是这么早碰到种子球员,我可受不了。你瞧那边。”

一个戴着黑帽的年轻人举着相机藏在酒吧门口的花盆后,史蒂夫猜测大概是狗仔之类的,他看了眼酒保,酒保知趣地和服务员耳语几句,这位年轻人被不情愿地请了出去。

“还好有你在,不然我大概会被写成‘遗憾落败借酒消愁’什么的。”巴基笑着收回目光,举起酒杯,“敬你,为了我能逃过一劫。”

两个人煞有介事地碰了下杯,史蒂夫见他又干掉了一杯酒,招手叫酒保来添满。看着巴基伸出一点舌尖舔掉唇边的酒渍,他由衷地赞叹:“你的酒量真好。”

“这是当然,我来自俄罗斯,一点酒精算得了什么。”巴基自得地说,又露出遗憾的表情,“可惜为了比赛经常会禁酒。”

不,你明明是美国人,我们都来自美国。

史蒂夫在心里反驳,脸上却仍挂着笑意,安慰说:“好在今年赛季就剩下两个多月了。”

“是啊,赛季结束后就可以放松了一些了。”巴基又开心起来,他恋恋不舍地晃着酒杯,说,“这是最后一杯了。酒什么时候都有,我的职业寿命却只有几年。”

说到职业寿命,史蒂夫不免微微皱眉,他想起巴基那充满欺骗性的发球还有切削。但不得不说尽管手腕承受压力较大,他的这些武器确实十分有效。

若问是否愿意用两年的职业寿命换世界第一或者大满贯冠军,相信每个运动员心里都有自己的计较。史蒂夫自问和巴基还没有亲近到可以互相透露职业规划的地步,干脆话锋一转,聊起了蒙特利尔城市的风土人情。

两周过去,他已经清醒理智了许多。纵然他记得那些珍贵记忆,但那又算什么。在巴基眼中,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只知名字的陌生人而已,何必以过去为挟步步紧逼惹人不快?

还不如,就当史蒂夫罗杰斯和詹姆斯巴恩斯重新相遇结识一次。

也许在合适的时机,那些沉寂过年的回忆会重新浮现出来,可能那时巴基接受起来会更加容易。

史蒂夫已经架起了锅,温温地烧着水,等着名为巴基的青蛙往里跳了。

 

朗姆洛定了第二天下午3点的航班,时间很是充裕,一场鏖战过后,巴基美美地睡到了上午10点。出局的感觉有点像提早下班,空出了大把自由的时间,只可惜工资也少了一大截。

他披着睡袍下床,拉开厚厚的挡光窗帘,阳光涌进来,让他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

天空中一片薄云也无,看来是个适合比赛的好天气。

巴基惬意地又躺回床上,一手摸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拨电话给酒店前台点了早餐,然后拿过手机翻看起来。

无视掉朗姆洛啰里啰嗦的留言,一一回复朋友们发来的安慰短信,巴基突然发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消息。

“辛辛那提加油。S。”后面还跟了个笑脸。

巴基捧着手机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条消息来自于谁。昨天离开酒吧前,他和史蒂夫交换了私人手机号码,他自己的号码被史蒂夫直接存到通讯录里,而史蒂夫的号码写在酒吧的餐巾纸上,这张餐巾纸还躺在他的外套兜里。

看看短信发送时间,那时他刚好睡着不久。

巴基把号码存进通讯录,快速地敲好“谢谢,祝顺利晋级”几个字,点发送前却犹豫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方清晰地显示出当前的时间,10点13分。昨天那场比赛让两人都十分疲倦,不知道史蒂夫睡醒了没有,现在发短信过去会不会打扰到他的休息。

网球比赛往往都安排在午后和晚上,像史蒂夫这种级别的选手的比赛更是常常作为压轴被安排在后面。为了保存足够的体力,也为了顺应赛程的安排,球员们日上三竿甚至午后再起床也是常事。

还是……过一个小时再发吧。

巴基丢开手机,电视上刚好在重播昨日他和史蒂夫的比赛录像,他交叠着双腿靠在床头,自在地看了起来。

 

上午11点30分。

昏暗的酒店房间内,大床上的被团拱了拱,一只健壮有力的胳膊从被单下伸出来,摸到手机按亮了屏幕。

史蒂夫睁着一只眼扫了下收信箱,并没有想看的那条信息。他失望地重新合上眼睛,往被单里缩了缩,好像被人抽光了起床的力气。

昨晚,虽然身体疲惫,但他精神却亢奋得让他无法马上入睡,史蒂夫睁着眼翻了几个身,摸过手机打开新信息编辑界面,踌躇许久终于打下“辛辛那提加油”这简短一句,满意地点了发送,才渐渐睡去。

算起来他和巴基才见过寥寥几面而已,温网决赛、赛后发布会,接着就是蒙特利尔赛,前两次可以算得上是不欢而散,不曾想到昨天,两人竟能在赛后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喝酒聊天。美中不足的是,史蒂夫他自己喝的是果汁。

而且,他还拿到了巴基私人的联系方式,这简直是意外之喜了。

史蒂夫不知道巴基为何突然接受了他的接近,也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若是这事摆到娜塔莎的面前,她定能列举出无数的可能性,一番透彻的分析过后再指出一道完美双赢之路,保准史蒂夫如愿收获友情的同时,他和巴基都能获得可观的商业回报。

但说不上为什么,到目前为止,史蒂夫还未曾向娜塔莎透露半句有关巴基的事,任她旁敲侧击,他的嘴仍像一只固执紧闭的蚌。

正当他思绪飞远时,滑落在地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

史蒂夫瞬间睁开眼,自动亮起的屏幕上分明显示出一条新信息提醒。他整个人趴在床沿上,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急切地点开那条消息。

“谢谢,祝顺利晋级。J。”

史蒂夫有种仿佛听到起床号般的诡异感觉,他一下子蹦起来,手机不小心被他甩了出去,从床上弹过,从另一边再次落到了地毯上。

TBC

下一章

评论(21)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