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5(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Chapter 01


“这是有史以来我见过最恶心的签表。”

史蒂夫对着新鲜出炉的蒙特利尔大师赛签表,神色复杂地研究了五分钟,得出了如上的结论。

他的教练尼克弗瑞认同地点点头,说:“下半区躺着进四强,上半区年终总决赛,尤其是1/4区,只大满贯冠军得主就网罗了五个。”

不幸的是,史蒂夫正巧被分到了1/4区这个死亡之组。在这一组中,有新晋温网冠军詹姆斯巴恩斯、五号种子斯考特朗、强势复出状态正佳的山姆威尔逊,还有号称种子炸弹并以黑马之姿夺得去年美网冠军的后起之秀强尼斯托姆,个个都是棘手人物。

史蒂夫自认赢面最少五五开起,但是若能进入决赛,这一路必定也是在刀光剑影中杀得头破血流的,至少体力上会是极大的消耗,对他们每个人,史蒂夫都要做好打到决胜盘的准备。

“前两轮都不足为惧,不出意外的话,八强赛时你的对手会是巴恩斯和山姆之间的胜者。”

“是啊。”史蒂夫随口附和着,目光还留恋在签表中巴基的名字上。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老友山姆,但他预计巴基的胜率会更高一些。

弗瑞见他有些心不在焉,关掉签表信息页面,严肃地说:“史蒂夫,温网决赛时你发挥失常,虽然以求胜心切导致状态波动为由搪塞过采访,但你我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下一周你就很有可能与巴恩斯再次隔网相对,作为你的教练,我需要知道你的心理状态。”

史蒂夫苦笑一声:“确实私人原因,但我已进行了调整,同样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了。”看到弗瑞怀疑的眼神,他又补了一句,“尼克,我是说真的。”

史蒂夫和弗瑞之间的执教合同在这个赛季结束时就要到期了,在两年多的合作中,史蒂夫的技术有所提升,也一举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不过,史蒂夫始终觉得弗瑞对球员的信任度不足,有时过于探究的目光让他略感不快。

好在弗瑞这回并没有再追问,两人转而对着巴恩斯温网半决赛时的视频仔细研究起来。

“就是这里,停一下。”史蒂夫突然出声,画面停在巴基微弯膝盖预备发球的姿势。他的手指沿着图像上巴基绷紧如欲发的弓的身体划过,说,“看他的抛球位置,明明像是平击,你看强尼已经后退了,结果却是个侧切球。他的发球很有欺骗性。”

两人把这段发球反复看了三十来遍,试图寻找可供判断的蛛丝马迹。弗瑞提出观察他肩膀的方向,但这个思路随即被巴基下一个发球推翻。

弗瑞摸着下巴,说:“这种发球需要依靠很强的手腕力量和良好的球感,但却会加速手腕肌肉的损耗。”

史蒂夫闻言眉头紧锁,同为职业运动员的他自然清楚,这分明就是以燃烧职业寿命为代价炼成的杀手锏。

史蒂夫的接发技术在现役球员数一数二,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超强的预判能力,往往在对手球拍击中网球时就开始移动,而若面对欺骗性强的发球,他的这项优势毫无疑问会大受影响,甚至变为劣势。

视频中的巴基又打出了一个反手切削球,他动作美观而流畅,球拍仿佛漫不经心地划过一道弧线,四两拨千斤地把强尼斯托姆又重又快的正手抽球切了回去,小球落在离网带不远的地方,强烈的旋转下小球弹起高度很低,向前冲的惯性也不足。

强尼立刻拔腿追球,伸长手臂在小球再落地之前将其救起,只可惜回球过浅,巴基迎上几步,舒展开的手臂如死神镰刀,以一记砸在边界的正手斜线收割了这一分。

性格张扬的强尼斯托姆仰头笑了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史蒂夫在心里叫了声好,他和弗瑞观看巴基的比赛视频只是想要分析对方的技战术,此刻却不由得带上些欣赏的意味。

“这也是巴恩斯惯用的得分手段之一,先以高质量切削打对手反手位,逼迫对手回球过浅,再在中场以正手打对方正手位的空档。”

“切削通常都是防守手段,他却能用以进攻,真是难得。”

他由衷地赞叹一声,弗瑞瞥了他一眼,说:“我还以为你对巴恩斯的溢美之词在温网赛后发布会上已经说完了。”

那当然是说不完的。史蒂夫暗暗想。每每看到巴基求胜的坚定目光和充满攻击性的击球时,他心里总是会莫名地生出一种自豪感,仿佛在一步步地实现着他们儿时的约定和梦想。

可惜的是巴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把他给忘记了。

史蒂夫这天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有小时候他和巴基学网球的画面,也有几天前的温布尔顿草场,巴基站在不远处,时而微笑着冲他招手,时而冷漠地转身离去,他拔脚去追,却发现自己还是那副羸弱的豆芽身材。

正当他看着巴基的背影越来越小,急得直冒汗时,突然一个高大强壮的金发男人从后面追来,几步便越过了他,几步便来到巴基身边,亲密地搭着肩并排走着。史蒂夫看到那个男人侧着脸和巴基笑着讲话,而那侧脸的轮廓,分明就是他自己——

史蒂夫在凌晨三点的蒙特利尔突然惊醒,他瞪着天花板躺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决赛日那天的自己有多么执拗和愚蠢。

*

蒙特利尔,这个坐落于加拿大魁北克西南部的城市,每年八月的第二周和第三周都将举办ATP世界巡回赛1000大师赛九站赛事中的第六站——蒙特利尔网球大师赛。

今年的比赛吸引到了排名前20中的17位球员参赛,赛事组委会数着进账颇丰的门票钱乐开了花。

尤其是1/4区的某场八强赛,史蒂夫罗杰斯对阵詹姆斯巴恩斯,温网决赛仅仅两周后两人再次的狭路相逢,吸引了诸多好奇的目光。评论家们纷纷抛出自己的预测,有看好巴恩斯对世界第一两连胜,也有预测罗杰斯成功复仇,留言区里的球迷们吵得火热,票价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当然,这些事情都不在史蒂夫的关注范围之内。他现在站在蒙特利尔网球公园球员等候区的门口,背着两个网球袋,长腿一迈,坐上了赛会方派来接他进场的高尔夫球车。

上车后他才发现背后还坐着一人,正是他八强赛的对手巴基。节约的组委会大概是不信球员赛前见面会尴尬的那一套,三排座的高尔夫球车载着两位大满贯冠军往中央球场驶去。

“嗨。”

史蒂夫试探性地打招呼,有些出乎意料地,和他背对背坐着的人立刻就回应一声嗨。他怔了一下,往一旁的软座上挪动半米,方便他侧着身和巴基讲话。

“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碰上了。”史蒂夫笑着说,左臂随意地搭在椅背上,蓝白色渐变的运动衫与蒙特利尔网球公园优美的风景相得映彰,他此时倒像是来郊游的。

巴基仿佛也被他放松的状态感染了,自嘲地苦笑一声,说:“是啊,都归功于我倒霉的运气。”

他指的是蒙特利尔赛今年极端失衡的签表,史蒂夫也很无奈,1/4区好手云集,个个都对本区唯一一个四强席位虎视眈眈。

“你昨天和山姆的比赛,很精彩,我看了第二盘后半程,打得漂亮。”

“那你一定没看到我在第一盘盘末打飞的那个球。”

巴基说完,两人一起笑出来。高尔夫球车开得不快,但从球员等候区到中央球场的路程很近,几句话的功夫,达到目的地的两人依次跳下车,随着工作人员的引领走进场馆。

史蒂夫走在场馆的通道时脸上还挂着藏不住的笑容,工作人员看着在赛前情绪明显高涨的世界第一,感觉很是莫名。

*

第一个局间休息结束,随着球员走回场地,躁动的观众席也再次安静下来,但他们的内心无法平静。虽然才进行了三局,观众竟然已经目睹了三个破发局,两位球员连破对方发球局,这在ATP赛事中颇为少见。赛场上火药味十足,注定会是一场精彩纷呈的比赛,人人都觉得值回了票价,甚至有种观赏决赛的感觉。

史蒂夫也预计这场球的艰苦程度绝对比得上决赛,不过已不同于两周前在温布尔顿的自己,现在站在发球线上的他怀着昂扬的斗志,准备奉献一场配得上自己也配得上巴基的对决。

现在轮到他的发球局,若能成功保发便能进一步扩大领先,若是被破发,两人也不过是重回起跑线。他掂量一下,准备尽快结束这一局,集中精神便高高抛起了小球。

史蒂夫发球的动作如教科书般无懈可击,是业余球手最爱模仿的对象。抛球、引拍、屈膝、转腕挥拍、跳起随挥,他充分调用整个身体的力量,从腿到腰到肩再到手臂,最后传递到球拍上,看似放松实则饱含着雷霆万钧的力量。

他的发球动作再完美巴基也无心欣赏,他快速地往外角方向移动,网球重重撞在拍网上,弹出了边界。发球直接得分。

“罗杰斯,15比0。”

下一个发球的动作依旧完美,但略长了一些,司线大喊出界,史蒂夫上前几步大致看了一眼,没有提出异议。

二发。巴基眯起眼睛,嗅到了机会的味道。

史蒂夫为避免双误直接送分,二发时选择了更为保险的上旋发球,巴基轻松回击,小球落在中线附近,两人你来我往对拉几拍,突然巴基变斜线突袭,史蒂夫回球过浅,巴基一记凌厉的正手抽球拿走一分。

“巴恩斯,15比15。”

史蒂夫的一发被半好不坏地挡了回来,他正手攻对方相对薄弱的反手位,巴基以切削防守,史蒂夫像是早有预判,提早一步迎上,在小球落地前抢拍,一记凌空直线拿下一分。

“史蒂夫,30比15。”

现场观众看得津津有味,这两个球都是能入选全场十佳球的水平,而这场比赛甚至连第一盘都还没进行到一半。

接下来史蒂夫在底线对攻中因反拍失误拱手奉上一分,比分来到了关键的30平。

一发又没进,史蒂夫心里微沉,他这一局发球状态不好,这让他感觉很是不妙。他尽力地增加旋转,但二发威胁性有限,几次对拉后发球的优势荡然无存,他为求变化瞄准时机上网,对方也来到网前,一番较量后胜的是网前技术更为突出的巴基。

“巴恩斯,30比40。”

破发点。

一发擦网不进,史蒂夫面色严肃,抛球二发。

巴基微屈着膝盖,做好接发的准备姿势,目光紧紧锁定着那个黄色小球。史蒂夫发球时的击球点几乎不变,具有很强的隐蔽性,让他根本无法预判方向,不过幸运的是,他这回猜对了。

飞往他反手位的外角上旋发球,被他侧身让到了正手的位置。巴基几乎空出了整个场地,孤注一掷地来打这抢攻的一拍,一记漂亮的正手侧身反斜线极快地撕开空气,来不及防守的史蒂夫眼睁睁看着小球几乎砸在他所在一侧的边界上。

“Game 巴恩斯。”

破发!还是第一个破发点完成的兑现!

全场为这记华丽的正手制胜分欢呼。局分来到2比2平,仿佛方才四局激烈的又戏剧性的交锋并没存在过,两人打了个平手,重新回到齐平的起跑线。

TBC

下一章

评论(19)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