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4(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Chapter 01 

良心发现,先努力更这篇好了。。。


Chapter 04

史蒂夫到达酒店时大约是五点四十分,布置成发布会的会议厅大门开着,西装革履的酒店和赛会工作人员进进出出,貌似上一场的冠军发布会已经结束了。

他猜得不错,很快就看到今年的冠军怀抱着奖杯被几人簇拥着走了出来。

巴基今天的行程大概已经满了,他要去温布尔顿网球公园和球迷合照,要盛装出席冠军晚宴,也许之后还要和朋友去酒吧庆祝,总之,两人下一次见面估计要等到一周后的蒙特利尔赛了。

史蒂夫心里盘算着,加快了步子,准备趁着巴基一行人还没离开,再创造一次偶遇的机会。

“嗨,看来你的发布会结束了。”史蒂夫先说了一句废话,同时敏锐地觉察到巴基似乎比之前还要态度冷淡,抗拒的意味从他紧抿的嘴唇间透露出来。史蒂夫犹豫了一下,小心地说,“发布会还顺利吗?”

“还好。”巴基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又道了句“蒙特利尔见”就拔脚离去。跟在他身后的高壮男人立即跟上,经过史蒂夫身边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娜塔莎晚一步达到酒店大厅,走进时刚好看到这足以登上体育八卦小报的一幕:温网冠亚军关系不和,赛后发布会场外剑拔弩张。

好在媒体记者们现在全都圈在会议室里,场外的这点不和谐没几人注意到。娜塔莎向某个一直往这边看的酒店门童抛了个媚眼,满意地看到对方红着脸扭过了头。

“怎么回事?我看巴恩斯的经纪人的架势,他恨不得给你一拳。”

史蒂夫的视线黏着巴基的背影,直到被轿车的遮光玻璃挡住,才拧着眉回道:“我也不知道。这就是巴恩斯的经纪人?怎么看上去一脸凶恶相。娜塔莎,帮我打听下刚才的冠军发布会上发生了什么,这里我一人能搞定。”

他把自己的经纪人拦在门口,自己一人走进发布会现场,挂着罗杰斯式的微笑,对满屋子因看到他而跃跃欲试的记者们挥了挥手。

娜塔莎耸耸肩,顺着侍者指给她的方向走去,准备先去补个妆。

*

发布会很寻常,史蒂夫早已驾轻就熟,记者们也大多都是些熟面孔,他甚至还能叫上来几个人的名字。

来自海德拉体育周刊的记者约翰施密特坐在第二排左数第四个的位置,史蒂夫一坐下来就注意到他了。当工作人员终于点到施密特时,他不自觉地绷紧了神经,因为这名体育记者是出了名的难缠。这名眼神阴郁的记者曾在社交平台上声称不忍刻薄对待史蒂夫罗杰斯,但史蒂夫本人清楚这根本虚伪至极。

“罗杰斯先生,在比赛的前两盘,你的发挥十分不稳定,当然你击出了一些精妙的好球,这是我们非常乐于见到的。但在关键分上,你也出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失误。是什么造成了你状态的起伏?”

史蒂夫摸摸了摸下巴,谨慎地开口:“是的,我在前两盘的表现并不理想,感觉一下子丢失了球感,这在快节奏的比赛中很危险。所以我也在慢慢地进行调整,第三盘和第四盘时就好了许多,能渐渐掌控让我自己觉得舒服的比赛节奏。”

“但你并不是慢热的球员,0比2落后的局面在你的职业生涯中较为少见。”施密特不依不饶。

“对,所以这场失利对我来说具有重要意义,我的团队会结合比赛视频进行详尽的分析与评估,适当地调整训练安排。”史蒂夫打起了官腔,顿了顿又流露出几分真心,“而且……这是我第二次来到温布尔顿的决赛场了,我的心理也会有所波动,有一些复杂的念头。”

“真的是因为再次打入决赛吗?你整场比赛的表现都很不同寻常,容我说的直白一点,是有失水准。”

施密特像是一条露着尖牙嘶嘶作响的毒蛇,史蒂夫不为所动,端着正直的神情无比诚恳地说:“是的,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是极负盛名的赛事,捧得挑战者杯也是我职业生涯的目标之一,我太过渴求这场胜利,因而心有杂念,专注度受到了影响。事实上,状态波动对于球员来说不是罕事,只是因为本场比赛的对手表现得太好,才使得我的失误无处遁形。”

施密特示意自己的提问结束了,又坐回椅子上,史蒂夫看他唰唰唰地写着什么,暗暗估摸着新一期海德拉体育周刊又会刊登出怎样“鞭辟入里”的评论文章。

接下来的提问就规矩了很多,记者有问到他对自己本次温网之行的评价、接下来的赛程还有与弗瑞教练的合作等等,他回答之余还开了几个得体的玩笑,发布会的气氛让他调解得很是轻松。

史蒂夫像是天生就懂得如何自如地面对镁光灯,娜塔莎曾经调侃道他退役后可以转行去做新闻发言人,对其应付记者的能力是相当的放心,只是象征性地问候了一句:“结束了?还顺利吧?”

史蒂夫笑着反问:“不然呢?你呢?”又开起了玩笑,“要是什么也没打听到,你和克林特的赌城假期就别找我报销了。”

娜塔莎白了他一眼,说:“是施密特,他问巴恩斯对你前两盘堪比梦游的表现怎么看,又说他在之前从未获得过ATP500赛事以上的冠军,突然摘得温网桂冠有什么秘密武器,言语间暗示你们打了假球。说真的,他经纪人是干什么的,换成我,施密特提了第一个问题我就能想办法让他坐下。”

“难怪刚才巴基的经纪人会臭着一张脸。巴基是一位值得尊重的球员,他不该受到这种污蔑。”史蒂夫眉间挤出一道深影,施密特尖刻的嘴脸仿若浮现眼前,他压抑着怒气说,“该死的施密特,这种刻薄无礼的人简直体育界的耻辱。”

巴基显然就是那位巴恩斯了。娜塔莎说:“你根本就是被他们俩迁怒了吧。容我提醒,你的‘巴基’貌似要对你敬而远之呢。”

“巴基没有迁怒于我,我能感觉得到。施密特这次的苛难也因我荒唐的表现而起,他想和我保持距离很正常。”史蒂夫烦躁地捋了下金发,几缕原本服帖的发丝不安分地翘了起来,“都是我太心急了太冒失了,他本来就有些戒备,这下可好……”

“讲讲道理,什么叫因你而起,巴恩斯横空出世,施密特是挑软柿子捏,无论是你,还是换成了别人,都是一样的。”娜塔莎毫不客气地说,“还有,能不能改改一着急就捋头发的习惯,这样下去你不到三十就要秃顶了。”

史蒂夫立刻借着消防柜镜面反光梳理着仪表,边正色道:“我想媒体朋友们可能要加几分钟班了。”

娜塔莎无奈地替他拉开会议室现场的门,夸张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巴基有社交网络的账号,他自己不常用,一年到头也更新不了几条。

倒是他的经纪人朗姆洛今早兴冲冲地来汇报,在过去两周内,他的推特粉丝涨了五十万。

粉丝变多了,每天收到的消息也很多,巴基习惯每天早上把这些消息提示都点掉,然后清清爽爽地开始新一天。今天也不例外,他坐在飞驰的轿车上,离机场还很远,于是难得有兴致随便翻阅着。

突然,他往下滑动的手指停顿了下来,犹豫几秒,还是点开了视频。视频立即流畅地播放起来,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传了出来。

“……詹姆斯巴恩斯是一位技术全面又极具意志力的优秀球员,也是一位可贵的对手,他发挥得很稳定,展现出了对比赛超强的控制力,他值得温布尔顿赛的冠军,也值得所有的欢呼与掌声——”

视频并不算完整,巴基才点开就听到了一段让他有些面热的赞誉。副驾驶上的朗姆洛显然也听到了,扭过头问:“你在看什么?”

“一个……视频。”巴基含糊地回答,眼睛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个男人既严肃又真诚的脸。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状态起伏对职业运动员来说不是稀罕事,好的状态帮你赢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坏的时候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球一次次溜走。而在这场比赛的前两盘,巴恩斯先生发挥得近乎完美,不妨看他的正手上旋和切削球,总是保持高质量的回球,而我没能找到应对他的办法。”

“是罗杰斯?”朗姆洛疑惑地说,别扭地扭着身子也要去看视频,但巴基动也不动,便只好竖起耳朵听着声音。

“……最后我把比赛成功拖入到了决胜盘,可惜还是无济于事,我虽有遗憾但输得心服口服。”

会场有笔尖摩擦纸面的沙沙声,除此之外一片安静。史蒂夫停顿了一下,视线落在施密特身上,话锋一转。

“但如果有人以此无端地质疑比赛的公正性和真实性,质疑我们两位的球员的职业道德,那绝对是对双方球员最恶意的污蔑。因为你严重低估了一颗向往冠军的心。从接触网球的第一天起,我便决定终身投入到这项神圣的运动中。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玷污它的纯洁性,更不会让我自己参与其中。”

“而巴恩斯先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球员,我可能重复过太多次了,但我还是想说他完全值得这场胜利,听听赛场无数次的掌声吧,请停下种种荒谬而阴暗的猜测,因为这是对胜者、赛会主办方以及数万现场观众的侮辱。”

视频到此为止就结束了,车里沉默了几秒,朗姆洛先开口了,他说:“哇,他这下可是把施密特给得罪了,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的面,几乎是一巴掌甩施密特脸上。这记者向来瑕疵必报,可能下一刊海德拉体育周刊就要猜测罗杰斯贿赂ATP官员了。”

巴基有些不舍地收起手机,当着朗姆洛的面他不好意思重播一遍,说:“你好像在幸灾乐祸?”

朗姆洛不可置否,笑了下说:“现在网坛前四只有罗杰斯称得上真正的巨头,他是你今后最大的对手,不只是在球场上,还有在广告商的谈判桌上。我得承认,他长得确实是很帅,一头金发挺加分,品牌也喜欢他。不过,这方面你也很有优势,总之以后难免跟他厮杀,看他惹上了麻烦我还能难过不成?”

巴基不做声,他了解朗姆洛身为经纪人对代言赞助的热衷,以及他为达目标不择手段的行事作风,不过……他又想到那个金发男人痛斥施密特、捍卫两人职业操守的模样,严肃的表情里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定,还有他对自己的那些毫无保留的肯定和称赞。

他盯了一会儿窗外,把手机又掏出来,调到静音模式,又点下了播放键。

TBC

盾:巴基好感度+10

下一章

评论(2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