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3(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Chapter 03

  网球脱拍的一瞬间,Steve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都结束了。他算是奔跑速度最快的现役球员之一,拼尽全力但还是来不及救起这个角度刁钻的上旋球。

  勉强被勾回的小球几乎是贴着地面飞行一段距离,然后轻飘飘的滚到网带下,观众席给新冠军的欢呼声与主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声音同时响起。

  Steve看了一眼对面,Bucky已经跪到了草地上,一张俊脸埋在双手里。他颇有些落寞地转头,一不小心正对上司线员向他投来的惋惜眼神,尴尬地移开了目光。好吧,连续两次温网亚军,听起来是有点凄惨,但他Steve Rogers还没有落魄到需要别人同情的境地。况且,他输得心服口服,Bucky就像是为草场而生,他步伐灵活,脚步轻盈,网前技术尤为突出,Steve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这场比赛的统计数据,他好像只成功打出了两个穿越球。

  决赛赛后布置颁奖台的过程对于败者来说有点煎熬,而胜者已经跑到自己的包厢下面,垫着脚与自己的团队一一拥抱庆祝。Steve让自己的视线不要一直追随着那个白色身影,他带上广告商赞助的名牌手表,低着头慢吞吞地收拾着自己的球拍和毛巾。他很想现在就向Bucky道一声祝贺,不过又觉得过于刻意,也许一会儿颁奖礼开始后,两位球员按照惯例站在一起时,可以趁机和Bucky搭上话,说声恭喜,再讲几句能够拉近关系的玩笑话,或许还可以问问他最关心的那件事。

  好在培训得当的球童们的动作迅速又利落,当Steve一边打着腹稿一边百无聊赖地把几个饮料瓶摆成三角形时,主持人终于宣布2016年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冠亚军颁奖礼开始。

  球员们在连接场外通道和颁奖台的地毯两侧整齐列队,Steve立刻从座椅上弹起来,往球员等待位置走去,仿佛比冠军还要迫不及待。他侧头看了看向他走来的Bucky,对方似乎已经从胜利的喜悦中平静下来,Steve按压住内心激荡的心情,清清嗓子,以一种轻快又不显突兀地语气说:“嗨,今天打得很棒,你的状态真好。”

  Bucky没想到这位世界第一、大满贯的宠儿会主动与他搭话,怔了一下,轻声回应道:“谢谢,你也是,底线防守还是那么稳。”

  这话难免有些客套和疏离了,但时隔多年终于再一次听到了Bucky声音,Steve内心掀起一层高过一层的波澜,想要引着对方多聊几句。

  “真的吗?这场球艰苦得可以排进我今年的Top3了,可是又觉得很有收获,我都说不清以后是不是希望再在球场上碰上你。”Steve的眼睛里写满了真诚,他也确实很矛盾,碰上了就是你死我活,但职业网球运动员每个赛季都在各地飞来飞去的,不是训练就是比赛,一年到头也见不上几次面。

  “老实说,我还挺希望碰上你的,前提是我们分在不同半区,这意味着我至少能保住一个亚军。”Bucky没有丝毫察觉到他的紧张,接受了对方投来的友善信号,眨了眨眼,礼尚往来地恭维了一下现役世界第一。Steve楞了一下,Bucky回应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Steve准备了满满的腹稿,此刻却好像被一把火烧个干净,他呆呆地看着Bucky笑起来弯弯的眼睛,顶着一点点汗珠的鼻头,哦他胡茬的长度都是那样的恰到好处。Steve原本还预备了很多短对话,聊聊天气或者温网后行程什么的,但他张了张嘴,那个他最为关心的问题,拳打脚踢地把其他话题全推到了一旁,杀出一条路从他嘴边溜了出去。

  “Bucky,你还记得我吗?”

  那淡淡的微笑消失了,Bucky惊讶地微微瞪大了眼睛,茫然地说:“我不清楚您的意思,Rogers先生,我们曾经见过吗?”

  何止是见过?一个声音在Steve的脑海里大声尖叫,紧接着另一道更尖锐的叫声也响了起来。Bucky果然不记得我了!

  正当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吵得Steve头脑发蒙、呆若木鸡时,Bucky抿了抿唇,迟疑地又补上一刀:“另外,我姓Barnes,不是Bucky,你是不是记错了?”

  Steve又好像被人迎面打了一拳。

  Bucky有点不知所措,他自以为回应得十分得体,然而对方的嘴角委屈都地耷拉下来,眉毛皱在一起,一向耀眼的金发都黯淡了些许。Bucky哪里想过自己对Steve的情绪能有什么影响,而且传闻这位网球巨星向来以温和示人,可现在看来,事实总是和你想象的相差甚远。

  Bucky看了眼媒体席,万幸的是颁奖礼刚刚已正式开始,摄影师们的长枪短炮全都对准着正在发言的赞助商代表,大概没有人注意到两位球员间诡异的气氛。不然明天各大网站媒体的新闻标题绝对是场灾难,他可担当不起把Steve Rogers弄哭的罪名,要知道他身边这位球员几乎在全球都享有主场待遇,而他这个刚有点名气的小球员,可没有什么闲钱去请公关的。

  接下来的时间就难熬了,Bucky无数次的用余光瞟见Steve试图再与他讲话,但出于对台上主持人、嘉宾的礼貌咽了回去,他为免尴尬也佯装不知,格外专注地听着赞助商蹩脚的英文致辞。终于主持人高声喊出了亚军得主的名字,一片如浪潮般的镁光灯和尖叫声中,Bucky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同所有人一样跟随着那个谦逊又自信的挺拔身影,好像是回到了他刚伴着掌声踏入中央球场的那一刻,恍惚又生出了一点“这就是大满贯,这就是温布尔顿”的感觉。


  *


  Bucky抱着挑战者杯走过球员通道时仍感觉有点如梦方醒,18寸镀金的冠军奖杯沉甸甸的,告诉他这一切,包括冠军、荣耀、掌声,还有2000点积分和188万英镑的总奖金都是真的。

  “嘿,Bu、Barnes。”

  Bucky回头一看,是Steve,他夹着他的亚军奖盘,看到Bucky有点高兴,语气轻快地打了个招呼。

  他的语调神态带着让人生出好感的友善,又有些刚好保持在内心安全距离以外的疏离感,原来那种让人紧张的热切消失了,这让Bucky放松许多。

  “挺沉的吧?”Steve笑着问,似乎因Bucky的回应又高兴了一些。

  Bucky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Steve指的是他怀里的挑战者杯,他两只手环过奖杯,以一种十分珍视的姿势把它抱在怀里。他不好意思地改为单手托着奖杯,含混地说:“比想象的沉一点。”

  “是吗?可惜我还没机会摸一摸它。”Steve脸上有一闪而过的遗憾,但马上又轻松起来,“我有时候觉得这些奖杯做得太大了,很荒唐的想法是不是?我第一次拿火枪手杯时,就担心我会一不小心没拿住把它给摔了,结果当晚就做了个这样的噩梦。奖杯掉下来砸到我脸上,赛会找我赔钱,媒体把这一惨剧评为十大尴尬瞬间,当时就把我给吓醒了。”

  Bucky想象了一下这一幕,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但他一笑,Steve脸上的笑容就有点勉强了,心口像是被人搅了一把,乱成一片。所有的心理建设全白做了,他友好的陌生人的形象只维持了一阵儿,就再一次土崩瓦解。

  “你……小时候有没有在美国训练过?大概十来岁的时候……”

  话一出口,Steve就后悔了,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不能再突兀地提起过去,然而他就是忍不住,说出去的话怎么收的回来,他只得紧握着拳、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方,生怕漏掉一丝细微的表情。

  Bucky也差不得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很显然,Steve把他错认为一个故友,但同样显然的是,他不是Steve想象中的那个人。Bucky无奈地说:“没有,Rogers先生,我来自俄罗斯,我想你真的是认错人了。”

  一再被错认成他人的感觉不太好,两人间气氛又凝固了。这时,一名赛会工作人员走过来提醒去往赛后发布会现场的车辆已经备好了,顺便奇怪地打量了一眼两位神色各异的球员。

  Bucky深深看了一眼Steve,跟随工作人员向球员通道另一头走去。


  *


  Natasha若有所思地观察着她的老板兼好友,Steve正出神地望着车窗外的景色,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脸上掺杂着迷茫、失落,还有一丝痛苦和后悔。她已经许久未见过Steve在输球后表现出这样强烈的痛心疾首,上一次大概是五六年前,那时Steve还是一个会在丢球后气得摔拍子的毛头小子。

  她斟酌了一下措辞,觉得身为决赛落败者的经纪人,有责任给出几句安慰。

  “只是一场比赛而已,别丧气。你今年已经赢得了法网,我们年初定下的目标已经完成一半了不是么?况且上一次有人背靠背赢得法网和温网冠军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你已经竭尽所能。”

  说到竭尽所能,Natasha顿了一下,想到了球场上Steve那宛如梦游的两盘。倒不是说Steve刻意放水,这是对一颗冠军的心的侮辱,但他显然是出于某种原因没能发挥到正常的水平,对于Steve这个水准的球员来说,如此巨大的状态波动并不常见。现在网坛评论家越来越苛刻了,谁知道他们会对此说些什么。

  “没事,Nat,我只是,”Steve沉重地摇了摇头,叹气说,“我以为我能控制好情绪,结果却是让它控制了我。”

  Natasha无言地张了张嘴,她竟不知道温网失利会让Steve如此颓丧,记得去年他与冠军失之交臂时,睡了大半天,用剩下的半天钓了两桶鱼,紧接着就飞往下一站赛事所在地,投入有条不紊的训练当中。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沉湎于一场失利或胜利无异于自寻死路。

  “你才25岁,还年轻着呢,一场失利说明不了什么。”

  “我不是因为比赛……”他这才发觉Natasha误会了什么,痛失冠军固然可惜,但这在Bucky疏远的态度面前变得不值一提。Steve不知道Bucky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怎么会把过去忘得一干二净,现在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而且他也在生自己的气,怪自己冲动沉不住气,搞砸了刚才进展不错的对话。明明Bucky已经卸下了一点戒备,接受了他友好的接近,但他急切的追问又吓得对方退回千里之外。7月的赛程安排得很紧,下次再见到Bucky大概要到两周后的蒙特利尔了。

  他泄气地捋了把头发,凝神望着窗外不再言语,但一向精明敏锐的Natasha已经隐约有了猜测,她试探性地抛出了一个诱饵。

  “好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反正我拿的也只是经纪人的薪水。说到这里,刚好和你复习下最近的行程。明天下午3点的飞机回美国,在此之前你只有一个赛后发布会要参加。哦,我看看,James Barnes的发布会也被安排在这家酒店,他四点,你六点。”

  不出她所料,Steve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他坐直了身体,问:“我们的发布会连着?”

  “是的。”

  “在同一处?”

  “没错,还是同一个房间,免得记者们跑来跑去,真是贴心的主办方呢,你说是不是?”

  “太贴心了。”Steve点点头,看了眼腕表,四点十分。

  “要我说,主办方可以考虑让冠亚军一起开赛后发布会,促进交流又节省时间。”Natasha殷红的指甲敲着手机屏幕,半真半假地说。

  “你说得很对。”Steve居然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们每年的赛季都很紧张,球员间缺乏沟通了解,彼此都很生疏。一起开发布会有利于促进交流、增进感情,对网球的推广也有帮助,你知道的,媒体喜欢场上宿敌场外挚友这种故事。另外,媒体也能节省不少时间,他们每次提的问题都差不多。”

  Natasha想不到自己一句调侃竟然引来这样一段长篇大论,她无语地翻开手机里的备忘录,在待办事项中加上了“查查Barnes是何方神圣”这一条。


TBC

下一章


评论(15)

热度(153)

  1. 盛夏陌如故夏林 转载了此文字
    温和的虐,可爱的萌,清新的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