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2(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首章


 Chapter 02

  

  一年前的温布尔顿一号中心球场。

  

  Steve做了一个发球的预备姿势,略带迷茫的抬头望了望球场上方的天空,云朵逐渐散去,午后4点30分左右的阳光十分温和。一场短暂的雨后温布尔顿的草场上充满着青草和泥土的芬芳,地面尚还湿润,潮湿的水汽使得黄绿色的小球落在上面弹起的速度更快,这对他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尽力放松着微蹙的眉间,高高抛起小球,半屈膝盖后猛然发力跃起,刚要下落的小球被拍网中心准确击中,以接近2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向网的另一边飞去。

  

  网带另一边的身影在拍网接触到小球的一瞬间向左侧界外快速移动,左臂完全伸展,封住了Steve外角发球的球路。然而尽管成功将发球击回,此时他却空出了整个半场。Steve伺机而动,向前几步侧身让出正手位,在网球尚未落地时一个大角度的回击球落在对方来不及防守的右侧场地上。


  “Rogers。30-40。”


  主裁判机械的报分声通过扩音器传遍一号中心球场,观众席上传来掌声和欢呼,几位Steve的粉丝迫不及待站起身挥舞着美国国旗为偶像加油助威。


  救了一个破发点,干得漂亮,Rogers,现在我们来看下一个。


  Steve擦着汗,也暗暗给自己的鼓劲。然而当他发球前习惯性地望了一眼对手后,原本勉强维持平静的心又出现了一丝波动,那人留着对于运动员来说略长的头发,此时正腾出一只手向上推了推围着的一圈白色运动发带。这一动作刚好落在Steve的眼里,并在他的脑海里同小时候网带后的那个人契合地重叠在一起。


  太像了,这分明就是他。可为什么他似乎完全不认识我?Steve苦闷地压下过多的心理活动,避开阳光抛起小球,准备以一个内角ACE球化解当下的困境。


  网球击在网带上发出一声闷响,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Steve,小球被网带弹回他的半场。


  一发失败。


  Steve面无表情,他心有杂念,在网球脱手时他就早有预感这一发会挂网。


  球员包厢里,教练Nick Fury换了一个抱胸的姿势,Natasha Romanoff咀嚼口香糖的动作停了下来,包括营养师Clint Barton在内的所有人,面上都流露出或多或少的紧张。


  二发时Steve更为谨慎,而谨慎代表着破绽和缺乏攻击性,他的对手在不费力的回球后旋即跟球上网,矫捷的身影在网前一站,Steve顿时感到巨大的压迫感。他选择不多,只能尽量把球往对方的空档处打去,然而对方再一次展示了他卓越的网前技术,小球又轻巧的弹了回来。Steve飞身去够,但无济于事。


  “Set Barnes。6-4。盘间休息。” 


  随着主裁判宣布第二盘比赛的结束,两位球员走向各自的休息区。观众席上嘈杂起来,Steve那几位高调的粉丝压下失望,依旧高呼着偶像的名字。


  包厢内,Nick Fury从口袋里掏出了小本子,记下了注意力不集中几个字。坐在他一旁的Natasha瞟了一眼,暗想道多此一举,Steve注意力不集中这件事,随便一个懂点门道的人都能看出来。她虽然只是个经纪人,自然远比不上身边的教练Fury专业,但这么多年来耳濡目染,她多少也能看懂一些比赛。


  球场上方的大屏幕正趁着球员休息回放过去一盘的精彩对决。Steve也打出了很多漂亮的制胜分,他凶悍的正手和发球依旧抢眼,然而Steve几乎每到破发点、局点、盘点等关键分都会出现非受迫性失误,对手比他的状态更为稳定,十分平静的表情,既没有在失分后表现出失望,也不曾有过给自己鼓劲的举动。


  冷漠得像个机器人一样。Natasha在心里评价,作为非专业人士,她在观赛时经常更热衷于观察两位球员本身。Steve时不时会莫名出现情绪上的波动,并且这些波动很有可能和他的对手有关。这后半句评价,则完全是基于一个女人的直觉所得出的结论。


  *


  正吃着香蕉补充体力的某人不知道他的经纪人兼多年好友无误地猜中了他的心思。他当然早早察觉出自己今日的注意力尤为游离,并且作为上一年度网坛评选的最为稳定球员,Steve感觉十分讽刺。


  整整两盘比赛,他的脑海里都时不时的浮现出一些年少时的久远画面,这些画面大多很零碎,但主角都是的两个孩子。其中那个又瘦又小的就是他,发育不良的小身板顶着一个比例颇为不协调的大脑袋,细瘦的胳膊费力地举着网球拍,教练甚至都不敢用太快的速度给他喂球,生怕他用力过猛把自己摔成骨折。而另一个孩子,漂亮,健康,敏捷,活泼,像森林里初生的小鹿充满朝气和活力,所有形容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的词语都适用于他。


  而这个孩子……


  Steve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他几米外的人,就是他今天的对手,James Buchanan Barnes。


  Steve称呼他为Bucky,他从小就这样称呼,像是属于他的专属称谓。他和Bucky一起进入美国少年网球中心,立刻就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他们相约两人要在十五年以后包揽四大满贯冠亚军。年少时许下的志向总是看起来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对于那时弱小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下的Steve来说,这目标更是遥不可及到荒谬,他那时甚至无法坚持跑完五千米。教练敷衍他,其他孩子嘲笑他,把他的球鞋藏起来,故意剪破他球拍上的穿线,把捡球的活儿全都丢给他,总之,你无法想象一个孩子的恶意会到哪种程度。


  不过,他还有Bucky。


  Bucky,Bucky,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Steve念着这两个音节,偷偷在毛巾下勾了勾唇角。


  他和Bucky是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的那种最好,网球中心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最有天分前途的少年和连球都追不上的豆芽形影不离。Bucky帮Steve打跑那些欺负他的队员,陪他练球,会仗着个子比Steve高而使坏地揉他的头发,却又把标准餐里最大的那块肉放到他的碗里。到了晚上熄灯后,Bucky有时会避过管理人员偷偷爬到Steve的床铺上,两个少年举着手电筒在被窝里一起看网球杂志,在相互鼓励下擦亮少年怀揣的珍贵梦想。


  职业选手的路很难,Steve深感自己能坚持走到现在,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年少时挚友的回护。到现在,他仍会在疲累的比赛训练后回想起当年两人缩在被窝里,举着手电筒憧憬未来的那种心情,像是迷雾中的灯塔,指引着他的方向。


  不过,变故发生在他13岁,Bucky14岁的那年。短短一个春假里Steve就神奇地抽高了10公分,身体也健壮了许多,然而他回到网球中心却发现Bucky消失了。Bucky没有再回网球中心训练,他的家整个都搬走了,Steve从此失去了与Bucky的联络。


  直到今天赛前在球员通道里,Steve看到对手的面容时才恍若雷击,猛然想起前一天在球员资料上看到对方的中间名正是Buchanan,这可不就是Bucky?可笑他们在美国少年网球中心这么多年,知道对方每一个习惯和秘密,他一直喊着BuckyBucky,甚至没想过仔细问一下对方的全名是什么。可当他兴奋地喊他Bucky,对方投来的冷淡眼神让他从头凉到脚底。


  他的Bucky完全不认得他了。


  Steve宛若坠入冰窟。


  *


  Steve定了定神,几乎在主裁判刚开口时就离开了休息区,他走过记分牌时抬头看了一眼,7:5,6:4,他已经输了两盘,再输一盘,今年就要彻底和温网挑战者奖杯说再见了,他还从没摸过这奖杯呢。


  他在接球区站好,两周内密集的赛程让中央球场底线中间位置的草皮磨损得露出了土地的黄褐色,这对擅长红土场地的他是个利好。Steve深知自己目前必须完全集中注意力,提升状态,才能够尽可能地拖长这场比赛的时间。既然那些久远的年少记忆总是浮现在他脑海里,Steve索性努力回想着他和Bucky一起训练的美好记忆,不再去纠结于为何对方会完全忘了他。


  他甚至想,他们今后在球场上一定会相遇很多次,网坛历史会留下两人的名字,他总不能在他们的第一次对决中留下一个神游天外萎靡不振的形象。


  这样想着,Steve长腿一迈,凌厉的正拍如撕开空气般挥过,回球飞速略过网带上方,稳稳地砸在底线拐弯处,砸得边界线冒起一道微弱的白烟。


  接发球制胜分!温布尔顿中心球场爆发出欢呼声。


  Steve握紧拳头,仰头怒吼。

TBC

下一章

评论(1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