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Love Game 01(AU,网球选手盾/网球选手冬)(连载)

新年快乐!Happy New Year!新的一年继续爱盾冬!Hail Stucky!

新的一年开始填这个网球AU的坑,重新整理了大纲,今年的一个目标就是把这个坑填完,然后尽量每个月都有产出,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扶额】

Anyway,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是不是。。。

总之 新年快乐啦!


网球四大公开赛,分别为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简称澳网),法国网球公开赛(简称法网),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简称温网),美国网球公开赛(简称美网),并称四大满贯。大满贯赛事级别最高,奖金最高,其中温网最具盛名。

 

Chapter 01

  Steve Rogers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愣神,雨点打在车窗上留下一串串水珠,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司机的驾车技术很专业很稳,稳得他昏昏欲睡,身边经纪人好像在讲话,Steve觉得有一只蚊子嗡嗡地在耳边飞来飞去。

  

  “……签表24日出,26日赛前发布会,都是老套路了,Steve?Steve,你有在听吗?”经纪人Natasha Romanoff终于发现她的巨星选手在神游天外,涂着精致红甲油的手指打了个响指。

  

  “抱歉,Nat,有点困。”回过神的Steve揉了把脸,含着歉意一脸诚恳地说。

  

  他美艳的红发经纪人抿了抿嘴,对他的解释表示理解,从德国到伦敦的专机不过一个小时路程,谈不上路途劳累,但考虑到他昨天下午六点才结束一场耗时三小时的比赛,而现在才是次日九点半。况且更重要的是,谁能拒绝Steve Rogers的诚恳道歉呢?那该是多么铁石心肠的狠心。连一向以毒舌著称的体育记者Johann Shmidt都曾发推表示,对Steve Rogers说刻薄话与截稿日并列最让他受折磨的事,而这条微博至今占据着他推特点赞榜的第一名。

  

  “其实中午或午后都可以安排专机,结果你非要定早上的行程,现在还说困。”Natasha不赞同地说,但语气明显柔和了不少,Steve仿佛接收到一丝Natasha对待孩子般的慈爱,干笑两声以想要提早适应伦敦天气应付过去。“赛前训练从明天下午开始,你今天可以先好好休息。”

  

  Steve点点头,至于训练安排场地协调他从不操心,全权交由身边这位能干的经纪人解决。他又看看窗外,车辆虽然有点多,但路况还算良好,他忍不住抛出了一个他关心已久的问题:“还有多久才能到酒店?”

  

  “不到一个小时吧,怎么,你有这么困吗?”Natasha略有狐疑地挑起一边细眉看向Steve,后者马上配合地打了个哈欠,“……那你真的要好好调整一下,保持充足睡眠才是第一位的。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为什么今年要改住酒店,明明往年的租屋离赛场更近。”

  

  “这个,酒店有酒店的好处。”Steve明显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他含混地列举了几个住酒店的优点,比如有人打扫卫生、距离商业区近、风景好等等,最后在经纪人不信任的目光中拉下棒球帽的帽檐,干脆闭目养神。

  

  Natasha耸耸肩,低头划开手机锁屏开始给温网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回复邮件,老板的心事不要猜,谁让她是领工资的那个呢?

  

  Steve听着雨点轻轻拍打车窗玻璃的声音,缩在衣兜里的手指摩挲着手机冰凉凉的金属外壳。手机屏幕在十分钟前亮了一次,给他来了一条只有门牌号的短信,像水手听见了塞壬的歌声,本就心痒难耐的他恨不得立时生出翅膀飞过去。

  

  *

  

  Steve放好他的行李,四个网球袋在墙边整整齐齐摆了一排,需要拿去重新穿线的球拍单独放在一处,从行李里把他的六英寸高的幸运星星蓝色小雕塑摆在床头灯边。然后走进卫生间仔细地洗了把脸,擦干水后又把手伸进发丝里揉了两下,被棒球帽压得有点久的头发立刻蓬松了许多,Steve照照镜子,勾了勾唇角练习了一个让全英俱乐部女官员都禁不住脸红的迷人微笑。他从衣柜里掏出一件黑色T恤穿上,满意地看到柜前的镜子称职地反射出他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和健硕的手臂肌肉。

  

  他酒店的房间里又在坐了一会儿,确认Natasha已经外出后,抓起门卡一阵风似的冲到门口。Steve不耐等待电梯,直接从楼梯往下快步走着,一路上幸运地没有遇到任何人。终于站在短信里显示的房间前,Steve深吸口气,确认走廊上没有其他人后,重重地敲了三下门。

  

  很快有人来应门,Steve几乎是贴着门缝就挤了进去,待到他反手把门完全关好,一团黑影直接扑到他的身上,把他撞得晃了一下,才站稳,嘴巴又被另一双柔软的唇瓣堵住。

  

  Steve抑制不住唇角愈加上扬的弧度,他紧紧搂住怀中人的韧腰,把两人的胸肌挤作一团,反客为主地把人压在墙上吻回去。Steve微微睁开眼去偷看他的男朋友,两人离得太近,鼻子还会不小心碰到一起,怀中人又浓又长的睫毛像脆弱的蝶翅一般轻轻颤动着,沉醉地眯着眼睛享受两人间久别的亲热。

  

  说是久别,两人自从法国网球公开赛开赛以来就没有好好亲近过,Steve马不停蹄地去参加哈雷公开赛,对方没参加任何低级别热身赛事,提前抵达伦敦封闭集训了两周。虽然至今也不过一个多月,但对于热恋中的人总是大惊小怪,三天没见就挠心挠肺的。

  

  “Bucky,Bucky……”两人像是长在一起的嘴唇暂时分开,Steve把额头和对方的抵在一处,黏糊糊傻兮兮地喊着恋人的名字,夹杂着甜心宝贝蜜糖之类的,Bucky,全名James Buchanan Barnes,受不了地把这些肉麻称呼又堵了回去。

  

  “宝贝我好想你,你想我了没?”

  

  Bucky边想着废话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任由对方像同主人撒娇的金毛犬一般把他的脸颊嘴巴下颌脖颈亲得湿漉漉,Steve使力把Bucky微微托离了地面,两个人一起跌跌撞撞往客房中央的大床挪去。

  

  “快说,想我了没?”Steve不依不饶地追问,他撑起上半身看着被他整个笼罩载身下的人,手掌从T恤衫里钻了进去,勾画起对方腹肌快的形状。

  

  Bucky正伸长了手去够床头柜里的润滑剂和套子,抓在手里后一用力,骑在了被他掀到一边的Steve的腰上。Steve仰躺着殷殷地望着Bucky的面庞,拉着厚厚窗帘的房间光线黯淡,但并不妨碍他们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彼此的浓烈爱意。

  

  Bucky轻笑一声,转眼间两人的T恤都被扔到地毯上,他把手里的几个套子全撒在Steve光裸的胸肌上,牛仔裤包裹的挺翘臀部前后蹭了蹭,Steve被他性感的人鱼线晃到眼晕时听到他说:“每天都想,行了吧?选一个,快点。”

  

  Steve一本正经地挑拣,Bucky没耐心地开始扒裤子,反正最后也说不准会用掉几个,先选哪个不一样?等到Steve终于选好了,Bucky俯下身从他手里的小薄片咬在嘴角,用牙齿把包装撕开。

  

  “热感螺旋凸起,还是巧克力味。”Bucky看了Steve一眼,眉梢处尽是狡黠。Steve从他的手里接过润滑剂,另一只手在他臀缝凹陷处重重按了下去,收获了一声惊喘。

  

  Steve用力挺腰,引得骑在他身上的Bucky也颠了两下,常年握拍而布着一层厚茧的大手不客气地流连在线条流畅的腰臀处。他蹭了蹭身下被单,进门时就硬得发胀的小Steve昂首提胸地钻了个头出来。

  

  “时间宝贵,来宝贝,快给我戴上。”

  http://wx2.sinaimg.cn/mw690/006iXVFQly1fbpeopbaw8j30c816s45r.jpg

      *

  等到两个人终于偃旗息鼓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被单乱成一团,两个枕头一个在床头一个在床尾,几个用过的套子被随意地扔在地毯上,万幸的是Steve还记得给它们打好结,不然Bucky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地毯上的可疑痕迹。

  

  “你今天的夜场训练取消了,改到明天上午,据说是灯光线路出现了问题。”Steve靠在床头一脸餍足地转述Rumlow的通知,“八点半有人会来接你。怎么样,明天起得来么?”

  

  酸软的后腰被拍了一下,Bucky冷哼一声,拽过床尾的软枕垫在身前,继续趴着刷着网页。

  

  “说真的?只怕你没那么厉害。”

  

  竟然被质疑了?!

  

  被男朋友质疑而大为不满的人握住瘦削的小腿往自己的方向拽,准备以行动进行反击,为自己正名。开玩笑,球技可以被批评,至于这方面的能力,则是原则问题。

  

  “你过来,我让你看看我有多厉害。”

  

  Bucky自知理亏,况且他确实是有些疲累,逞能不得还要挨艹,忙挣着小腿连连告饶,好听的话说了个遍,终于满足了某人膨胀的自尊心。Steve坏心地压在Bucky的背上,和他一起看网球评论家对温网赛事的预测。

  

  “可怜的Sam,这位评论预测他会止步八强。”

  

  “签表还没出,现在就发表预测太早了。”Bucky挣了两下发现背上沉甸甸的负重纹丝不动,索性不再挣扎,由着他去了。

  

  “希望不要和你分到一个半区,这样的话我们决赛才会碰面。”Steve叹息着说。每一届网球赛事前都会通过抽签的方式决定比赛的分组,1号种子和2号种子选手分领各自半区,两位半区的胜者将在决赛争夺最终的冠军。现在Steve稳坐世界第一的位置,自然是作为1号种子坐镇上半区,Bucky今年排在5号种子的位置,两人分在同一个半区就意味着他们可能会提早面临厮杀,而以Bucky在草场比赛的实力,这很有可能意味着Steve将早早卷铺盖卷回家。

  

  “我也希望,就算决赛输给你,我也只损失800的积分。”Bucky小声嘟囔,有个同行的运动员男朋友就是这点不好,一旦在球场上碰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偏偏过去一年来的两人曾狭路相逢高达4次,各有收获的精彩比赛让解说员和观众对两人的对决津津乐道,视为多年难遇的一对劲敌,只有暗怀心事的两人心里叫苦。而温网作为四大满贯赛事之一,冠军可以获得2000的积分,亚军则是1200分,然而Bucky作为卫冕冠军,如果今年不能成功卫冕而获得亚军,那么他将获得1200分并损失去年获得的2000分,总计损失800分。

  

  Steve看到Bucky关了网球评论的网页,切换到了某个伦敦旅游推荐的栏目,笑道:“是准备比赛完在伦敦玩一玩?有一家还不错的餐厅,你知道在伦敦找到一家好吃的餐厅有多难吗?去年就想请你去了,可惜——”

  

  “可惜你那时候表现得像个狂热的妄想症患者。”Bucky斜睨一眼,然而Steve觉得这个带点埋怨眼神可爱得不得了,他啾地亲了人几口,愉快地跳下床,在一团凌乱里的衣物里找到自己的裤子。

  

  “而你恨不得拒我千里之外。”Steve穿好了衣物又坐到了恋人的身边,厚实的手掌不舍地逡巡着自己的领地,他知道这大概是两人赛前唯一尽兴的一炮了,接下来的两周多里,他们将全力备战即将到来的激烈比赛。虽然他们都不是赛前禁欲的拥趸者,但是为了Bucky的体力着想,两人大概只能在间隙里来一发手活纾解。


  Bucky感概地叹气,如果有人告诉他在一年后Steve Rogers会变成他的男朋友,他一定会甩给那人一个鄙夷的白眼。然而现在,Steve为了两人方便见面才改定了这家酒店,抵达伦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见他,而他也莫名地兴奋了一早上,当Steve还没掩好门时就冒着引爆网坛舆论的风险扑到了对方身上,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tbc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