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相拥而眠(接队3剧情。一发完)

很久很久不写文了,久违的一篇献给心爱的盾冬,絮絮叨叨的,先当练个笔,可能会有后续><

欢迎讨论!欢迎捉虫!希望有反馈!鞠躬!

-------------------------------------

7月4日 23:32

史蒂夫低头看了看手表,分针刚刚走过半个表盘,还有不到三十分钟他就要告别97岁生日了。他热心的队友们为他举办了一场小型的生日宴会,提恰拉甚至慷慨地为他们开放了自己的私人酒窖。

这天下午,史蒂夫从被当作是生日宴会场地的会客厅路过,克林特正蹲在书柜顶往墙面上贴装饰图案,山姆摆弄着一条印着“Happy Birthday Cap”的横幅,斯考特指挥着他的蚂蚁们有条不紊地搬运着一瓶瓶美酒,他的小女儿由旺达陪伴着,被旺达用能力操控飞舞着变换形状的彩带逗得咯咯直笑。

“嘿,你应该晚点再过来。”娜塔莎正从走廊一端走来。这位美艳又神出鬼没的特工在半月前刚刚到达瓦坎达,她并没有对自己的旅程做过多的解释,却带来了复仇者联盟近乎停摆的消息。老实说,这并不多么令人惊讶。

“山姆说他们会准备庆祝会,但我没想到会有这些——”史蒂夫指的是房间里漂浮着的彩色气球、大大小小的冰棍图案的装饰贴纸、还有卷曲成STEVE THE BEST形状的彩带,“我看上去像个8岁的小女孩。”

娜塔莎认真地盯了他两秒,抱臂似笑非笑地说:“但你心里在感激他们。不要否认,我就是知道。”

史蒂夫无奈地耸耸肩,默认道:“我知道他们都是好意。”

“从前在复仇者大厦时不也有庆祝派对,而且要隆重得多。”

“是啊,更隆重意味着更长的致辞环节。”史蒂夫的生日与美国独立日是同一日,所以他的生日庆祝往往也带有政治色彩,当局要求这位美国精神的化身出面进行一些演讲也是常有的事,鉴于今年的美国精神化身变成了全球通缉的逃犯,“还好今年没有这一项。”

“得了吧,我有时候搞不清演讲和打架你更擅长哪个。”娜塔莎边说边引着史蒂夫向走廊尽头的落地窗走去,“所以,再之前的生日呢?在你还没变成老冰棍之前,怎么过的?”

“从前……都在打仗,但有一年,是在军营里,巴基弄来了一瓶烈酒,但他不肯说他从哪儿弄来的,然后半夜我们偷跑出营地外把它分喝掉,然后把瓶子埋了起来。”

史蒂夫的目光落在窗外的某处,眼角含着笑意,他说得很慢很慢,像是小心翼翼地捧出自己的一段珍贵的回忆,一边与人分享一边又在细细地回味着。

“哇哦,美国队长违反军令偷偷饮酒,这我可不能让斯考特知道,不然他会因为心中队长形象崩塌而痛哭一场的。”

“那最好不要,因为我还有许多让他哭到昏厥的事迹。”

*                                                                                                            

而现在,史蒂夫环顾四周,已经喝醉的克林特横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脚边滚落着好几个空酒瓶,醉醺醺的山姆正手舞足蹈地跟斯考特说着过去两年内他和史蒂夫追查冬兵下落时,他把一个被史蒂夫从二十层楼扔下来的疑似九头蛇的技术人员接住时有多么帅气——“我是说,西特维尔那时看走眼了,队长可以驾驭所有风格。”山姆口齿不清地说——因为未满22岁只能喝果汁的旺达和娜塔莎坐在一起,后者似乎正极力的劝说她什么,她看起来有些犹豫,时不时偷瞄着史蒂夫,终于郑重地点点头。娜塔莎微笑地拍拍她的肩膀,满意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很好,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史蒂夫抄起一瓶金朗姆酒退了出去,掩上门他毫不停顿地向电梯走去,进了电梯他飞快地按了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他太熟悉了,甚至能闭上眼睛一下子摸到正确的位置上。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他快步走出去,左手边,尽头的那扇门。一路上碰到的前台值班人员对他的出现习以为常一般没有阻拦,点头示意后掏出自己的识别卡为他刷开门禁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史蒂夫面对敞开着的门,停顿了一秒,慢慢地走了进去。

刚才他的脚步有多么的急,现在他的脚步就有多么的轻,终于,他在一个凝着白霜的冷冻舱前站定。

里面沉睡着的是他的最久的朋友,最知心的同伴,最受折磨的爱人。

他看起来和两个月前没有什么不同,冷冻舱内的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除了四倍的视力告诉史蒂夫舱面上的冰霜又厚了一点点。

实验室没有开灯,史蒂夫借着冷冻舱内部发出的柔和光线用他的视线一点点勾勒着巴基的轮廓,尽管这个过程他已经在心里模拟过无数遍。冷冻舱的冰霜会越来越厚,也许有一天冰霜会覆满整个舱面,到他无法通过冰霜看清巴基的样貌。

但在那之前,史蒂夫想或许还有时间,他们都是注射过血清的超级士兵,也许没有四倍寿命,但他们的寿命一定比常人要长久许多。他自己的血清要更优质一点,这是好事,这意味着他有更多的时间来等待,等待巴基脑内那些该死的口令被清除掉的那天,他会是巴基醒来最先见到的人。然后他们可以回到布鲁克林,住市中的公寓或者在偏远些的地方买一栋二层的房子,他们会装修这个家,挑选家具、粉刷墙壁,从唐人街买一些异国风情的摆件装饰壁柜,把烤架和钓具堆在阳台或者后院,再在天气晴朗的周末把他们翻出来,他们甚至可以养一只狗或一只猫,或者两只。

史蒂夫怔怔地望着沉睡的巴基,他心里有一幅画,从他睁开眼意识到是巴基把一塌糊涂的自己从波多马克河捞上来起他就开始描绘它。主角当然是史蒂夫和巴基,他不断增添着细节,把所有能想到的美好的事情都加进去,这导致画面已经无比的拥挤,但又能怎么样呢?这是命运亏欠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70年,史蒂夫和巴基理所当然有资格讨回这段时光。

——你构想的未来太过完美了,一个优秀的士兵应当做好应对所有可能性的打算,好的,和坏的。

有个声音在史蒂夫脑海里说。

但史蒂夫不准备向这个声音妥协,没错,他承认或许未来没有那么好,也许待到巴基苏醒时他俩仍是联合国的头号通缉犯,走出瓦坎达的地界,他变成了徇私的前美国队长,他依旧是臭名昭著的九头蛇杀手还少了一条胳膊,面对的是无止尽的追捕或格杀勿论的命令,他们可能居无定所,四处漂泊,餐风露宿,这都无所谓,史蒂夫不在乎流浪,巴基也不会在乎,没人会为不在乎的事情打算。

*

7月5日 02:38

“咔嚓。”门锁传来开启的轻响,一个人影悄悄地走进卧室,他的动作轻极了,像猫的爪垫落在松软的地毯上悄无声息,不过一眨眼功夫人影便出现在床前。

不能怪史蒂夫无知无觉,潜行本就是巴基巴恩斯长长的擅长之事清单的一项而已。

史蒂夫还是保持着一贯标准的仰躺着双手交叉在腹部的睡姿,和他还是个豆芽菜时候一样,连睡觉都给人一种固执的感觉。巴基观察着熟睡的史蒂夫,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窃笑一声,踢掉鞋子像猫一样伏下身去,膝盖的重量将床垫压出一块凹陷。

“现在王子要亲吻他的睡美人啦——哇啊——”

天翻地覆就发生在一瞬间,上一秒巴基还噙着坏笑预谋着一场偷袭,下一秒他已被一股怪力掀翻在床上,史蒂夫的手像钳子一样扼住他的喉咙,左膝重重地压在他的胃上。

“唔——”巴基涨红了脸呜呜呜的叫唤,一双鹿眼无辜地看着史蒂夫,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要偷袭一个睡梦中的超级战士。

“巴基??”史蒂夫不可置信地放松牵制,表情活像刚看到摘了面具的冬日战士。

巴基咳了几声,仰起脸笑说:“警觉性还不错嘛,这我就放心了。”他完好的那只手拽住史蒂夫的领口用力一拉,后者猝不及防地摔倒在他身上,“这床好窄。”

史蒂夫假装没听到他的抱怨地也躺了下来,巴基的断臂不方便侧躺,所以史蒂夫让他半个身子趴在自己身上,左手环住他的腰将他揽在怀里,这张单人床睡史蒂夫一个人绰绰有余,但很难容纳两个健壮的成年男人。“你怎么会——”

“你有一群贴心的朋友,感谢他们让我没错过你的生日。”巴基笑着抬头啄了啄史蒂夫的唇,和他交换了一个不含欲望的吻,“生日快乐,伙计,虽然晚了几个小时。”

“谢谢。”史蒂夫回答,他抿了抿唇,回味着巴基留下的凉凉的触感。他的爱人明显一解冻就来到了这里,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身上带着明显的冰凉水气。“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你变得肉麻了,Cap。”

“独立日特别供应,Soldier,想听更多么?”

“独立日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You’re a punk。”

“Jerk。”

两个人同时笑出来。

“所以是娜塔莎和旺达。”

“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刚刚的庆祝会她们看上去十分可疑。”

“她们都是女孩子,我们当然不懂她们。”

“是吗?我觉得你还挺懂的。”

“拜托史蒂夫!我真的不记得多多了,原来的那些女孩我都不记得了好吗?”

“你明明记得,你还叫她多多——”巴基忍无可忍踢了史蒂夫小腿一脚。

他们悉悉索索地小声说着话,内容从天南到海北,史蒂夫告诉巴基他和队友们目前居住在提恰拉陛下提供的一栋二层小楼里,他打算今后为瓦坎达执行一些秘密的任务,作为提恰拉陛下为他们提供庇佑的回报。巴基充满向往地回忆了史蒂夫太太烹烤的蓝莓派的味道,得到了史蒂夫一个奖励的轻吻。他们都刻意忽视了天亮后巴基又要回到那个冰冷的冷冻舱的现实,假装这个夜晚足够漫长,足够到他们能把分离里错过的所有对话一次补完,包括之前的70年和今后的不知多久。

“抱紧我。”巴基的胡茬蹭着史蒂夫的肩膀,低声嘟囔着,“少了一只胳膊,好像都离你变远了。”

史蒂夫沉默不语地环紧了手臂,感觉有一只手狠狠地攥着他的心脏。

*

史蒂夫感觉自己在做梦,他在飞驰的火车上牢牢地抓住了巴基的手,他几乎就要感谢上帝了,感谢把他的巴基还给了他,然而那个打不晕的九头蛇士兵又站了起来,他手里的武器蓝光闪过,史蒂夫手里一轻,在飞散的血光中,他看到巴基离他越来越远,终于消失在一片冰雪之中——

史蒂夫一头冷汗地从弹起来,单人床上空荡荡的,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刚刚被解冻时,迷茫地从床上坐起,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自己在什么地方。

他茫然地坐了一会儿,胸膛像风箱一样起伏着,突然他跳下床冲出了房间,如那天一般赤着脚在路上狂奔着。史蒂夫从没觉得瓦坎达的科研中心大楼离他的住所如此遥远,他放弃了电梯直接一步五个台阶沿着逃生楼梯向上爬去,速度快得让电梯设计者汗颜,终于他一把推开玻璃门,围着冷冻舱的技术人员诧异地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但史蒂夫视若无睹,他喘着粗气走到冷冻舱前。

“呃,罗杰斯先生,你还好吗?罗杰斯先生?”一名技术人员犹豫着上前询问。

史蒂夫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平静下来。

“我没事。抱歉,打扰你们工作了。”

舱面的冰霜消失很多,他的爱人的样貌清晰极了。

史蒂夫抬起手,从指尖到整个手掌一点点贴在冰冷的舱面上,好像在触摸里面沉睡的人。

I made adream.

Please wakeup.

【完】

---------------------------------

【注】“我是说,西特维尔那时看走眼了,队长可以驾驭所有风格。”

sam这句话对应的是队2里西特维尔对罗师傅说“这不是你的风格”,队长说“确实不是”,然后寡姐一脚把他踹了下去2333

评论(4)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