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13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会不会太甜……会不会觉得腻……_(:з」∠)_

正文: 

  娜塔莎罗曼诺夫酷爱咖啡,在搬进她哥哥的公寓后,她为自己添置的第一件物件就是一台滴漏式全自动咖啡机,优先级别还排在化妆镜与睫毛夹之前。

  

  如果时间允许,她希望每一天清晨都能以一杯香醇的咖啡开始,再神清气爽地度过一整天,今天也不例外。通常,煮咖啡这一步骤总是由史蒂夫代劳,她哥的这位同居室友在生活作息上保持着令人咂舌的老年人作风,若无特殊情况,他总是三人中第一个起床准备早餐的,娜塔莎甚至觉得他可能是整栋公寓楼里第一个醒来的年轻人。

  

  不过……

  她瞥了一眼巴基紧闭的房门,都这个时间了,巴基赖床是常用的事,他能多睡五分钟就绝对不会在四分五十九秒时睁开眼睛,而史蒂夫竟然也没起,这让娜塔莎不由得生出一丝好奇。

  

  正当她百无聊赖地猜测时,像是心灵感应一般,那扇房门突然嚯地打开,率先走出的是巴基,脸上洋溢的笑容灿烂到给人一种他在发光的错觉。

  

  娜塔莎心中一动,刚准备说些什么时,房间突然又伸出一只手,一把把巴基拉了回去。她悠悠地又端起咖啡杯,听着几声低语还有笑声传来,很快,巴基倒退着从卧室慢慢走出来,先露出了个后脑勺,然后是侧脸,然后——

  

  “噗——”

  娜塔莎一口咖啡喷出。

  

  她旋即被呛得咳嗽起来,伸长了脖子正难舍难分的两人终于分开,齐齐朝她看来,史蒂夫神色略有惊讶和尴尬,而巴基扬扬眉,重新掰过史蒂夫的脸,响亮地啵唧一口亲在双唇上,意犹未尽地结束了他们的第一个早安吻。

  

  他拉开娜塔莎对面的餐椅坐下,双臂横搁在胸前,十根手指欢快地敲击着木质桌面,整个人散发着异常愉悦的情绪,笑眯眯地说:“早上好啊。”

  

  “早。”

  娜塔莎取过一张抽纸按了按嘴角,瞬间从失态中恢复过来,一边矜持地回了声早,顺便擦了擦面前的几点咖啡渍。

  

  史蒂夫朝她颔首致意,脸上是与巴基如出一辙的不加掩饰的笑容,他径直向厨房走去,经过巴基身后时,原本还和娜塔莎说着话的人转转眼睛,像个小尾巴似的跟了上去。

  

  这边娜塔莎默默吃着她那份早餐,厨房里的两人已经开了火,史蒂夫往锅里丢了一小块黄油,黄油遇热化开时发出滋滋响声,诱人的香气立即浮在空中,巴基帮史蒂夫系上围裙,他抽了抽鼻子,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叫了几声。

  

  “叫你不起床,现在饿坏了吧。”史蒂夫笑说。

  

  “我能睡到中午。”不仅不起床、还不许别人起床的某人毫无反省之意,他从身后抱住史蒂夫的腰,就像他之前在卧室里阻止史蒂夫离开床铺的那样,把结实宽厚的背肌当枕头,还不忘指使着他的大厨,“多蘸点蛋液。”

  

  夹着两片厚火腿的吐司已经送到了热锅边上,史蒂夫闻言又多裹了一层蛋液,这才终于下锅。片刻,几块黄澄澄的西多士整齐码好盛在白色瓷盘里,色香味俱是引人食指大动。

  

  这一盘西多士摆上餐桌,再看看自己面前乏味的全麦面包,娜塔莎顿时心塞,抓起餐叉毫不客气地把最大的那一块拖进自己盘子里,端起餐盘和咖啡杯往自己卧室撤退。

  

  “不打扰你们就餐,这块西多士就当我被你俩闪瞎眼的补偿了!”巴基心痛不已,娜塔莎用后脚跟带上门,不一会儿又突然探出头来,说道:“如果你们要约会的话,我倒是有个推荐的地方,听说很适合第一次约会的情侣去哦。”

  

  巴基有些心动,但娜塔莎说的是“第一次约会的情侣”,而他与史蒂夫应该“恋爱”三个月、哦现在已经快五个月了,于是犹豫着没有接话。


  娜塔莎看出他的迟疑,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说道:“哦忘了你跟史蒂夫不是第一次约会,所以这个地方可能不适合你们,当我没说好了,玩得开心点。”


  “哎!”巴基叫了一声,很想问问娜塔莎想说的究竟是哪里,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适合新手情侣的地方,他一定会考虑一下的,毕竟和史蒂夫第一次约会,他希望它各方面都是完美的。他苦恼地看向史蒂夫,“你觉得娜塔莎她是不是发现我们的事了?”


  什么事?合伙骗她的事?假扮情侣又假戏真做的事?她怕是早就看得透透的了,史蒂夫腹诽。


  “别想太多,发现了又能怎样?”他不怎么走心地安慰道,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牛奶。巴基愁眉苦脸地接过来喝了一口,嘴唇上方立刻沾了一圈奶渍,史蒂夫看着这画面,眨眨眼好像在他头顶看到一双耷拉着的毛绒耳朵,暗自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倾身舔了舔他的嘴角,尝了一口奶香。


  史蒂夫微微退开后视线却没舍得移开,巴基也直愣愣地盯着他,两人对视片刻后,巴基竟发现史蒂夫的脸在一点点变红。


  “喂……”

  

  巴基嘟囔,心说你脸红个什么啊,老子还没脸红呢。马上他就发现这话说得太早,可能是被史蒂夫给传染到了,他隐隐感觉自己的面皮也开始微微发热,心跳也渐渐失了节奏。他不自在地抹了把脸,说道:“都他妈是你害的,我高中时候都没现在这么傻。”


  史蒂夫笑着拉下他挡着脸的手,眉梢尽是喜悦还有难掩的得意,巴基故意绷着脸不去看他,但嘴角压不住的弧度将他的内心暴露个彻底。


  “你到底看什么呢?别看了!”


  “你嘴巴上,有一圈奶渍。”


  “日,你怎么不早说?……还有吗?”


  “没有了,不,这里还有点。”


  “哪里?没有啊,唔?——”


  热气腾腾的美味早餐,双目交接时莫名红起的脸,猝不及防却又甜蜜的吻,没有比这更好的清晨了,巴基合着眼睛想,摸索着把牛奶杯放在身后的餐桌上,两只胳膊都环上了恋人的肩膀。


  用过早餐,史蒂夫提议去看电影,巴基当然不会说不,两人跟娜塔莎打了声招呼,说了句午餐自便就在她嫌弃的目光下一前一后离开公寓。


  周末的商业街人流涌动,两人走走停停,若是见到橱窗里有感兴趣的商品就进店逛一圈,还排了长队只为买两只朗姆口味的冰淇淋。史蒂夫与几对手拉手的情侣擦肩而过后,猛然意识到他一直觉得别扭的地方是哪里,便停下了脚步,说道:“巴基。”


  巴基走出几步远,听到他的呼唤转过身来,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史蒂夫面色认真地说说:“你忘了东西。”


  “什么?”巴基被他的神色唬得一愣。


  史蒂夫朝他伸出一只手,笑着说:“你男朋友。”


  巴基挑眉一笑,走过去牵起他的手,拉着人继续往前走,边说道:“谢谢提醒,这我可得看好了,搞丢了没地方哭去。”


  两人相貌身材俱是出众,又毫不避讳地十指相扣走在人群中,路过的人不免多看他们两眼,巴基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回去,还附赠一个炫耀的微笑,笑容的意味不言而喻——眼馋吗?我的!


  史蒂夫好笑地看着他得意的小模样,这家伙怕是没注意到有多少道艳羡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从小,巴基就是整个街区最受欢迎的男孩,大人们喜欢他,小孩子崇拜他,而巴基巴恩斯最好的朋友,作为这个头衔的拥有者,史蒂夫也总是以此为傲的。而他们长大重逢后,他依旧是那样的耀眼,令史蒂夫的眼睛不知不觉地追逐着他,早在自己迟钝地觉察之前便已动了心。


  他英俊、开朗、风趣、充满活力,像森林中最为强健和灵动的雄鹿,看到它便会不自禁地赞叹造物的慷慨和神奇,想要据为己有却又不忍剥夺它的自由。不过这只鹿同时也挑食,有时口不对心,会耍赖不讲理,还会伶牙俐齿把你怼得哭笑不得……


  史蒂夫淡淡地微笑起来,拇指摩挲着巴基的手指,引得后者奇怪地望过来,说:“想好看什么电影了吗?”


  史蒂夫看了眼排片表,接下来有一部低成本的惊悚片,就在十五分钟之后,三十分钟后是部动画片。他犹豫地说道:“要看这个吗,墙里的女人?”


  巴基撇撇嘴,说:“好像只能看这个了,我去买票。你怕不怕啊?怕的话我们就看动画片了。”


  “不怕……”


  巴基蹬蹬蹬跑去买票,史蒂夫站在原地挠了挠头,去食品区买了两杯可乐和一大桶爆米花。十分钟后检票进场,放映厅内零散坐了七八个人,几对情侣还有一位独身来看恐怖片的勇士,两人穿过他们,在后排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低成本就是低成本,一开始巴基津津有味地往嘴里丢爆米花,一边歪头在史蒂夫耳边吐槽炮灰甲胸口喷出的血浆做得太假,史蒂夫抱着爆米花桶,嗯嗯地应着。但渐渐地电影营造的恐怖气氛渐入佳境,巴基就没动静了,抓爆米花的动作也慢下来,史蒂夫紧紧抓着爆米花桶,不由自主地往巴基的方向靠去。


  “喂……”巴基小声说,“我们把扶手抬起来吧。”


  史蒂夫简直求之不得,抬起扶手后两人紧紧挨着彼此,史蒂夫伸出一臂搂住巴基的肩膀,巴基环住他的腰,影片的光打在两人脸上,都是紧张又强作镇定的神色。


  突然,片中墙体裂开,背景音乐陡然拔高变得紧迫起来,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影院里的观众紧绷的神经又受到强烈的冲击。


  “卧槽!”


  巴基控制不住短促地叫了一声,指甲狠狠抠进史蒂夫腰上的肉里,史蒂夫此刻本就脆弱的神经被他掐得又一激灵,手一抖半杯爆米花尽数喂了地板。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战战兢兢地抱在一起看完了剩下的电影,当放映厅的灯终于亮起,两人面面相觑时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看着彼此脸上惊魂未定的表情,呆了呆又笑起来。


  “你不是说不怕的吗?”巴基问,扶着史蒂夫的胳膊,抬脚在路边蹭着鞋底,他踩到了一颗爆米花。


  史蒂夫无言以对,只好反驳:“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的腰上可能还有你的指甲印,差点都抠下一块肉来。”


  巴基不好意思地摸摸他的腰侧,史蒂夫不依不饶地圈住他的腰挠痒痒,直到对方求饶才放开。两个对自己胆量预估错误的人离开电影院,继续拖着手闲逛,在路过一家家用电器店时巴基突然心血来潮,拉着史蒂夫进店挑起了扫地机器人来。


  史蒂夫听着巴基兴致勃勃地讲着养一个扫地机器人当宠物的好处,感觉莫名其妙,虽然这些好处似乎确实还挺有道理的,比如扫地机器人不吵闹,不会咬坏家具,不制造脏乱而且还会收拾家等等。


  除了不是个活物之外,简直是个完美的宠物好吗?


  最终他们还是选了一款智能扫地机器人抱回家,它圆圆扁扁的身体上印着蓝底白星,据说是店里销量最好的一款。充好电后按下启动键,看着它嗡嗡地工作起来,两人又为它的名字产生了分歧。


  “你觉得它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巴基问。


  一个扫地机器人还分性别?史蒂夫皱皱眉,还是说:“男孩吧。”


  巴基露出一丝失望,说:“真可惜,我想了好几个女孩的名字。”


  史蒂夫看着它——哦现在是“他”了——从餐桌下穿过,转悠悠地进了厨房,突然觉得这个宠物还不错,说道:“我想叫他爱德华。”


  “爱德华太普通了,英国一半的国王都叫爱德华。”巴基不认同,他摸着下巴说,“詹德利怎么样?”


  不怎么样,史蒂夫摇头,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否决了无数个提议,最终还是把娜塔莎请出来,让她来拿主意。娜塔莎用关爱智障的眼神打量着他们,拒绝参与这种起名活动。巴基灵机一动,拉着史蒂夫来到书架前,要他闭着眼随便拿一本书,就以这本书中的主人公的名字命名那个正满地跑的圆家伙。


  “佛罗多,来这儿。”巴基抓着一把豌豆,撒在扫地机器人(他现在叫“佛罗多”了)经过的地面上,看着佛罗多一颗不落地把豌豆都吸进肚子里,巴基赞赏地敲敲他的外壳,说,“干得好。”


  娜塔莎叹息,不忍直视地用书把脸挡住,史蒂夫笑着递给她一盘蜜瓜,娜塔莎接过,看了他一眼,那意思是“你怎么也陪着我哥胡闹”。


  史蒂夫只笑笑不说话,抬起脚让佛罗多顺利通过。


  他现在有一个男朋友,还有一个宠物,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TBC

评论(48)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