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11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美好的周末来了

正文: 

  娜塔莎晃悠进餐厅时已接近八点半,史蒂夫刚刚喝掉最后一口咖啡,他把自己的咖啡杯和碟盘收拾进水池内,经过巴基身边时自然地在他背后拂了一下,这动作多此一举没有任何意义,好像后背与手之间有种莫名的吸引,一定要碰一下才舒服似的。

  

  娜塔莎眨眨眼,欣慰地发觉自己眼睛对这类画面的承受能力又有所增强。她走到桌边坐下,巴基抬眼道了声早安后,又埋头继续往自己的吐司片上挤巧克力酱,尽管厚度已经很令人汗颜,但他仍不死心地拍着巧克力酱的瓶底,仿佛要榨干最后一滴才罢休。

  

  他拍瓶底的声音吸引了史蒂夫的注意力,后者从整理背包中抬起头,用目光丈量了一下巧克力酱的分量,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猜……”娜塔莎用手指点了点下巴,对巴基说道,“今天的早餐是你做的。”

  

  那一小瓶巧克力酱终究还是见底了,巴基恋恋不舍地舔了舔瓶口,随口回道:“猜得对,可惜并没有什么奖励。”他咬了一口沾满巧克力的吐司,心满意足地眯着眼睛,好像在品尝什么绝世美味,“好吃。刚才找东西时,在左上角橱柜的起司粉后面发现了这瓶小可爱,简直是意外之喜,我以为都吃完了呢。”

  

  那瓶小小的巧克力酱只有半个巴掌大,不过足以解馋。娜塔莎好笑地看着他餍足的表情,说:“你不会真的以为所有的都被你吃掉了吧?”

  

  巴基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之前没找……”他突然止住话音,唰地扭头去看史蒂夫,史蒂夫报以僵硬的一笑,巴基不满地望向娜塔莎,“喂,你都知道史蒂夫把巧克力藏起来了,怎么不告诉我!”

  

  娜塔莎被他的逻辑搞蒙了一秒,旋即气得拍桌子:“你居然先怪我?!又不是我藏的巧克力!”

  

  巴基怒而转头瞪着史蒂夫,一边重重咬了口吐司,示威似的舔了舔粘在嘴角的巧克力酱。史蒂夫举起双手摆出讨饶的姿势,说:“抱歉,不是有意的……”随即在巴基的瞪视下无奈地改了口,“好吧,好吧,我得承认我是故意的。关键是,巴基,你不能每天吃那么多的巧克力。”

  

  “为什么不能?”巴基撇嘴,突然想到昨晚整夜史蒂夫都环着他的腰,该不会是自己变胖了吧……他不由得犹疑地摸了摸肚子,“我的腹肌明明还在啊。”

  

  史蒂夫苦笑着说:“是为了你的健康。”

  

  虽然理由让人心里甜丝丝的,但结果巴基拒不接受,他钻进厨房,打开每一扇柜门和抽屉,片刻后找寻无果的他两三步又跑了出来,勾着史蒂夫的脖子几乎整个人压在他背上,用力摇晃着,叫道,“快老实交代,不然我就把你的胡椒粉罗勒碎豆蔻粉肉桂粉全混一起!”

  

  那些食材大多还不是都进了你的肚子,这算什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愚蠢回击。史蒂夫哭笑不得,他艰难地弯着腰穿鞋,背上被迫顶着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穿好鞋后,他往门口走了两步,巴基也被他拖着往前滑行了两步的距离。

  

  虽然史蒂夫自知自己偷偷藏起家里所有的巧克力酱也没有什么道理,但他还是努力地讲起了条件:“我告诉你放在了哪里,但你不能每天吃太多。”

  

  “怎么算太多?”巴基转转眼睛,问道。

  

  “唔,一周一小瓶?”

  

  “史蒂夫罗杰斯,你在逗我吧?”

  

  娜塔莎撑着下巴旁观两人讨价还价,一副兴味盎然的样子,评论道:“小瞧你了,史蒂夫,我还以为你已经不知道原则是什么东西了。”

  

  这话又像是称赞又像是讽刺,后者的可能性也许更大一些,但如果是前者,史蒂夫心里发虚,深觉受之有愧,事实上他已经快要摇旗投降了。

  

  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又变得如同之前一般融洽,仿佛前几日刻意的疏离和尴尬都不存在过。史蒂夫自己也说不清,当巴基在厨房忙碌的背影撞进他视线里时,他是怎么一种心情。或许可以用“一股油然而生的幸福感”来抽象地概括,不过现在,这股幸福感正实体化地趴在他背上,重量尤为可观,并且耍着赖要他如实交代私藏宝贵巧克力酱的重大罪行。

  

  最终两人各退一步,达成了让彼此都满意但又不是特别满意的协议,就此休战。娜塔莎冷眼旁观,越发替她哥感到可悲:大好青年有手有脚有钱包,竟然全然没有意识到还有自食其力这一条出路,超市就在一条街道外,想吃多少买多少好吗?

  

  不得不无比心痛地承认,巴基的智商好像真的变低了不少,而且从搬进公寓到现在的一个多月里,她几乎是目睹了完整的下降趋势。这惨烈的曲线,若是替换为道琼斯指数之类的,交易所里恐怕一片哀鸿遍野,可能连通往天台的楼梯口都排起了队。不过,娜塔莎又看看史蒂夫——这人正对着气鼓鼓的巴基傻笑,她心里瞬间平衡了不少——都一样的傻,谁也别嫌谁。

  

  “对了,”史蒂夫在出门前突然转头说,“卡特教授预备在月底办一场聚会,允许我们携同伴。”他停顿了一下,攥紧了电脑包的黑色带子,“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陪我去?”

  

  娜塔莎插嘴问道:“以什么身份去呀?室友、朋友,还是男朋友?”

  

  “当然是男朋友。”

  

  史蒂夫一向吐字清晰,男朋友这个词说得称得上是字正腔圆了。巴基一愣,尽管想到过这个回答,真的亲耳听到时仍然会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混杂着雀跃和无措,欢喜和犹豫。

  

  都怪自己当时假扮情侣的蠢主意,巴基愤愤地想。虽然,假如没有这一个月来或蹩脚或精湛的即兴表演,他跟史蒂夫可能还是相处融洽的模范室友,却也只是室友而已;但是,正是因为多了这一层复杂的假关系,他反而对一些看起来明明很真实的事情产生了怀疑。

  

  真想直截了当地问问史蒂夫啊。

  

  巴基突然有点生气,是生自己的气。憋着一股气他开始构想他跟史蒂夫开诚布公的场景,也不要什么浪漫的、让人印象深刻的并且在往后的许多年里每年当天都拿出来回忆的那种桥段了,或许就在他们同时醒来的某天清晨,都不想先起床做饭的两人各自抱着被子赖在床上大眼瞪小眼,然后他踢踢史蒂夫的小腿,先打破沉默——

  

  “喂,我不想演情侣了,我们来段真的吧。”

  

  嗯,语气要自然随意,好像他刚刚说的是“我不想吃单面蛋了,今天早餐我想试试双面蛋”。史蒂夫最好立刻马上想都不想地说好,然后他们可以顺势滚一发,反正都已经在床上了。也不知道史蒂夫有没有经验,总之到时候又该巴基哥哥出马,接下引领小史蒂夫踏入成人世界的光荣使命……

  

  他在胡思乱想中已经选好了他们周年纪念的餐厅以及当晚庆祝炮的姿势,反正做白日梦是上帝都管不了的事。而史蒂夫迟迟得不到回应,有些不安地问:“所以,你怎么说?”

  

  这才发觉他把史蒂夫晾在那儿了,巴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看着自己的脚尖说:“好、好啊。我是说,我那天晚上应该有空,可以陪你去喝点酒什么的……但我也不敢保证,可能有事情,你知道我导师有时会突然叫我们去,不过当然,我是说有空的可能性比较大。”

  

  虽然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但话语中肯定的意思还挺明显,尽管两处转折让他心脏也跟着剧烈地收紧两次。史蒂夫面上的不安神色一扫而空,他情不自禁上前两步,快速地抱了巴基一下,然后道声别离开公寓,剩下嘴角止不住上扬的巴基和一脸揶揄的娜塔莎。

  

  “你刚刚在想什么?一会儿目光呆滞一会儿犹豫一会儿又一脸荡漾的。”娜塔莎不解地问,“不想见他的同学和朋友吗?”

  

  那倒不是。主要是都怪娜塔莎多问了一句,史蒂夫那句“当然是男朋友”很有可能是说给她听的。不过不管怎样,能和史蒂夫一起去聚会玩玩也不错。巴基悠哉地说:“当然不是,哎,懒得跟你这个小孩子讲。”

  

  “你!”娜塔莎气结,“你们俩在我跟前卿卿我我就差滚床单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个小孩子了?!”

  

  她的声讨丝毫不能激起巴基任何羞愧之心,他甚至看上去更得意了一些。娜塔莎看他用玻璃杯挡住半张脸,假模假样地试图藏起其实根本藏不住的微笑,无奈地摇头道:“你们真是,现在还没……”她突然咽下嘴边的话,顿了顿继续说,“以后还不得更闪死人。提醒我,这周末起我要开始找房子了。”

  

  “哦。”巴基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娜塔莎跺跺脚,端起自己的那份早点回房间去了。

  

  巴基一人吃完早餐,把碗碟被子都收进洗碗机里,不死心地又把厨房翻了个底朝天,收获一瓶快要过期的色拉油、半袋拆封不知多久的泡打粉还有几片散落的吉利丁片。正好今天没有要紧事,干脆来场大扫除好了,他一边想着,麻利地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他把厨房擦得干净得发亮,锅具厨具餐具整齐排好,又找了几个收纳盒把各种食材与调味料分门别类归纳清楚,已经是半个上午过去。不过在满满的成就感下他也不觉得累,反而更有干劲,拖着吸尘器又提了一桶水,往他和史蒂夫的卧室去了。

  

  两人共有一间卧室后空间拥挤了不少,巴基意外地发现史蒂夫的几页随笔夹在了自己的参考书里,又莫名其妙地在史蒂夫的iPad下面找到了自己的笔记本。红色的封皮格外打眼,正是娜塔莎到来前一晚时他与史蒂夫“串供”时用来做记录的的那本。

  

  巴基倚着书桌,津津有味地翻看起着两人的串供记录,看到自己写下的那句“B倒追S”时,又想起自己在今早之前连续好几日的纠结,有点感慨地笑了笑——追就被追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书桌整理好后,他把衣物一股脑塞进洗衣篮,然后打开了吸尘器的开关。他弯着腰操纵着地刷扫过每一个角落,在嗡嗡的噪音中不由得想起某天晚上同史蒂夫一起看的电视广告,或许,他们可以买个扫地机器人?听说现在养扫地机器人当宠物还是个潮流。

  

  他给扫地机器人想了几个备选的名字,突然感到探进床底的地刷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清脆的磕碰声响,巴基疑惑地把吸尘器暂停放在一边,趴在地上把那个东西掏了出来。

  

  咦?一个料理盆?在他们卧室的床底?

  

  巴基捧着那个沾了床底灰尘的不锈钢盆,一脸困惑地坐在地上,对它的出现感觉莫名其妙。突然,一个听起来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蓦地钻进他脑子里,巴基向史蒂夫的床头看去——剔透的玻璃杯稳稳地立在床头,里面满满地盛着水。

  

  这想法好像也没有那么的异想天开。

  

  巴基从地上一跃而起,捧着那个脏兮兮的料理盆转了几个圈,不小心碰到撞到椅子上,椅子歪了歪,蹭掉了放在桌沿的一叠书,刚整理好的书本哗啦啦地都落到地上。

  

  但这都不能影响到他雀跃得快要起飞的心情,巴基哼着歌把它们重新收拾整齐,又像开了三倍速似的飞快打扫完剩下的区域后,他扯着嗓子喊:“娜特!”

  

  “干嘛?”女孩的声音从另一房间传来。

  

  “走走走,我们去逛街。吃午饭,买东西,今天我请客。”巴基豪迈地说。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娜塔莎从门口探出头来,问道:“这么大方,中彩票啦?良心发现啦?还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去你的。”巴基大笑,“不为什么,我乐意,我心情好!”

  

  娜塔莎狐疑地打量着他夸张的表情,说:“看你美得,我还以为史蒂夫跟你求婚了。等我半小时。”

  

  半小时后,娜塔莎光彩亮丽地出现在客厅里,尽管她对巴基的老头衫进行了一连串的攻击,但巴基充耳不闻,揣上钱包后就拉着她出了门。

  

  他们在一家口碑不错又性价比较高的餐厅用了午餐,之后的两小时里,巴基感觉他中午吸收的热量急速地流失殆尽。终于娜塔莎鸣金收兵时,跟在她身后的巴基已经提了满满的两手购物袋。

  

  “买够了?”

  

  其实没够,逛街怎么会够?但见好就收的娜塔莎从巴基手里接过装着她新鞋的购物袋,心满意足地抱在怀里,嘴甜得不得了:“谢谢哥,你真帅,你最好了。”

  

  “哦。”巴基故作高冷,冲着不远处扬扬下巴,“我们去那边看看,你给我当个参谋。”

  

  娜塔莎转头去看,原来是一片男装区。她略一思索,追上巴基的步伐,笑着说:“没问题,但我要知道你需要哪个场合穿的衣服,是休闲的,运动的?还是参加那种导师举办的、可以携带男朋友参加的聚会时穿的呀?”

  

  巴基被她说得有些臊,正要回击时余光突然瞥见商铺的橱窗,便停住了脚步。

  

  娜塔莎一同停下,顺着他的目光望进橱窗内,刻意营造的光线下,一枚银灰色的领带夹反射出精致而又低调的光芒。再回神时,巴基已经推开了这家商铺的大门。

TBC

已经5w字啦~

评论(81)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