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10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上一周忙着slo,没顾得上更新~现在总算把钱货都理清了,继续更文~

正文: 

  问,跟着一位很有事业心的教授做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史蒂夫罗杰斯大概能洋洋洒洒说上半天。


  项目才启动不足一周,离结项日甚至是中期报告还有很久,正是可以任由拖延症发作的悠哉时光,而史蒂夫在卡特教授的鞭策下,却像是在图书馆生了根,大有死线临头的架势。


  一开始,他以为这是因为卡特教授对这个受国家资助的项目太过重视,只是重视程度超过常理,以至于连莎伦卡特都一次不落地跟着学长学姐们加班加点,要知道一年级的莎伦能做的工作还相当有限。但当卡特教授不知第多少次拜托史蒂夫送送莎伦,或者或刻意或隐晦地营造些其他独处机会,时间一长,史蒂夫就算是再迟钝也能品出不对味儿来。


  于是,在这周的例行讨论会上,当卡特教授微笑着表示为了犒劳大家近日来的辛劳工作,她将会在月底举办一场学院范围内的小型聚会时,史蒂夫决定为组里的难兄难弟们谋点福利,他问:“教授,请问可以带个伴儿来吗?”


  两位卡特女士的表情顿时有些微妙,站在史蒂夫身后的莎伦求助式地向她姑妈望去,后者回以安抚的眼神,扯出一丝温和的笑容问:“怎么,史蒂夫有想带给我们见的人吗?”


  “嗯,我男友。”史蒂夫点点头,坦然看向脸色微变的卡特教授,“可以吗,教授?”


  卡特此刻已经不想去瞧她侄女难看的表情了,她维持着得体的微笑,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当然,当然可以。”


  讨论会上的众人都无暇顾及卡特们复杂的心情,其他组员们暗自为能带着男友女友来蹭一顿酒水和甜点而窃喜,卡特教授的品味一向闻名于神盾学院,而史蒂夫,则假装对两人的心思毫无察觉。


  事实上即便是有所察觉,也不过是在他的心头盘旋个两秒而已,因为有另外一件事正满满占据着那不过方寸的空间,让他实在对其他人的心思提不起兴趣。


  这件事已经困扰他了好几天,并且向着越来越棘手的方向发展下去。


  就寝时间,史蒂夫端着一杯水站在床头,眉头拧得能夹住硬币。


  一米五的双人床,以中轴线为准一划为二,属于他的半个床铺干干净净,连个褶子都没有,而另一半边儿,被子被卷成了一个蛹,被中人露出半个后脑勺,几乎把自己整个藏了起来,浑身散发着“谢绝交流”的讯息。


  史蒂夫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几天巴基与他只说过三句话——“早上好”、“你回来啦,厨房给你留了三明治”和“我先睡觉去了”,当然他早晨出门太早晚上回家太晚也有一部分责任,但是——


  但是,从前巴基每天都能跟他有说不完的话,不管他们能相处几个小时或者几十分钟。史蒂夫这样想着,盯着那个蛹不自觉地抿起嘴,心底生出了一丝委屈。


  当然他们之间也会有沉默,人人都需要一点留给自己的放空时间,有时候史蒂夫复习课程而巴基读读小说,共处一室时虽毫无交流却又让人觉得平和安逸。反正,绝对不是如这些天一般令人别扭的沉默,有几次他觉得巴基在看他,回望过去时却又发现巴基的视线落在别处。


  就好像在刻意疏远他一样。史蒂夫用力握住玻璃杯,委屈之中又有点气闷,然而巴基对此无知无觉,缩在被子里,依旧是安稳入睡的模样。


  但是枕头挨着枕头一月余,他对巴基的呼吸声早已熟悉得不得了,熟睡时是绵长均匀的,浅眠时是呼吸也很轻,睡不着时会焦躁地重重吐气几回,史蒂夫甚至在清晨时听到呼吸频率变化便能知道他快要醒来,只是还在为留住美梦做着最后一丝挣扎。


  此刻侧耳仔细辨认了一会儿,史蒂夫了然地扬扬眉,想了想后把玻璃杯放在床头后走出房间,再回来时双手托着一个小号料理盆,里面满满地盛着清水。


  叫你不理我,我看你能躲到哪儿去。


  他在床边站定,深吸一口气,手臂一松,不锈钢料理盆随重力倾斜,落在柔软的布料织物上发出闷响,里面盛着的清水随着它的歪倒哗啦流出,瞬间浸透了史蒂夫半边床铺的大片被褥。


  “哎呀糟了!”


  史蒂夫口齿清晰地大叫一声,一边迅速把料理盆拨下来踢到了床底。他避开湿透的地方跪上床,俯身轻轻叫着巴基的名字。


  “巴基,巴基……”


  巴基在史蒂夫怪叫一声时就惊得一哆嗦,听见他声音里的为难时又有点担心,这会儿肩头被轻轻拍着,他装作被扰了清梦的样子,含混地嘟囔:“干什么……”


  “我不小心在被子上洒了杯水。”史蒂夫面不改色地扯着谎,在巴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微笑,语气中却尽是懊恼,“拜托,让我跟你挤一挤,被子和枕头上都湿了,床单都有点潮。”


  什么?什么叫挤一挤?巴基睁大眼睛,心脏不由他控制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被子蛹不情愿地蠕动几下,一只手伸出摸了摸床铺,果不其然摸到一手潮湿,只是这被打湿的范围,未免有点大了吧……


  巴基无暇思考史蒂夫是怎么用一杯水洒得半张床都湿了,他瘪着嘴问:“没有新的被子和枕头了吗?”


  史蒂夫可怜兮兮地说:“有是有,可是都放在娜塔莎那屋的柜子里,她已经睡了,我也不好进去。”他又轻轻推了推巴基的肩膀,小声说,“我不想睡沙发,明天还要早起……”


  巴基哑然,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他愤愤地往双人床外侧挪动了一下,随着他的移动,被子完美的蛹状露出了一个裂缝,史蒂夫见状露齿一笑,迅速地顺着它钻了进去,面朝巴基侧躺下来。


  “最好不是你尿床了!”


  “没有没有。多谢,快睡吧,晚安。”


  几乎是挨着巴基暖烘烘的后背,被子里还有他刚刚捂暖的温度,史蒂夫满足地蹭蹭巴基让出的半个枕头,对着他后颈笑了笑,合上了眼睛。


  巴基在黑暗中睁着眼,用手掌按住左胸,唯恐过快的心跳被身后之人察觉,仿佛这样就能使自己重新平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史蒂夫发出轻微均匀的鼾声,巴基迟疑地翻了个身,鼻尖差点碰到鼻尖,再一眨眼,一张沉睡的脸完全挤占了他的视线。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整座城市在雨声中安然入眠,而巴基的睡意却好像被冲刷殆尽。他看着史蒂夫熟睡中带着些孩子气的脸庞,一时心底有些复杂。


  特意躲着史蒂夫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巴基有时候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追逐着对方身影的眼睛,只好在史蒂夫看过来时仓促地移开视线。还有无数次溜到嘴边的“史蒂夫”,巴基才发现他们平时有那么多话要说,突然间强迫自己沉默下来,有种空气都凝结住的感觉。


  他想要冷静一下,想清楚一些事情,但他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理清哪些事、怎么又算想清楚了。及时止损是个理智的选择,就像一段陷入死循环的程序,强行结束它才是正确做法。然而巴基按不下结束键,也许是做不到,也许根本是不想,总之就这样拖沓着,状似平常的维持着现在的关系,却又别扭地刻意拉开一丝距离,好像在固执地坚守着内心一片私密的领域。


  他之前从来不曾陷入到这般境地,一团乱麻,理不清又无法下狠手一剪剪断,实在是他感情史上的污点。巴基愤慨地想,几寸外史蒂夫安详平和的睡颜突然变得让人生气起来,他伸出手,做了一个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幼稚举动。


  忽然间脸颊一痛,史蒂夫在半睡半醒中费力地撑开眼帘,眼前依旧是巴基的后脑勺,几根发丝蹭着他鼻头痒痒的,衬着脸上隐隐的痛感都变得不太明显。


  我可能是在做梦,史蒂夫迷糊的脑袋里冒出一个念头,而做梦的人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浓厚的睡意给了他为所欲为的胆量,他伸出胳膊环住巴基的腰,把脸埋在对方的颈窝处,满意地再次睡去。


  巴基的心跳惊惶地彻底乱了节奏,好像被横在他腰腹上的手臂勒住了呼吸。这算是什么?相拥而眠?巴基 真想推醒史蒂夫问问他是怎么想的,是入戏太深还是把他当成了别人,或者就是他所期待的那个答案。然而对方像是又睡熟了,悠长的呼吸洒在他颈间,像是一层羽毛轻轻拂过,一阵睡意莫名席卷上来,巴基心绪复杂地合上眼,犹豫着把手覆上了腰间的手臂。


  第二天巴基难得比史蒂夫醒得早,他瞪着没有焦距的眼睛失神了一会儿,才发现两人依旧维持着昨晚入睡时的亲密姿势,贴合紧密得像两只缺爱的树袋熊。他脸上一热,蹑手蹑脚地从史蒂夫的手臂下滑出去,等到从浴室出来,史蒂夫依旧沉睡着,丝毫没有要起床的预兆。


  明明昨晚说过要早起,但现在都已经快八点了,该不会是忘记设闹钟了吧。巴基犹疑了一会儿,轻声唤了两声,史蒂夫在睡梦中皱了皱眉,但依旧没有清醒的迹象。巴基等得不耐烦,坏笑着想用两指捏住他的鼻子,却被眼下的两团青黑吸引住了目光。


  史蒂夫的睫毛很长,长到连不少女孩都暗暗嫉妒的程度,巴基曾好奇地猜测它们在眨眼时会不会勾缠在一起。他低垂着眼眉时,睫毛在脸上投下两小片美好的阴影,那是让艺术家们都为之疯狂的画面。


  不过此刻那两团青黑明显与他过长的睫毛无关,看着他难掩疲累的脸色,巴基不免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叫醒史蒂夫?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


  他在床头坐下,有些矛盾地看着史蒂夫,后者仍是侧躺的姿势,手臂环成了一个弧形,像是在搂着什么,不过现在他怀里空空。巴基呆愣了一会儿,回想起整整一晚熨帖的胸膛温度还有被手臂箍住的触感,七分心动三分羞赧还有一丝的无可奈何。


  真是没办法了,巴基唉声叹气。逃离名为史蒂夫的深坑的计划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对方可能只是随便挥一挥手,他的心就乐呵呵忙不迭地投敌去了,连象征性的挣扎都懒得敷衍。


  纠结了这些天最终还是落得一个顺其自然的结果,说出来也是可笑,巴基一阵无地自容,他塞了一个枕头到史蒂夫笼成圈的双臂之间,打算先去准备早餐再来叫史蒂夫起床,这样他能多睡一会儿,并且如果真的有要紧事,也能省去做早餐的时间。


  巴基的厨艺这一个月突飞猛进了不少,娜塔莎搬进来后的一个显著改变就是他逗留厨房的时间大大增加,毕竟情侣们在厨房边做饭边腻歪是常有的事,其间他们就算“密谋”点什么也不会让人产生疑虑。这会儿,他胡乱哼着热播电视剧的主题曲,用餐刀把化开的黄油混合着蒜蓉抹在切片土司上,刚送进烤箱定好时间,身后传来走动的声音。


  “你今天起得好早。”史蒂夫揉着惺忪的眼走过来,看到亮起的烤箱还有巴基手中的两只蛋,笑说,“而且还准备了早餐。”


  巴基有点不好意思,通常他总是赖床的那个,顶着睡成鸡窝的头晃进厨房时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早餐。他把鸡蛋磕进热好的平底锅中,对史蒂夫说:“难得今天醒得早,让你点菜,说吧,是单面还是双面?”


  史蒂夫站到巴基身后,看着小锅里不断鼓动的蛋黄突然涌上一股幸福感,说:“都可以。”


  “不能都可以。”巴基佯装不悦地挥了挥锅铲,一定要史蒂夫选择一种,他认真地想了想,笑着说:“那就单面的吧,和你喜欢的一样。”


  说着,他无比自然地把下巴搁在眼前人的肩膀上,肩上突然的重量让巴基措手不及,怔愣之间听到史蒂夫悠悠地说:“可以了。”


  “啊?”


  “煎蛋,可以起锅了。”史蒂夫声音里染上了一丝笑意,连带着巴基的肩膀都感受到几分震动,“都快糊了。”


  “哦!”巴基恍然回神,手忙脚乱地把煎蛋抢救出来,然而底部还是有一些焦糊。他瞥见史蒂夫似笑非笑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还不都是因为你,没事搞什么突然袭击!这样想着,他不轻不重地给了身后人一肘子,没好气地说,“去去去,你赶紧去洗脸,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的发挥。”


  “哦。”史蒂夫应了一声,语气中带了点低落,巴基听见心中一紧,刚想自己是不是把话说重了,忽然耳边一热,复又听他话语间含了笑意,“怎么影响了?明明是指导你,你得说清楚,我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自信的。”


  哼。巴基弯了弯眼眉,忽然反手勾住史蒂夫的脖子把人压下,对方脸上惊愕的表情取悦了他,弧度完美得让人想要亲吻的唇线勾勒住出一抹招牌的迷人微笑,小虎牙更添一丝狡猾的意味,巴基直勾勾地盯着史蒂夫,刻意压低了声音,道:“这还用我说,回去照照镜子,就是米其林大厨也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而搞砸一道佳肴,荷尔蒙先生。”


  他得意地看到史蒂夫脸颊微红,表情古怪中夹着藏不住的雀跃,还带着些大男孩的羞涩,轻哼一声转过身打开橱柜,找了片刻,疑惑地问:“料理盆呢?”


  史蒂夫一瞬间打起精神,摸了摸鼻子说:“什么?”


  “就是料理盆啊,小号的那个。”巴基比划了一下,“这么大的。怎么不见了,我昨天才用过。”


  史蒂夫干咳了一声,说道:“不知道啊。”


  巴基哦了一声,刚好找到了一个替代品便也没再追究它的去向,史蒂夫松了口气,挠着头往卧室走去,一边想着该怎么把那个失踪的倒霉家伙从床底掏出来再偷渡到它该待的地方去。

TBC

评论(58)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