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9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下一点猛药……

正文: 

  娜塔莎在为自己准备睡前牛奶的时候,颇感意外地发现起居室的灯还亮着。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史蒂夫终于回来了,然而环视一圈,视线最后落到起居室里除她外唯一的一人身上,问道:“史蒂夫呢,还被他教授扣着呢?”


  正蜷缩在扶手椅内的巴基像是突然惊醒,手一抖书本掉到地上,他伸长了胳膊去捡,懒洋洋地回道:“也许吧。刚才……”他看了眼时钟,改口,“二十分钟前问他忙完了没,他说马上就能回。”


  娜塔莎点点头,进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难得好心地也给自家兄长带了一杯。她回到起居室时发现巴基又捧起了那本书,好奇之下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娜塔莎惊讶地念出书脊上的文字,“真不像你会读的书。”


  巴基接过那杯热腾腾的牛奶,并看在它的份上对娜塔莎赤裸裸的鄙视没做计较,随口回道:“我偶尔也要接受一下深沉哲思的洗礼。”


  娜塔莎狐疑地上下扫了他几眼,这位新晋的哲学家格纹睡衣松垮垮地系了几颗扣子,惬意地半躺在扶手软椅里,歪歪地靠着一边扶手,腿搭在另一边扶手上面,难掩困倦的脸颊上还留着方才打瞌睡时书脊不小心压到的印子。


  她凑过去,确认巴基并非拿倒了书,而是真的在阅读,嗔怪道:“少来,这本书在高中推荐阅读书目里,还是我替你写的读书心得。现在过了五六年,怎么,你开窍啦?”


  “算是吧。”


  他漫不经心地说,打了个哈欠又翻过一页,眼皮半抬眼神发直,像是坐在第一排的可怜虫,在老师的威仪下打着瞌睡又不得不盯着课本装样子。娜塔莎无语,不由得劝道:“看不下去就别看了……”巴基不以为意,捏着眼皮抬了抬表示“我不困”,娜塔莎面露不忍,“你可别睡着了,然后把口水滴在书上……”


  巴基板起脸:“你怎么还不去睡觉,晚睡当心长皱纹。”


  娜塔莎气得跺脚:“我才十八岁,还不会长皱纹!倒是你,怎么不去睡觉,还死撑着看一本对你来说催眠的书?”女孩突然狡黠地眨眨眼,修长的食指戳了戳兄长的脸颊,“该不会是……在等史蒂夫回来吧?”


  巴基心里暗骂一声,面上仍是一副气定神闲,偏头躲开她的手指,坚定地吐出两个字来:“没有。”


  娜塔莎一乐,抢过那本书翻到扉页,看到上面赫然印着神盾大学图书馆的图章。女孩细眉一扬,露出夸张的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原来是神盾大学的书呀,看来是史蒂夫帮你借的。哎不对,我记得他正在修一门现代哲学的公共课,这其实就是他的书吧。”


  遭人猜测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猜得准。巴基暗暗磨牙,面无表情地抢回书,下定决心打死不认:“当然不是,他们下周小组讨论,我好心帮史蒂夫做作业而已。”


  娜塔莎撇嘴,对他离谱的谎言表示不屑:“少来了,反过来还比较可信。你就算瞎编也要尊重一下我的智商好不好?”


  我已经充分尊重你的智商并编过很多故事了。巴基想到那些他和史蒂夫一起编造并成功骗过娜塔莎的有关他俩“恋情”的谎言,心下得意便也懒得争论,轻哼一声:“爱信不信。”


  娜塔莎自然是不信的,她回想起这一月来目睹的种种,似有感慨地叹了口气,说:“感觉你和史蒂夫这一个月来变化还挺大的。”


  巴基略有警觉,状似无意地追问了一句,娜塔莎耸耸肩,解释道:“就是说你们比我刚来的时候自然多了。”


  巴基这回寒毛都竖了起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原来不自然吗?哪里露出了马脚?他谨慎地选择暂不作声,便听娜塔莎继续说,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抱怨:“虽然之前也挺甜蜜的,不过你们现在给人的感觉明显不一样。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透明人似的,你跟史蒂夫简直旁若无人得过分。”


  这算是褒奖么?巴基茫然又略有暗喜,平心而论他跟史蒂夫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不曾刻意地去排演什么了,难道这一个月来他们熟能生巧,已经从逢场作戏步入了神形合一的境界?


  “许多人觉得小情侣们嘴对嘴给对方喂饭很腻歪,我倒觉得日常相处中不自觉流露出的细节才是最闪瞎眼的。”娜塔莎叹息着说,“什么看对方推荐的书啊电影啊,打着瞌睡等对方回家啊。比如昨天晚餐时,史蒂夫一伸手你就能递上他想要的调味料,甚至连眼神交流都省了。”


  他张了张嘴才要说什么,然而娜塔莎噼里啪啦地又列举了好几个例子,这些事情已经在她心里憋了许久,此时总算有机会一吐为快,为这些天来眼睛所受的罪好好地控诉一番。巴基越听越是心惊,因为他发现自己对娜塔莎所描述的大多数事情根本没有印象,好像身体本能地就做出了反应,而没有在脑子里留下任何请求执行动作的记忆。


  “……对了,提醒我以后绝对不跟你俩一起去图书馆。那天明明人很多,但就你跟史蒂夫的那桌,先后来了几个学生,坐下没多久全跑了,搬去了其他位置。”


  巴基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当时他与史蒂夫还庆幸能够独占一整张书桌。娜塔莎见他想起来了,冷笑一声,说:“你俩就是个源头,不断扩散着腻人黏糊、充满恋爱气息的酸臭,没人能在你们波及的范围内多待一秒。”


  巴基有点迷惑,真的有像娜塔莎说的那么夸张?他好像从来没注意过……


  “你真该留意一下史蒂夫看你的眼神。”娜塔莎嘟囔道,突然回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打了个哆嗦,像是抖了抖冒起的鸡皮疙瘩,“真是够了,我睡觉去,晚安。”


  巴基没有回应,娜塔莎的话还在他发木的脑子里回响,嗡嗡地搅得他发愣。他想起那些与史蒂夫做的戏,从一开始的别扭、尴尬,到后来止不住的心悸,再到现在,似乎是成了自然,习惯得那样理所当然,却从未想过这段假扮情侣的关系发展到了怎样的田地,是否已经越界。


  一些画面不知不觉地又冒了出来,史蒂夫含着温暖笑意的嘴角,无可奈何却又纵容时微蹙的眉心,还有沙发上那个未完成的吻,虽然带着做戏的虚伪成分,但巴基犹记得史蒂夫眼睛里那片深不见底的汪洋,记得自己擂鼓般的心跳,现在回想依旧真实得令他脸颊发热。又不止是画面,与他在公园夜灯下交握的宽厚手掌,靠上去暖烘烘的胸膛,还有轻咬住他耳骨的湿热唇齿,甚至是史蒂夫或轻快或低沉的喊他“宝贝儿”的嗓音……


  巴基猛地摇了摇头,用手轻拍两下自己发热的面颊来降降温,然而帮助不大,他又抓起茶几上一罐汽水贴在脸上。冰凉的易拉罐让他反射性地一哆嗦,巴基往宽大的扶手软椅深处缩了缩,一瞬间中视觉、触觉还有听觉好像全部都被史蒂夫满满占据,令他萌生一种无处可逃的无措感。


  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中那本无聊的书上,却又不由自主地想起史蒂夫向自己推荐它时那发亮的眼睛,赞叹间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巴基默默听着他兴奋的叙述,心里柔软得宛如有一支棉花糖在膨胀。


  他知道别人都是怎样评价史蒂夫的,那些人一定从未有幸目睹过他如此激动到近乎失态的模样。像个偶然间找到了被藏起的糖果盒的三岁孩童,巴基暗暗想,除了我没人知道他还有这样的一面。


  这种感觉仿佛是独享着一座无人知晓的宝藏。


  时针不紧不慢地又向前移动了一小格,时间正式步入午夜。巴基困倦地一下一下点着头,透过半撑着的眼皮,书上的文字打着转,他记不得刚才都看了些什么内容,视线滑到页脚时,本能地意识到自己该翻页了。


  然而翻页的动作只完成了一半,巴基只放纵自己合一下眼,便头一歪睡了过去,史蒂夫踏进起居室时便看到他睡得香甜的样子。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扶手椅旁,高大的身形化成一道影子盖住熟睡的人,那人在睡梦中歪着头,身体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半张着嘴巴,冒着一团团的傻气,而史蒂夫只觉得可爱无比。况且巴基明显是在等候晚归的自己,史蒂夫高兴得简直想把人抱住原地转几个圈。


  可惜巴基睡着了,史蒂夫拨开他垂落的发丝,怔怔地看了几秒后,忍不住拿手指轻轻蹭了蹭他柔软的脸颊。巴基在这点小骚扰下依旧没醒,史蒂夫琢磨了一下,觉得把人整个抱起难度有点大,不过倒也不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他仔细比划着,终于找到一个完美的角度,一手揽住肩膀一手穿过腿窝,屏气用力——


  跟想象中的重量差不多。史蒂夫大受鼓舞,信心满满地走了几步,突然有什么东西从巴基怀里掉出来,啪地一声落在地毯上。他低头一看,一本书倒扣在地毯上,正是他前几天向巴基推荐的那本。


  “唔?”


  陡然失重和响动声到底还是吵醒了巴基,他慢吞吞地睁开眼,迷迷瞪瞪中似是对自己当下的状态很是不解,茫然地与史蒂夫对视着。


  史蒂夫见人醒了,回以一个微笑,索性加快了脚步,一颠一颠中巴基彻底清醒了,瞬时涨红脸,挣扎着要从史蒂夫怀里跳了出来。不过这时他们距离目的地不过几步远,史蒂夫爽朗地笑了一声,手臂用力直接把他扔上了床。


  巴基弹了两下后四肢着陆,扭头气冲冲地叫道:“干嘛啊!我不要面子的啊?”


  “又没人看见。”


  “那也不行!”巴基挥了挥拳头,往自己的那一侧移去。


  “书好看吗?”史蒂夫看着巴基掀开被单,突然问道,见对方动作一顿,他又追问,“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好看吗?”


  “还、还行吧。”


  巴基支吾着回答,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留给史蒂夫半个后脑勺。史蒂夫盯着那颗不自在的后脑勺看了半天,愉快地笑了笑,转身去了浴室。巴基听到浴室的风扇打开,舒了一口气。


  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困意再次席卷上来,他迷迷糊糊地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半睡半醒间感到双人床另一边多了一人的重量,然后有人亲了亲他的发顶,低沉地在耳边道了声晚安,他终于彻底睡去。


  第二天巴基醒来时明显觉得身体还没睡饱,他紧闭着眼翻了个身,听到悉悉索索的响声,不情不愿地睁开一只眼,刚好看到史蒂夫急匆匆地从浴室里大步走出来,拉开衣柜抽屉翻找着什么。尽管他已经尽力放轻了手脚,但匆忙之中还是制造出了一些响动。


  “找什么呢……”巴基软绵绵地问。


  史蒂夫猛地回头,伸长了手掖了掖他的被角,眼中满含歉意,道:“领带。抱歉吵醒你了,我马上就好,你继续睡吧。”


  巴基用下巴蹭了蹭被子,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说道:“在左下第二个抽屉里,拿蓝色的那条,衬你的眼睛。”


  史蒂夫顿了顿,听从他的建议找出那条领带,握在手里迟疑了一下,凑到巴基的枕边,手指挠了挠他的下巴,说:“帮个忙?”


  巴基已经重新闭上了眼准备睡个回笼觉,他把被子往上拽了拽藏起了自己的下巴,对史蒂夫并不理睬,然而后者锲而不舍,说:“我系不好领带,帮帮忙呗,我还没享受过有人给打领带的待遇呢。”


  巴基心里一动,忽然之间对争抢这种“第一”或是“唯一”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闭着眼说:“叫哥。”


  史蒂夫痛快地叫了一声:“哥。”


  巴基满意地睁开眼,也不起身,而是拽着挂在史蒂夫脖子上的领带把人拉近,史蒂夫乖乖地弯着腰,着迷地看他手指灵活地翻飞着,不一会儿就打好了一个漂亮的结。


  “去参加什么活动啊?”巴基好奇地问了一句。


  “一个项目的启动仪式,看起来要忙一阵儿了。”虽然巴基打的结松紧得当,但领口被束缚住的感觉依旧不太好,史蒂夫活动了一下脖颈,拿出西装外套穿上。


  巴基就算知道以史蒂夫的笔挺身材穿正装一定会好看,但还是被他西装革履的模样闪得眼睛直了两秒。这家伙,等来年找工作时,靠外表就能拿下一大票的面试官。巴基暗自想,又说:“昨天呢?也是为了这个项目吗?”


  “是啊。”史蒂夫叹气,“不过昨天这么晚回来也有点别的事情。受卡特教授之托先送了一位师妹回去,半夜她一个女生确实有些不安全。”


  巴基愣一下,笑说:“是啊,有你这么个护花使者在,简直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


  史蒂夫笑回了一句别瞎说,巴基抿了抿唇,随口问:“是你哪位师妹啊,这样好运。”


  “莎伦卡特。”


  史蒂夫走后,巴基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最终望着天花板发起呆。对史蒂夫芳心暗许的女孩从来就不在少数,大胆的,矜持的,羞涩的,坦荡的。他听山姆提到过这位去年才入学的小学妹,似乎也对史蒂夫很有意思,而且她可比那位仗着一张漂亮脸蛋却只知道死缠烂打的尼娜聪明多了。特别是史蒂夫的教授佩吉卡特正是她的姑妈,不知道卡特教授面对着自己的侄女与得意门生,郎才女貌的,会不会产生一些特别的想法呢。


  他越想越是烦躁,片刻后却又奇异地平静下来。


  你越界了。一个声音在他心里冷冰冰地说。


  是的,一瞬间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他并不拥有史蒂夫,即使现在他们同住一屋檐下甚至睡在同一张床上,即使他们做过许多亲密如情侣的事情,但一切一切的起源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的玩笑而已。史蒂夫出于好心而答应了他的求助,随时都可以并且也有理由抽身而去,而他却在不知不觉中一脚陷了进去。


  娜塔莎看到巴基时他已不知在沙发上坐了多久,膝盖上放着一台iPad。她好奇地凑上前去,是神盾大学官网的界面,滚动的图集停在一张双人照上,图片上两位组员低头说着话,明明是新闻照片,却在男女主角出众外表的强力加持下,拍出那么一丝青春校园剧的味道。


  娜塔莎观察几秒巴基的神色后心知肚明,满不在乎地说:“你最好别胡思乱想,以我多日来的观察,史蒂夫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我要是说错了算我眼瞎。”


  那都是假的,全都是演给你看的。


  巴基想要大声喊出来,最终还是沉默地关掉了浏览器。


  他的心底弥漫着苦涩,属于别人的史蒂夫,哪怕只是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就难受得好像心脏被一只手狠狠地攥住,绞痛中被捏得血肉模糊。

TBC

爱你们哟(づ ̄3 ̄)づ╭❤~

评论(29)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