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8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正文: 

  “中路!中路!哎——”巴基重重地拍了下大腿,长叹了一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真是,哎,太笨了。”


  被嫌弃笨的某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着屏幕上大大的GAME OVER,默默地又开了一局。


  然而这一局依旧没有什么明显的起色,看着由史蒂夫操控的小人被按在地上狂揍,巴基长吁短叹了一阵,放下手里的薯片袋,舔了舔手指后像是要大干一场似的撸撸袖子,说道:“巴基哥哥来给你示范一局。好好看着点!”


  史蒂夫老老实实地正要把游戏操控权交出去,突然后背一重,巴基半个身子趴在他背上,两条手臂环到身前,和他交握着双手一起握住了手柄。


  咦?突然被人抱了个满怀,史蒂夫有点惊讶。巴基的胸膛正贴着他的后心,两个人的体温融合在一起,温暖得让他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下午好啊两位。在干什么呢?哦,玩电游啊。”


  这时,刚午睡起来的娜塔莎懒洋洋地打了声招呼,经过正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的两人,走进厨房在冰箱里找了瓶矿泉水。


  原来是因为娜塔莎。史蒂夫了然地点点头,同时感到了一丝惆怅。巴基是为了在妹妹面前做戏才会做一些诸如抱着他打游戏的亲密举动,他对史蒂夫的心思并无察觉,又目的单纯,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些举动给对方的心中带来怎样的涟漪。


  而他,有时候何尝不是借着这层目的的掩盖来满足私心。这种行径,跟趁机吃豆腐有什么区别?一向正直惯了的史蒂夫罗杰斯无比苦闷。


  跟巴基告白行得通吗?他悄悄侧目去看巴基的脸,后者全神贯注地砍瓜切菜般打着怪,兴奋得眼睛都在发亮,史蒂夫一阵泄气,立时否决了表白的计划,至少短期内不是个好时机。


  他是心怀鬼胎,巴基却是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架势,此时说开了怕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事关重大,这事必须从长计议才行。


  虽然下定了决心,但史蒂夫依旧觉得未来不怎么明朗,于是跟娜塔莎打招呼的语调都降低了些许,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娜塔莎瞧两人的姿势,注意到他被巴基抢了手柄,还以为史蒂夫被巴基鄙视了打游戏的技术而郁闷,歪头想了想,笑道:“悄悄给你一个建议,史蒂夫,你们换一款电游玩。”


    她报出了一个名字,是一款很多年前流行的RPG类游戏,史蒂夫回忆了一下,想起自己上高中时,曾经有一段时间几乎整个年级的男生都很钟爱它。


    巴基闻言不屑地哼了一声,捣翻Boss的老巢顺手刷新了最高分,意犹未尽准备再战一局,史蒂夫突然按住了他的手,巴基讪讪:“你别听她的,那游戏没意思,我们就玩这个。”


  “真的吗?我记得当年半个学校都很痴迷于这个游戏。”史蒂夫表示怀疑,握着手柄不撒手。


  娜塔莎似笑非笑地眨眨眼,继续抖搂着兄长的糗事:“这游戏很有意思,而且看我哥玩的话有趣程度翻倍,我妈妈都比他强得多,他甚至连关卡2里的第一道深沟都跳不过哈哈哈——”


  说到后来女孩忍不住笑出了声,巴基微窘,底气不足地反击道:“你也强不到哪儿去吧!”


  娜塔莎张开五指摇了摇:“我能打到第五关哦,比你还强上一点点。”


  三关的鸿沟让巴基咬牙切齿却又无处反驳,无视掉娜塔莎得意洋洋的样子,巴基准备重开一局杀个痛快,好找回些自信,然而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被史蒂夫给拨开了。


  “抱歉,我觉得娜塔莎的提议很好,我们玩这个很长时间了,应该换换口味。”


  史蒂夫一本正经,电视屏幕在他的操控下回到选择游戏的主界面,他翻着菜单,很快找到了目标。


  “喂!”巴基深感受到背叛,勒着史蒂夫脖子就要抢手柄。然而史蒂夫铁了心地不让给他得逞,伸长了手把手柄举得远远的,终于巴基眼睁睁看到确认键被按下,恼火地捏住他耳朵晃了晃,“我不玩了!”


  “别这样。”史蒂夫知道巴基并不是真的生气,也玩笑着一把抱住他的腰,略一用力便把没有防备的人拽进了怀里。史蒂夫牢牢圈住怀里人扭动挣扎的手臂,凑近耳边,模仿着刚才对方的话说,“史蒂夫哥哥来给你示范一局,好好看着,宝贝儿。”


  那句宝贝儿是新添的,由湿热的气息裹着喷洒进巴基的耳蜗里。他微怔之下彻底错失了反抗的机会,不得已地被困在史蒂夫双腿与双臂间,对方控制的勇士炫耀似的翻了个跟头。


  史蒂夫玩得确实还不错,跳跃后撤的时机掌握精准,还依靠风骚走位成功避开了许多碍事的小怪。娜塔莎津津有味,巴基纵然要保持不屑一顾的姿态,也矜持地点头表示肯定。这游戏实况看起来确实赏心悦目,就是横在他胸前的手臂越收越紧,渐渐勒得他有些不自在。


  但巴基不知道的是自己身后那人比他还要不自在得很,尽管这个事实也不会让巴基畅快一些,也许还会更添尴尬。


  史蒂夫努力地让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游戏上,然而怀里人颈间清新的肥皂香气却直直地往他鼻子里钻。方才巴基趴在他身后还犹不觉得,现下的姿势却让史蒂夫明显地体会到胸背相贴是个什么滋味,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胸腔的震动,当然更有可能是史蒂夫自己的心脏跳得太快了。


  他们之间的距离,巴基只要略一侧头,沐浴后还带着柠檬洗发水香气的清爽发丝便轻飘飘地蹭过史蒂夫的脸颊,同时也在他心头拂过一把,让他心痒得他坐立难安。


  而火上浇油的是,巴基见挣脱不得,便随遇而安似的找了最令自己舒服的姿势,不客气地拿身后人宽厚的胸肌当了背靠垫。史蒂夫曾经拿双唇丈量过的耳尖就在他面前,准确地说是就在他嘴边。


  近得一垂眼就能看到那耳尖上几不可见的细软绒毛,视线一不小心便被黏在上面,史蒂夫三心二用,不留神让勇士撞到树上,听巴基啧了一声,又赶紧扯回注意力。然而那粉嫩的耳尖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好可爱,好想咬一口……再舔舔牙印……


  史蒂夫在心里呻吟着,想象出的画面渐渐有些不可描述,他尝试着做了几次深呼吸。


  “你倒是放松点。”巴基不满地嘟囔,史蒂夫的僵硬很直观地传达给他,这个背靠垫立刻变得不称职起来,硬邦邦得让人不舒服,“都知道你胸肌厉害,猛男。”


  他甚至扭了扭来换个角度靠着,史蒂夫呼吸一窒,唔唔应了两声。然而巴基想要个柔软靠垫的愿望注定是要落空的,不仅如此,史蒂夫本来在燥热中已有些感觉的部位,让他这么一动竟有些蠢蠢欲动。


  完蛋了,他真他妈完蛋了。史蒂夫很想哀嚎,对着自己室友的耳朵发情真是前无古人了,且不说他们现在是假情侣的关系,就是真情侣也没有这样的吧。


  几次低级的操作失误后勇士跌跌撞撞地向一个宝箱跑去,屁股后面跟着四五只哼哧哼哧的野猪。勇士停下开宝箱,读条读到一半便被追上来的野猪打断,随即被拱翻在地,刚爬起来又被撞倒,画面惨不忍睹。


  巴基一会儿念叨着快跑,一会儿又舍不得金灿灿的宝箱,急得直拍大腿,拍完自己的还拍史蒂夫的。史蒂夫倒吸一口气,僵硬着身子微微后退,听见娜塔莎轻轻嗤笑一声,更是尴尬。


  终于血条被一点点磨空,骑过巨龙亲过公主并由国王亲自册封的帝国勇士惨死在一群野猪的獠牙和长嘴之下,尸体旁边还有一个没来得及染指的宝箱。


  其画面壮烈中透着一丝丝悲凉,房间里一阵沉默。


  巴基侧头看了看他的室友,见史蒂夫一脸复杂,眼神闪烁躲开他的视线,便善解人意地给人找台阶下:“嗯……虽然第一次看到被野猪拱死的,但玩得挺不错的,确实很厉害。”


  他还轻轻捏了捏史蒂夫的脸以示鼓励,史蒂夫不语,抬眼瞟了他一眼。


  金发男人像个输了比赛后沮丧的大男孩,垂头丧气的模样看起来有点可怜,巴基被他带点哀怨的眼神一下子给击中了,笑得差点在人怀里滚起来,边揉搓着他的脸颊。


  “别伤心嘛!我玩一局给你看你就知道自己玩的有多好了——”


  史蒂夫嘴角被强行扯高成一个弧度,摆成了个奇怪的表情,他不甘示弱,冲着巴基敏感的侧腰伸出手,手指轻轻一滑,巴基瞬间绷直腰,短促地惊叫了一声。


  他像个受惊而警觉地竖起尾巴的猫,史蒂夫坏心地又捏了一把,这回巴基一激灵,彻底炸了毛,疯狂地扭着腰躲着史蒂夫的双手。然而坐在人怀里的姿势本就身处弱势,巴基被他捉弄得笑个不停,不多时就挣扎得额头冒汗,按住一只手而另一只手不知从何处又冒出来,粘着他的腰后的痒痒肉不放。


  “哈哈哈——喂!别、别动我腰——哈哈哈嗝——”


  他笑着笑着突然打了一个嗝儿,两人俱是一愣,大眼瞪小眼地没动,直到巴基忍不住又“嗝”了一声,史蒂夫噗嗤笑出声,巴基的脸本就因笑得缺氧而微微涨红,这下更是羞恼得红透了。


  他猛然发力,终于一阵角力后奇迹般地绝地反击,将史蒂夫压倒在地毯上。巴基气势汹汹地骑在他腰上,还未来得及品味胜利的喜悦,史蒂夫腰部骤然一挺,差点把人整个掀下去,巴基赶紧坐稳,费力地握住肱二头肌,借着体重把人牢牢按住。


  “史蒂夫,你——嗝——”


  他气喘吁吁,刚要嘲讽又是一口气冲上气管,史蒂夫忍俊不禁,又顾忌着巴基面子而憋着笑。奈何他装得不太好,巴基窘得冒烟,越看他白净的俊脸越是来气,终于气得两眼发直,嗷呜一声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


  “嘶——”


  史蒂夫不曾想他气急败坏下竟然会动嘴,登时疼得龇牙咧嘴,下巴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巴基出了气,心里舒服了一点,连打嗝都缓和了许多。此时理智回笼良心复位,看着史蒂夫下巴上那个极其明显的牙印,巴基不由得难为情起来。


  看起来要两天才能消掉……这下糟糕了,史蒂夫该怎么出门啊……


  “这个……”巴基支吾开口,瞟了一眼那个牙印又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没什么底气地说,“不能怪我,谁让你笑话我的……”


  说着,他起身就想要溜之大吉,然而史蒂夫这回不干了,一把扣住他的腰又把人按了回来。一边歪着头展示着那个深深的牙印,史蒂夫一边怨念地开口。


  “你咬我。”


  他先陈述了一个事实,肇事者干笑一声,撑着他的胸膛想直起身,然而史蒂夫手臂一紧,巴基又扑了回去。


  “我错了好吧。”巴基软着口气讨饶,“我又不是故意的,大不了你咬回来还不行吗?”


  他只是随口一说,以过往的经验来看,他不信史蒂夫会做出回咬一口这样幼稚的事情,但是史蒂夫若有所思地歪歪头,似乎真的开始考虑起这个提议。


  巴基顿时警铃大作:“喂喂,我只是随便一说,你不会真的,喂——”


  史蒂夫抱着两人翻了个身,巴基惊恐地瞪大双眼,呆愣中被握住手腕按在头顶。视线里史蒂夫的脸越来越大,他猛然惊醒,结结巴巴努力自救:“等等等一下,有事好商量啊史蒂夫!”


  史蒂夫轻描淡写地说:“我不咬回来,岂不是很亏?”


  说着他露齿一笑,在巴基恐惧的滤镜下一口白牙熠熠发光,仿佛是吸血鬼狩猎时露出的尖牙。偏偏这位吸血鬼还来回移动着目光,好像在寻觅着猎物最好下口的部位。


  史蒂夫凑近到巴基紧绷的下颌旁,在巴基以为自己就要被咬到时,湿热的气息突然退开些许。


  他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史蒂夫的脸又突然放大许多,微张着嘴作势要咬他的鼻尖。巴基顿时紧张地闭起了眼,便听有人轻声一笑,意料中的痛感没有落下,反倒鼻尖被什么东西轻柔一碰。


  被、被舔了鼻子……


  巴基断线的大脑断断续续地传达出这个讯息,他依旧紧紧闭着眼,心里像是关了一头异常活泼的鹿,撞得他胸口发疼。


  史蒂夫眸色发深,紧紧地盯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巴基抿着唇,两颊红得滴血,因为紧张而簌簌发抖的睫毛则像是蝴蝶扇动的翅膀,轻飘飘地就落在心头上。他凑到觊觎已久的耳尖,轻轻吹气它便有所感地微颤一下。


  史蒂夫忍不住舔了舔唇,轻轻咬住那个耳尖。


  他力道不重,而耳骨被压迫的感觉又让人难以忽视,还有唇舌湿热的触感。巴基脑袋嗡地一声,浑身一震,被咬住的那只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血。


  史蒂夫还不满足于简单的一咬,从耳尖到耳垂,他顺着耳骨一点点啃噬向下,又细细地用舌头描绘着自己留下的一道道牙印。


  他气急之下咬史蒂夫的那口干净利落,怎么换了史蒂夫,就变得那么磨人,还有……暧昧?


  巴基浑身止不住颤抖,迷迷糊糊地想,恍惚中有种整只耳朵都要被吃掉的错觉,当一股熟悉的但绝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热流涌起,并往下身下冲去时,巴基大口喘息着,用力推开了史蒂夫——


  “咔嚓——”


  两人本能地循着突兀异响望去,只见娜塔莎悠哉地半躺在沙发上,举着一只手机,正对着他俩。


  拍照的声效从她的手机里传出来,女孩欣赏似的看了看拍到的照片,抬眼看向神色不一的两人,耸了耸肩:“我一直在这儿呢,你们不会都没注意到吧?”

TBC

这两天真的很不开心,非常郁闷,说不出来的郁闷,很想弃掉这篇。我一向喜欢有始有终,网球文冷得掉渣好歹也写完了,虽然看得人不多但我写得非常愉快,但有的事看着真的真的非常影响我更这文的心情,非常难受。

所以如果你能读到这里,也觉得我写的东西有趣,希望能继续读下去,拜托告诉我,给我点鼓励。假戏真做是个老的不能再老的梗了,希望我编的故事里能有一点点让你觉得特别的东西。

评论(130)

热度(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