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7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抱歉来晚了,这周太忙了,每天十一点到家,一周60小时真不是瞎说的,啜泣……

这一章有了比较大的进展

正文:  

      史蒂夫觉得巴基这一声惊呼演得太过用力了,直接把娜塔莎震在了原地,女孩甚至还保持着手握门把的姿势。坐在怀里的人动了动,似乎是想起身,史蒂夫收紧了手臂,一边微微拧起眉头,略带不满地向门口望去。


  不满的情绪很好酝酿,他为了表演效果的逼真只提取了一点点,这情绪却像是添了发酵粉一样迅速膨胀起来。不仅如此,史蒂夫心里某处竟感到一丝遗憾和懊恼,角落里一个细小的声音叫得声嘶力竭的,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它的存在。


  史蒂夫暗自心惊,手上不自觉地松了劲儿,还未来得及思考这份遗憾懊恼从何而来,巴基已经滑了出去,两三步冲到娜塔莎面前,想也未想地甩出三个问题,以掩饰自己的慌张。


  “校园活动好玩吗?有没有交到朋友?天热吗?”


  倒不是说他们兄妹平时不关心彼此,但通常他只是在茶余饭后随口一问,娜塔莎随口一答,像这般直白又急切的询问尚属首次,况且……娜塔莎转头看看窗外阴沉沉的天气,甚至还飘着细雨,怎么看都和热搭不上边。她转头打量着巴基绯红的脸颊,只把人瞧得心虚不已。


  巴基如擂鼓般的心跳此刻才放缓些许,不再震得他脑袋发懵,但种种思绪仍无法平静。娜塔莎转动门锁的声音不大,但听到他耳中却像是午夜突然的钟声,震得他心脏一抽,猛然惊醒。


  他们应该感谢山姆提供的消息,抓住这次难得机会,演出一段缠绵情动的戏码。但娜塔莎的出现像是一颗救命稻草,巴基一把抓住它,狼狈地脱离了泥沼,完全无暇顾及自己原本的计划。


  而他甚至还想看不清这片泥沼是什么,只隐隐有预感倘若自己沉溺便会被它尽数吞噬殆尽,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娜塔莎的视线越过他落在了史蒂夫的身上,金发青年仍纹丝不动地坐在沙发上,面色有些阴沉不定,虽是坐着却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一不小心对上他不愉的目光,女孩愣了一下,把这一幕脑补了七七八八,于是吐吐舌头,说道:“我又不知道你们这会儿在干嘛。我回房间去了,你们继续。”


  她话音刚落,史蒂夫拍了两下自己的大腿,冲巴基招了招手,尽管面无表情但眼中欲灭未灭的火苗又有燎原之势,任谁都能看懂他的暗示,好像在说“你妹妹都这么有眼色了,所以宝贝儿还不快过来”。


  巴基面上腾地一热,梗着脖子,几乎不敢与娜塔莎对视。


  不得不承认,史蒂夫真的会演太多,巴基甚至觉得他改行去闯荡好莱坞也能混出一片天地来。许多含情的眼神和甜蜜的举动,深情得就像是在对待恋人一般,若是换成了个女孩,恐怕早已无可自拔地爱上他了。巴基作为男生也时不时觉得心底一颤,不过他知道这一切只是场即兴表演而已。


  史蒂夫等了又等,不耐地再次拍了拍大腿,催促的意味不能更明显。在妹妹狡黠的注视下,巴基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走过去并跨坐在另一男人大腿上的动作,只好先解决掉娜塔莎。


  “赶紧回房间,晚餐叫你。没事就别出来溜达了,好好学习。”


  他把娜塔莎推进房间,飞快地关上了门,感觉自己像是在封印什么可怖的黑暗力量。才刚舒了口气,一回头看到史蒂夫正站在他身后又吓了一跳,一颗心又吊了起来。


  “我也想回房间。”


  史蒂夫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两人就站在门前,娜塔莎若是留心一定会听到。


  “回啊。”


  “你跟我一起。”史蒂夫紧接着说,拿眼睛去瞥巴基身后的门板,后者明白过来,眼中浮上一丝崇拜。按剧本来的表演算不得什么,尽管演技娴熟逼真也不过尔尔,但灵光乍现的即兴发挥既不显得刻意又能让人信服,巴基简直被折服了。


  “这么着急?不行,等晚上……”


  巴基配合地回道,音量渐渐暧昧地低下去,而后不轻不重地倚到门上,门板因他的动作令人遐想地晃动了一下。果然,不一会儿娜塔莎的抗议声就穿透门板传了过来。


  “不要在我的门口做奇怪的事好吗?谢谢配合!”


  见目的达到,两人悄悄地击了个掌,干脆也都回了房间,假装在做什么娜塔莎以为的不可描述的事情。


  巴基躺在床上打游戏,终于干掉AI的水晶后他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觉得没什么挑战就把游戏机丢到一边。他坐起来,看到史蒂夫正盯着笔记本屏幕,偶尔泄气地重重靠到椅背上,好像一副苦恼的样子。


  巴基好奇地凑过去,发现史蒂夫正在搭一个模型,虽然不了解各种各样变量的经济含义,但代码语句是他所熟悉的。史蒂夫大致说了下自己遇到的问题,巴基听了一乐,拍着对方的肩膀笑说:“这个简单,让我这个编程小王子来帮你写啊。快给我让个座儿。”


  史蒂夫赶紧站起来,毕恭毕敬地请人就座,巴基被他夸张的肢体动作逗笑,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也大摇大摆地落了座。


  让史蒂夫纠结的问题在巴基看来不算复杂,他细细询问了这段程序的逻辑关系,觉得自己搞清楚后就噼里啪啦地敲起了键盘,还边与史蒂夫解释着自己所使用的语句的用法。


  他编写的代码简洁清晰,解释起来也清楚易懂,史蒂夫认真听着,暗暗记下要点。巴基见介绍得差不多了,便开始专注地敲着键盘,话语也少了许多。史蒂夫起初视线还跟着光标移动着,渐渐就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眼前人的身上。


  史蒂夫曾许多次见过巴基专心致志写代码的模样,但也许是方才那阵莫名心惊的缘故,他从未如同现在这般认真地观察过巴基专注的侧脸,认真得几乎到了目不转睛的程度。


  都说专注的男人是最迷人的,史蒂夫对这句话只能同意一半。除了专注的神态,巴基恣意挥洒汗水的洒脱样子、开怀的笑容、羞恼时涨红的脸、以及有求于人时那带着些让人心软的讨好眼神,都十分好看,史蒂夫绞尽脑汁也分不出其中之最来。


  而且这些画面都在他脑海里鲜活地存在着,此刻只是随意一回想,便如重播的电影一般放映出来,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竟何时在脑中刻下了如此多关于巴基的印象。


  巴基仍全神贯注地盯着显示屏,他熟稔到根本不需要看键盘,史蒂夫从侧面望去,目光从额头到笔挺的鼻梁再到下巴,期间在微启的唇间多停留了一会儿,最后不知怎么就在细碎发丝间露出的半个耳尖上移不开了视线。


  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撑着椅背一手扶着书桌,装作凑近看显示屏而微微倾身,轻颤的双唇碰了碰那若隐若现的耳尖,然后他做贼一般飞快地退开,紧张地攥起了拳头。


  巴基浑然不觉史蒂夫偷亲了他的耳朵,还以为对方在催促自己,便说道:“很快就好了。”


  史蒂夫死死盯着桌角,含糊地唔了一声,他心脏跳得飞快,全身血液好像都沸腾了起来,烧得四肢百骸都在发热。他之前没有来得及思考的那个问题又浮现出来,而这回,史蒂夫心里有了一个确切的答案。


  等到两人在房间里消磨够了,才发现娜塔莎已经点好了外卖。


  女孩正捧着外卖盒,边看电视边往嘴里送东西吃,见到兄长湿着头发走出来,整个人都笼着一层水汽,明显是刚洗完澡,暧昧地笑说:“哎呀,这个纵欲伤身啊。”


  巴基对她的误解很满意,冷哼一声全当默认,走到沙发旁把坐在中间的娜塔莎挤到一边,给他和史蒂夫腾地方。


  史蒂夫抱歉地冲娜塔莎点点头,也挨着巴基坐了下来。娜塔莎只觉得他嘴角含着一丝餍足的微笑,仿佛未用晚餐便已酒足饭饱,连看向她哥的眼神都温柔缱绻了许多,一副腻死人才罢休的架势。


  真是闪瞎人的眼。娜塔莎在第五次用余光瞟到史蒂夫用自己餐盒里的鸡肉丁换巴基餐盒里的胡萝卜丁时默默想。


  巴基其实是有点挑食的,比如他只喜欢吃脆生生的胡萝卜,而对煮熟的敬谢不敏。从前在母亲大人的威压下,他也都会乖乖吃掉,但现下没了人监督,能不吃就不会多碰一下,只在餐盒里像寻宝似的找肉吃。


  巴基看着躺在一众胡萝卜丁和青椒丁上的一大块鸡肉,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加上娜塔莎鄙视的眼神,分明在说“看史蒂夫把你惯的”,这块诱人的鸡丁愈发难以入口。他撞撞史蒂夫的肩膀,叉起那块鸡肉送到史蒂夫的嘴边,笑嘻嘻地说:“喂,多谢啦,不过我已经吃饱了。”


  史蒂夫张口咬住,缓慢地咀嚼起来,片刻后喉咙滚动咽了下去,而后忽然低头亲了一下巴基握着餐叉的手,说道:“味道不错。”


  巴基抬眼正对上史蒂夫含笑的双眸,他一愣,反射性地去观察娜塔莎的表情,后者看见了他们腻歪的小动作,显然吃这一套,不客气地回以一个白眼。巴基心里微微得意,暗想自己真是走了大运才能碰上史蒂夫这样万里挑一的好队友,回望过去的目光里溢满崇敬之情。


  然而他想和史蒂夫来个带点庆祝意味的默契对视的愿望落空了,对方意味不明地深深看他一眼,而后垂眼避开他的视线,好像对吃突然有了莫大的兴趣。巴基莫名其妙,隐隐觉得史蒂夫那一眼有点郁闷和埋怨的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


  餐后巴基下楼丢垃圾,发现史蒂夫也跟了上来,后者抬头看看天气,小雨后的晚上凉爽得让人舒服,连夜空也如洗涤过般清澈,便提议走一走,全当饭后散步了。


  巴基点点头,两人在湿润的夜风中漫无目的地并肩慢慢溜达着,时不时在橱窗前停下脚步,仔细看着店家挂出的新一季度的海报,或是碰上邻居,便与他们可爱的宠物狗玩耍一会儿。


  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附近颇受情侣青睐的公园,长椅上、石凳旁还有树下处处可见一对对举止亲昵的情侣,还有些打擦边球的。巴基把视线从草坪上的一对男女身上移开,尽管光线暗淡,也能看清那男生背靠着树,而女生正跨坐在他怀里。


  这姿势,和他跟史蒂夫下午在沙发上时一模一样的……亲身实践时来不及思考太多,现在以一个旁观的角度来看,才发现这场景是那么暧昧旖旎。


  “晚上不能让娜塔莎来这边。”巴基开口,他需要找点话题来化解自己的不自在,“这里……有点乱。”


  然而没有得到回应,巴基疑惑地转头,却发现史蒂夫正盯着某处看,巴基也循着视线望去,呃,可不就是刚刚他看到的那对情侣。


  巴基又叫了一声,史蒂夫才回神,笑着说:“她都已经要上大学了,你不用担心她。”


  “谁担心她?”巴基本能地反驳,他们兄妹间总是互相斗嘴,隐晦的关心已经成了习惯,“她不欺负那些男生我就谢天谢地了。我只是……我记得娜特第一次约会时,我还偷偷地尾随他们到咖啡馆,本来藏得好好的,结果那天当值的服务生是我前女友,她大呼小叫害得我一下子暴露了。”


  史蒂夫想象一下那画面,憋不住笑出来,问:“那之后娜塔莎是不是跟你发了好一顿脾气?”


  “没错。那男生长相成绩运动都是平平,听说还有两个前女友,我当然要去看看了。”巴基撇嘴,下垂的嘴角看起来十分无辜甚至还有点委屈,“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我才不关心娜特跟谁约会。”


  史蒂夫笑笑,巴基从兄长的角度出发,十分也要打成八分,平平的评价很可能是贬低了,而后半句,应该可以理解为自己被称赞了吧。他心里一阵喜悦自得,向巴基伸出手,问道:“要不要拉手?”


  巴基一愣:“为什么?”


  “……”史蒂夫也没想过为什么,可能是周围谈情说爱的氛围太浓厚了,有一股力量指使着他脱口而出。史蒂夫有点脸红,好在光线够暗看不出来,“就当是,彩排?”


  巴基点点头,觉得对方说得有理,牵手压马路也是情侣的必修课,提早彩排下,免得哪天在娜特面前尴尬。这么想着,他把右手递了过去。


  史蒂夫握住他温热的手掌,想握紧却又害怕捏碎什么似的不敢用力,肌肉绷得快要抽筋。明明心已经快飞起来了,脚步却越来越慢,恨不得从公园回家的路能走上一辈子。


  还是巴基先发现了手掌的僵硬,还以为史蒂夫是不习惯,调笑着说:“来,巴基哥哥教你怎么牵手。”


  他说着,手上挣动了一下,把几根手指都插进史蒂夫的指缝间,自然地扣住。


  史蒂夫低头看看他们十指相扣的手,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有一种满满的被充盈的感觉。他深深地看向巴基的面庞,只把对方看得不明所以,问他怎么了。


  史蒂夫突然一笑,抬手捏了捏巴基的下巴,沉声说道:“这里沾了个东西。”


  然后他迈开脚步,牵着巴基往前走去。


  昏暗夜灯下,颀长的两道影子映在公园的石板路上,又一道阴影横亘在两道影子中间,将它们紧紧相连。

TBC

盾:撩人没被get到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评论(56)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