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6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虽然我更得慢。。。可我的数量(字数)还凑合吧(?),能保证每次更新4000+,这回有4700+,至于质量,你们说的算_(:з」∠)_

正文:

  “你们俩这样……多久了?”


  “哪样?”史蒂夫下意识地随口问。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料理盆里的面团上,未起筋的面团可能只能称为面糊,粘手得很,不得不时时用塑料刮板把黏在手上的面全部刮下来。一个不小心,面粉浮起到空中,史蒂夫及时避开还是沾到了少许,“巴基,我鼻子痒。”


  正在一旁切番茄的巴基闻言放下菜刀,一转头看到史蒂夫正冲自己皱鼻子,便伸手帮他挠了挠。史蒂夫舒坦了,道了声谢后继续揉面团的揉面团,切番茄的换了洋葱,坐在餐桌上等吃的山姆在两人间指了指:“就是,这样。”


  巴基表示他不知道山姆在说什么,对着史蒂夫示意了下手里的洋葱头,后者目测后说道:“切半个就够,做比萨酱用不了那么多。如果你指的是假扮情侣这件事,山姆,刚好一周了。”


  “我一个即将离校的毕业生,这一周去图书馆的频率比考试周还高,就为了躲娜特。”巴基边说边恶狠狠地一刀劈开洋葱,“她今天去参加神盾大学的校园活动了,感谢上帝。”


  “这可真不凑巧。”山姆嘀咕。


  “你说什么?”巴基举起了菜刀,见黑人连忙摆手讨饶才冷哼一声,在人哥哥面前打妹妹的主意真是胆大包天。


  “那你准备躲到什么时候?”山姆好整以暇,甚至有些看热闹的心态,“她难道就不会觉得你在做贼心虚?”


  史蒂夫撞了撞巴基的肩膀,语气颇为无奈地说:“我也是这么跟你说的,你看连山姆都能察觉出来,更别提娜塔莎了。”


  黑人兄弟一拍桌子,不忿地大叫:“喂,什么叫连我都能察觉出来!”


  巴基不做声,史蒂夫瞪了山姆一眼,后者想到因自己口快害得好友差点暴露的事也硬气不起来,气焰倏地就掐灭了,出于某种将功补过的心理,他给两人出起主意来:“找个时机,你们翻天覆地地吵一场,吵到史蒂夫甩门而去,然后就可以理所应当地分手了。史蒂夫,我的沙发随时都可以让给你,怎么样,够意思吧?”


  史蒂夫并没有被好友的牺牲感动得痛哭流涕,他面无表情地抬起眼皮看了山姆一眼,然后一拳锤进料理盆,重重地砸在将将成型的面团上。山姆见状笑容一僵,迟疑地又让出一步:“不然,你自带个沙发床也行。”


  倒是巴基放慢了切洋葱的动作,他犹豫地皱起眉,反复想着山姆的话。从应付娜塔莎的角度来看,分手是个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同史蒂夫的合租也就此结束,毕竟若是分手后还能住在一屋檐下,这对情侣的心得有多大。


  史蒂夫这个室友,让人想给他打满分还恨不得加上几倍的附加分,人品就不必说了,厨艺还出乎意料的好,直接把巴基的生活水平从填饱肚子饿不死的及格线拉高了几个档次。当初约定的是史蒂夫每周做几顿饭,改善下伙食即可,但从近两周看来,巴基不得不在健身房奋斗更久,才能挽留住自己的腹肌。


  史蒂夫那么善解人意,他却一次次地添麻烦,若是“分手”后还害得对方流离失所……巴基慢吞吞地把紫洋葱切着小块,觉得自责极了,不知不觉地鼻子发酸眼睛泛湿,连视线都模糊起来。


  山姆还在与史蒂夫商讨吵架分手的细节,或者说是他单方面出着馊主意,当他眉飞色舞地脑补好一出劈腿出轨恩断义绝的狗血戏码时,一记抽噎鼻子的声音突兀地冒了出来。


  山姆与史蒂夫同时看向巴基。


  这人闷着头垮着肩,菜刀有节奏地一下下剁在砧板上,听起来颇有一丝沉重的意味。他又抽了抽鼻子,随后一大滴水珠在两人的注视下啪嗒滴在手背上,砸得七零八落。


  史蒂夫瞬间面色一变,他一把扳过巴基的肩膀,双手捧着对方的脸,无措地用拇指去擦面颊上的泪珠。然而对方眼睛红红的,眼泪像是止不住地往下掉,温热的泪水混着他手上的面粉,几秒后巴基的脸糊成了一团。


  偏偏始作俑者还丝毫不觉地大声嚷嚷着:“巴基!别听山姆瞎说,我不会甩下你不管的!别哭啊!”


  山姆还沉浸在狗血的剧本不可自拔,史蒂夫惊天动地一声表白让他猛然萌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自己成了肥皂剧里无情拆散一对深情爱侣的恶人,随即又被这念头吓得一哆嗦。


  巴基泪水涟涟,连睫毛都湿得打缕,望着史蒂夫像是隔着一层水帘似的。他瘪了瘪嘴,感觉自己脸上黏答答的,眼睛还酸痒得睁不开,干脆闭起眼抱怨:“我,我辣眼睛!”


  山姆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他妈还没嫌辣眼睛,这厨房没法呆了。


  巴基一闭眼,原本在眼眶打转的眼泪唰地淌下来,史蒂夫又手忙脚乱地去擦,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脸上水、面、糊如同画地图般的某人终于忍无可忍,伸出自己被洋葱汁荼毒已久的爪子,冲着史蒂夫的脸一通乱抹。


  “走开!你弄得我满脸都是面粉!”


  史蒂夫怔了一秒,随即莫名地被巴基的一张花猫脸给娱乐到了,憋着笑扭头躲着他一股辛辣味的手指,巴基不依不饶,见对方抹面粉抹得更起劲,更是怒不可遏,两人在狭窄的厨房扭在一起。


  混乱间不知道谁先撞上了被史蒂夫随手放在一边的料理盆,盛着比萨面饼原料的不锈钢盆不幸遭遇台风尾,从料理台边缘滚落下来,在空中倒了个个儿,盆口稳稳当当地扣在了地上。


  正互相扭着胳膊的两人听到这声异响,像是齐齐被按到了某个暂停键,愣怔地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坐在一边的山姆。


  山姆正置身事外地翘着脚,津津有味观摩着学龄前儿童打架现场,冷不丁被四道阴沉目光锁中,出于动物性本能地觉察到一丝危险,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干、干什么?!喂——”


  上一秒还在互相扭打的两人同仇敌忾,合力把山姆威尔逊摁在了地上。一阵吱哇乱叫后,黑人委委屈屈地爬起来,T恤上被按了几道面粉印,裤后袋的钱包也没保住。


  半个小时后,巴基用缴获的战利品付了外卖比萨的钱,史蒂夫往皮夹里看了一眼,又抽了一张纸钞递给外送员,得了不错小费的外送员喜滋滋地道了别,好心送了他们一张优惠券。


  史蒂夫把夹着八折优惠券的钱夹丢进山姆怀里,后者咬着比萨边儿默默垂泪,敢怒不敢言。他恨不得穿越回半个多小时前,把那时正满嘴跑火车的自己揍一顿,揍到失语,他如果再多管这俩人的破事就让他一辈子吃薯条没番茄酱。


  两位以多欺少的胜利者靠在一起,一边用餐一边计划着接下来该怎么骗过娜塔莎。他们时不时看向孤零零坐在单人沙发啃比萨的山姆,后者秉承着多听少说多看少做的原则,极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打定主意不再掺和这两人的事。


  巴基见他满面忧郁愁苦,小声对史蒂夫说了句什么,见后者微微扬眉表示疑问,也没再做解释,起身钻进了厨房。


  山姆整个人被低气压的阴云笼罩着,自然没注意到他们的交流,直到他怀里被塞了个冰凉凉的玻璃瓶。


  “第一次见面,给你的礼物。”巴基耸耸肩,又坐回史蒂夫身边,“史蒂夫说你爱喝这个。”


  是一瓶龙舌兰。山姆惊讶地看看手里的酒瓶,突然心里一阵感动之情激荡。


  700ml的龙舌兰霸道地挤占了所有空间,被“无辜”波及又惨遭破财的悲愤一瞬间就被挤得烟消云散了。黑人兄弟掰着指头算算,甚至觉得有些难为情,懊悔自己气量为何如此狭小。


  不就是一顿比萨么,这瓶酒够几顿加大加厚加芝士了,而且他还得了一张优惠券,不是吗?


  他大概是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平白得了一瓶好酒所以心里过意不去,等到告辞时突然在公寓门口顿住脚步,再转过身来便是一脸连史蒂夫也从未见过的严肃和正经。


  “你妹妹非常聪明,可能是我见过最敏锐的。”山姆先对巴基说,后者不可置否地交叉起双臂听着,“你们想要骗过她,就要更努力一点。而且,她已经有些怀疑了,所以只讲故事是肯定不行的,比起你们的嘴,她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语气谆谆,一副耳提面命的架势,说是语重心长苦口婆心也不为过。也不知道他一单身汉哪儿来这么多理论,但考虑到目前形势严峻,只得姑且一听。


  “关键的是,她必须先认定自己的眼睛可靠,不能让她察觉到你们是演出来给她看的,不然会弄巧成拙。因此,时机特别重要,要让她‘不经意’地撞见你们的‘表演’。”


  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史蒂夫和巴基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


  “另外,你们的表演内容也要有说服力。顺便问一句,你们接吻吗?”


  他问完这一句,深深看了两人一眼,就施施然地走掉了。


  公寓里沉默了半晌,巴基突然有种受到鄙视的感觉,他不甘地重重关上门,嘟囔道:“不就是接吻吗?又不是没接过。”


  他声音很小,不过史蒂夫还是听清楚了,不由自主有些脸热。


  他主导过一个吻,虽然可能只是几分之一秒,而且对方懵得来不及拒绝。冲动是一个比较好的解释,但事实上哪怕在肾上腺素飙升的橄榄球球场,史蒂夫罗杰斯都是以冷静果断闻名于对手球队间。


  但山姆说的有道理。哪儿有情侣不接吻的,随便在某所中学里走一走,往天上扔一块石头,没准就能砸到一对正啃得难舍难分的少男少女。和热恋情侣同住,撞见几回情难自禁的亲密真是太正常不过,相反才是奇怪。


  但仔细想想,除了上周末在厨房的那次,娜塔莎还真的没见过他俩亲热,就算是厨房那次,她也不是实打实地“见”到的。


  真的要采纳山姆的意见,演一出足以使娜塔莎信服的桥段吗?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史蒂夫和巴基心底揣着这个想法,对视一眼,又都默默地移开视线。


  巴基烦躁地用指甲扣着鞋柜的边沿,一边回想着自己过去几年当中的恋爱经验,拼命在脑子搜索着能够代替接吻的办法。他一向风流名声在外,人帅嘴甜,连分手都分得让人无可挑剔,一个让人觉得投入觉得深情的吻应该是手到擒来才是。


  他也不是那种认为接吻是件多神圣的事的那种人,在派对上喝酒喝到兴头时,他也曾在输了游戏后向陌生人索吻,然后在朋友们的起哄声中嘻嘻哈哈地胜利归来。但是现在对象是史蒂夫,巴基这位个中高手却犹豫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史蒂夫,对方像是感应到他的目光似的转过头来,巴基又若无其事地看向一边。


  “巴基,我觉得……”


  史蒂夫沉稳的嗓音打破了房间内的沉默,巴基突然紧张起来,手指都不由得收紧,然而才说了几个单词就被一阵铃声打断。


  巴基像是一根紧绷又忽然松弛的弦,此刻称不上是放松,或是有种得救的感觉,隐隐竟还有一丝失落。


  那边史蒂夫已经接起了电话,听了几句皱起眉,打开了免提,山姆刻意压低而显得神神秘秘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


  “她就要进公寓大门了。我说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娜塔莎不会猜到你们知道她这时候回来,所以这时演点什么绝对效果绝佳。好了她已经进去了。要不要把握机会你们说了算,哥们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山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空气静默了好几秒,巴基突然抓住史蒂夫的胳膊,拉着他往沙发走去,那里一进公寓就能被看到。


  “跟我来。”


  巴基短促地说,听起来像是下定了什么大决心一样。史蒂夫被他用力地推到布艺沙发上坐下,还一脸错愕时,巴基也上了沙发。


  不过他不是坐在沙发上,他分开腿跪在史蒂夫双腿两侧,后背完全挡住视线,若是有人此刻走进公寓,只能看到两人暧昧的姿势,却看不到他们的正脸。


  史蒂夫瞬间明白了他的用意,双手配合地环住他矫健的身体,把人整个拢在怀里,甚至微微使力,随即感觉到大腿一沉,是巴基向后坐在了他的腿上。


  巴基也环住史蒂夫的脖子,手指插进了他后脑勺的头发中。这下他们成了一个完全搂抱的亲密姿势。巴基的位置稍稍高一点,他微低着头与史蒂夫对视着,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十二万分的紧张。


  他们就这样僵着身子待了十来秒,门口处还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敲门声或是钥匙插入门孔的响声。


  “放松点。”史蒂夫感觉手掌下的身躯崩得快要折了,一开口才发觉声音喑哑竟有些喑哑,他轻咳一声,低声问,“要接吻吗?”


  他们近得可以看清彼此脸上新冒出的点点胡茬,巴基被他此刻幽深的眼睛注视着,格外低沉的嗓音钻进耳朵里,问他要不要一个吻,一阵战栗像是过电般地从头至脚流窜一遍。


  “我不、不确定……”


  巴基结结巴巴地回应,他感觉自己耳根烧得厉害,不止是耳根,有一簇火苗在他心里越烧越旺烈,像是要形成燎原之势。巴基突然想挣脱开环在他后背的那双手,明明这回又是他出的主意,此刻他却想跑了,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是想逃离什么。


  巴基呆呆地看着史蒂夫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巴基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喷出的温热气息,他的口型像是在说别怕。然后他仰起头,拉扯出十分性感的下颌和颈部线条,而巴基,只需要微微一低头,就能碰触到那两片柔软唇瓣。


  像是受到了某种蛊惑,巴基缓缓地低下头去。


  锁孔被拨弄的声音突兀地传来,门外的人利索地扭开门锁。


  双唇在距离只有一片羽毛的地方停了下来。


  巴基猛然回头,惊讶地叫道:“娜塔莎!你怎么回来了?”

TBC

你们的心心是我更新的动力,你们的评论是我在加班中的慰藉QAQ

评论(39)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