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5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嗨喽~小天使们~

正文:

  “你妹妹在偷偷观察我们。”史蒂夫小声地说,一边移开拿着菜刀的手,任由巴基从他的砧板上捡切好的胡萝卜吃。


  “为什么?”巴基问,边嚼着脆生生的胡萝卜边听史蒂夫讲白天在神盾大学的事,讲到山姆说漏嘴引起娜塔莎怀疑时,他猝不及防地被呛了一下,咳了个惊天动地。史蒂夫放下菜刀,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顺便挪了一步挡住娜塔莎的视线。


  “那怎么办?”巴基欲哭无泪,举着剩下的半根胡萝卜条,觉得食之无味。


  史蒂夫安慰他:“别太担心,她现在只是怀疑,我们想办法打消她的疑虑就行了。”


  问题在于如何打消罗曼诺夫小姐的疑虑。巴基环视一圈厨房的结构,心上一计,用力拉着史蒂夫往后退了几步,直到两人挤到厨房的角落里,自己的后腰抵上了料理台边沿。史蒂夫正不解,巴基又把他拉进一步,两人的双腿以一种暧昧的姿态交错着,腰腹往下几乎贴在一起。巴基低声说:“别动,柜子可以把我们的上身挡住,娜特一定以为我们在接吻。”


  他猜得不错,女孩美丽的眼睛从杂志上方露出来,紧紧盯着厨房里的两个身影,在她看来,此时她哥和男友一不小心擦出火花,正干柴烈火地拥吻在一处,可惜橱柜挡住了他们的上身,只能看到紧密相贴的腰腿,因为角度问题,她哥被拐角的墙壁挡住一半,倒是能清楚地看到史蒂夫的翘臀。


  哼,秀恩爱。娜塔莎抖了抖杂志,忽然觉得嗓子有些痒,声音不大不小地咳嗽了一声。


  这声咳嗽就像是导演举着喇叭对着两个正在拍激情戏的演员大喊“再多点再多点”。怎么再多点?两位演员此刻大眼瞪小眼,经验更为丰富的巴基又冒出一个主意,他凑到史蒂夫耳边说:“喂,我要摸你屁股了,你可别跳起来啊。”


  “什么?”史蒂夫傻傻地问。


  “情侣接吻时,手会情不自禁地在对方身上游移,腰臀尤其是屁股是重灾区,这是一种动情的表现。”巴基老师耐心地解释,他宁愿现在多费些口舌,免得待会儿史蒂夫反应太过又引起娜塔莎怀疑。


  史蒂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似是认可了他的说法,巴基见状用眼神传达出“我要动手了”的讯息,才刚伸出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他和史蒂夫互换了位置,后者半个身子藏在了墙后而他变成了那个被一览无余的人,紧接着一双温热的大手罩住了他的屁股。


  “!!!”巴基险些大叫出来,反射性地扭了一下,然而那双大手紧紧地箍着他的身体,这个挣扎看起来倒像是情不自禁。


  “接下来该怎么办?”史蒂夫贴着他的耳朵一派无辜地问,湿热气息直接喷进耳蜗里,全身血液腾地涌上头,巴基瞬间涨红脸,原本扶着对方胳膊的手尴尬得不知道放哪儿好。史蒂夫见他不答话,不依不饶地重复问道,巴基憋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也不知道!”


  史蒂夫闻言皱眉,苦恼地歪歪头,没有剧本就只能即兴发挥了。他双手托着巴基往自己身上按了按,一条腿顶进对方的双腿间,同时十根手指曲起,紧紧包裹着臀肉的牛仔裤上立刻出现了十个小坑。


  被捏了屁股的某人登时绷紧了身体,整张脸羞红得快要滴血,当那双手手再次不紧不慢地揉捏起来时,巴基呜咽了一声,抓狂地试图挣动起来,史蒂夫按住他说:“嘘,别动,你妹看着呢。”


  一句话使得所有挣扎瞬间烟消云散,巴基垂着一颗红如番茄的头,僵着不敢动,浑身绷紧得快要抽筋。片刻后娜塔莎看到自家兄长同手同脚地从厨房走出,女孩半张脸藏在杂志后面,狡黠地眨眨眼说:“挺激烈的嘛。”


  “……”


  巴基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直到吃晚饭,用餐时只顾埋头吃饭不发一语,餐后娜塔莎主动包揽了洗碗的活儿,余下的两人在客厅看电视打发时间。等娜塔莎捧着水果盘走到客厅时,发现两人舍了长条沙发不坐,一人占着一个单人沙发,明明相对却都专注地看着电视,半晌也没有任何视线交流。


  电视里的女主持人正夸张地吹嘘并演示着一套厨具,娜塔莎百无聊赖地看了两分钟,又看看死死盯着电视屏幕的两位男士,暗暗想这节目真有这么好看?她坐到两人中间的长条沙发上,随口说道:“哥,你认识山姆威尔逊吗?”


  两人立刻转向了她,巴基谨慎地望了一眼史蒂夫,见后者朝他微微点头,便说:“听史蒂夫说过,不过并不熟悉,怎么了?”


  “没什么,今天在神盾大学碰到他了。”娜塔莎捻起几颗蓝莓,随口说道,巴基却眉间突地一跳,“他说史蒂夫是上个月开始和你合租的。”


  巴基在心里捶胸顿足,他为什么要嫌弃一个月的恋爱太短,一个月明明都够表白分手再复合一轮了。定了定神,他语气平常地说:“是啊,谈了一段时间,觉得可以同居试试看。”


  他默默地把合租替换成同居,史蒂夫在一旁点头附和。娜塔莎继续往嘴里扔小颗的蓝莓,吐出的却是炮弹:“那到底是合租还是同居啊?你们分床睡吗?”


  “同、同居啊。”巴基强作镇定,心如擂鼓。


  “那我那屋怎么这么干净?”


  “我勤快。”


  “书架上的精算师资格考试参考书?”


  “我那屋没地方放了。”


  “你那屋?”娜塔莎挑起一边眉毛,扣字眼。


  “我们那屋,我和史蒂夫的卧室,我俩的爱巢。”巴基咬牙切齿。


  “那忘在我床头的充电器?”


  巴基怒视史蒂夫:你他妈晚上都不给手机充电的吗?!


  史蒂夫掏出手机,顽强撑了两天的手机还有6%的电。


  看着妹妹满脸怀疑,巴基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微微流露出一丝难堪,他说:“其实,前几天我们冷战来着,史蒂夫生我气了。”


  娜塔莎扭头看向史蒂夫,想象着他生气的模样,问道:“因为什么呀?”


  谢天谢地到目前为止娜塔莎还没问到关于吵架的问题,巴基搬出之前编好的故事:“就是因为我现在在做的这个项目。我没协调好工作与私人的时间分配,史蒂夫怪我忽视他了。”


  巴基一边解释着一边那眼偷偷去瞟史蒂夫,后者姿势放松地靠着沙发背,交叠起一双长腿,漫不经心地玩着自己的手指,一副高高在上的债主架势。


  装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巴基暗暗佩服,也调动起自己的演技,他羞赧又愧疚地咬了咬唇,无奈地说:“然后史蒂夫就去你那屋住了几天,昨天早晨,就是你来之前,我们才和好。”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间卧室会很干净,以及史蒂夫的手机充电器为什么会忘在那儿。而且透露一些争吵会让一段恋情显得更为真实,无伤大雅的争执和冷战本就很常见,过于完美才是不正常的。巴基对这番解释很满意,甚至想给自己鼓个掌。


  娜塔莎撑着下巴津津有味地听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巴基看得阵阵发虚。正他心里惴惴时,女孩突然绽开笑容:“原来如此。哎呀我就是随便问问,不要放在心上。对了,我已经成年了,所以你们不用在意我,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巴基和史蒂夫茫然,娜塔莎翻了个白眼,直白地说,“亲亲抱抱打打炮,不要因为我的存在就憋着自己。”


  巴基大窘,叫道:“你你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样讲话,我要告诉妈妈!”


  娜塔莎跳起来,道了声晚安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客厅内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后史蒂夫轻咳了一声,低声说:“我们要不也回房间吧,在客厅里总觉得很危险。”


  巴基木木地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卧室。他们才关上门,另一间卧室的房门突然打开,娜塔莎从中探出头来,垫着脚走到隔壁卧室门前,侧着头把耳朵贴了上去。


  长得好看的人连听墙根都是那么赏心悦目。


  先是一阵悉悉索索,随后传来了两人的交谈声,娜塔莎拿了一个玻璃杯扣在门上,总算能模糊地听到一些。


  “我们忽略了亲朋好友这方面,巴基。”这是史蒂夫的声音,而她哥哥正焦躁地走来走去。


  “向山姆坦白就行了,其他人就……”


  其他人就什么?娜塔莎着急地捏着拳头。后面对话还在继续,女孩听到他们提到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两人似乎走到了窗边,谈话的具体内容她一句也没听到。正沮丧时,对话的声音突然变大了许多,娜塔莎心中一喜,凝神去听,却发现他们又换了一个话题。


  “这才第二天,我已经要精神衰弱了。”是巴基,不难想象出他此时垂头丧气的模样。


  “坚持一下吧。”史蒂夫语气颇为无奈。被嫌弃了,娜塔莎撇嘴,赌气地决定再多住一阵儿。


  “你觉得娜特相信了么?”


  如果相信了我还在你们门口干嘛?娜塔莎腹诽。


  突然,一阵铃声猛然响起,在安静的房间中不亚于一声惊雷。娜塔莎吓了一跳,火速掐掉铃声,走远几步接起电话,听了几句才发现原来是家居装修广告。她气闷不已,担心这记铃声打草惊蛇,但听到屋内两人依旧自然地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话,不由庆幸还好没被发现。


  他们在讨论下周末去郊外露营,巴基提议不带娜塔莎这个电灯泡,史蒂夫良心犹存,虽然语气不太坚定。  然后便听巴基意味不明地笑起来:“上次我们去露营,幕天席地就我们两人,你可比平时热情多了。怎么,难道你不想再试试吗?”


  娜塔莎可没傻到以为她哥说的是幕天席地地看星星,等了几秒没听到史蒂夫的回答,倒是房门忽然被狠狠地从里面撞了一下,然后听到她哥的一声惊呼。


  娜塔莎做了一个哇的口型,嘴巴还没闭上,房门又被重重顶着震了一下,伴随着几声暧昧的濡湿水声。


  一门之隔,巴基翻了个白眼,用眼神传达着他快憋死的讯息,也不知道史蒂夫接收到了没有。后者把他整个人重重推到门上,伸手捂住他的口鼻,那声惊呼戛然而止。


  被捏屁股的阴影还未消散,巴基反射性地推他,又被史蒂夫顶到了门上。他微微仰头埋怨地去瞪对方,金发青年一手撑着门,捂着巴基嘴巴的另一只手松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门外,友好自信地露齿一笑,然后把嘴唇贴上了他自己的手背。


  他的唇瓣包裹着手背上一块皮肤,双唇蠕动两颊收缩,分明做着舔吻的动作,刻意发出的啧啧吸吮声钻进耳朵里,巴基愣愣地看着史蒂夫的动作,耳根不知不觉地红了。


  那情色濡湿的水声在空气中响起,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淡色的唇瓣也染红成让人想要亲吻的颜色,偏偏史蒂夫又神色坦然,眉目清明,好像在做一些再平常不过的事。倒是巴基被他一双清澈的蓝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心跳擂鼓般震得发慌,暗自唾弃自己思想龌龊。


  史蒂夫又用手肘顶了一下门,卖力营造着两人在门后唇齿交缠难舍难分的假象,巴基在他鼓励的眼神下也抬起手,深吸一口气,如壮士断腕般地学着史蒂夫的样子,吻上了自己的手背。


  “说点什么。”


  ……


  “唔——啊嗯,够了!嘶……别咬,唔!”


  他的下限以一个教科书般的满分姿势跳下悬崖,一路往下急坠。巴基一向觉得自己是个脸皮厚的人,但当他一边含吮着手背一边发出含混的呻吟时,过去23年的生命中缺失的羞耻感好像一下子奔涌而来,烧得他满面赤红。


  娜塔莎是不是还在外面偷听?他快受不了了!


  巴基正燥得不行,忽然冒出一个主意,他反手握住门把手往下一压,同时做出向后仰的姿势。


  他打算得很好,假意做出快要摔倒的姿势,其实后退几步就能站稳。但巴基忘了史蒂夫一只手正撑在门上,猝不及防失去倚靠使得他整个人往前倒去,两人一同摔倒在卧室门口。


  “你们这是干嘛?”


  及时跳开而免遭池鱼之殃的娜塔莎惊讶地看着脚边一躺一趴的两人,巴基被砸得发懵没空理她,史蒂夫抹了一把嘴唇,把被吮出个红印的手藏在身后,撑着身子反问:“娜塔莎,你不是睡了吗?”


  目光下移看到女孩手里的玻璃杯,史蒂夫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责怪地看向娜塔莎。娜塔莎正心虚,干笑一声,往厨房挪去。


  “我渴了,出来倒杯水喝。”


  她拧开水龙头接着水,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史蒂夫想把巴基拉起来,奈何对方并不配合,于是两人只好面对面坐在地上。巴基嘟囔了一句又垂下头,史蒂夫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在壁灯的照映下,两人的嘴巴都红肿湿亮得很。

TBC

赤鸡

评论(34)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