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盾冬深坑|渣写手|

【盾冬】即兴表演 03 (AU,假扮情侣梗)

首章

存稿在减少。。。哭泣。。。

寡姐(妹)终于来了哈

正文:

  从那日起接下来的一天多中,公寓里陷入到一种尴尬的沉默当中。不过可供他们尴尬的时间也不多了,巴基对着日历皱眉,娜塔莎的航班将在明日上午抵达,在此之前他们会有许多“功课”需要准备。


  “史蒂夫,我们需要谈谈。”


  躲在房间里难得地当起缩头乌龟的史蒂夫沉默地放下书本,事实上他根本没看进去几个字。如何才能假装成为一对让人信服的情侣?尤其娜塔莎还要与他们同住一屋檐下。


  尽管史蒂夫恋爱的经验乏善可陈,但他也没天真到以为只需动动嘴皮子就能瞒天过海了。真正的情侣会用肉麻兮兮的眼神看着对方,看上几个小时也不嫌厌烦(史蒂夫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投射出这种眼神,而且巴基会不会被他盯得掉一身鸡皮疙瘩);他们还会频繁地进行肢体接触,仿若患上了皮肤饥渴症(史蒂夫决定提前同巴基做好协定,划出安全区域、危险区域和碰了就会死区域);最有别于普通朋友的是,情侣会接吻,会……


  哦,接吻。


  史蒂夫脑海中又浮现出昨日在公寓门口那个飞快的碰触,不由得感觉自己的脸微微发热。大受刺激的尼娜立即哭着跑走了,史蒂夫目的达成,美中不足的是脸上多了五道清晰的手指印。他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哪儿来的冲动,上一秒还在搜肠刮肚思索着该如何拒绝假冒男友这个荒谬的主意,下一秒竟然真的一把揽过人的腰,然后,嗯……


  那其实根本不能称之为一个吻,史蒂夫自我安慰着,那么快,又轻如片羽,只不到一秒就迅速地分开,好像是生出错觉或是做了个离奇的梦,醒来时只留下一丝若即若离的柔软触感还在唇间回味……


  史蒂夫脸上一阵神色变幻,巴基莫名其妙地推了推他的肩膀,说:“想什么呢?娜特明天就要到了,我们得先串供一下。”


  “哦哦,好的。”史蒂夫猛然惊醒。


  “我想了一些娜特可能会问到的问题。首先,我们恋爱多久了?怎么开始的恋情?谁先表白的?”巴基掏出了一个红皮小本子,翻到第一页,用笔点了点最顶头的那个问题。


  两人坐在床边,肩挨着肩,头凑在一处,钻研般地盯着小小的笔记本,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巴基时不时还记录几笔,看上去像是在进行什么严肃的学术讨论,但听听他们的对话:


  “谈了一个月?”


  “一个月也太短了,三个月吧。我们去年年底在某次学术讲座时碰到,发现对方是儿时好友,之后关系持续升温,直到某次我俩都喝多了就不小心滚上床,然后纠结一段时间决定在一起,怎么样?”


  “酒后乱性?听起来不是我的风格。”史蒂夫皱眉。


  “好吧,那你是什么风格?”


  “学术讲座可以保留,你在讲座上对我一见倾心,借着童年时的情谊与我拉近关系,虽然我只想和你保持单纯的朋友关系,但抵挡不住你的火热攻势。你锲而不舍,我深受感动,终于在今年的情人节答应成为你的男友。”


  巴基对着那张一本正经的脸,目瞪口呆地张了张嘴,还是泄气地划掉本子上“酒后乱性”那句,愤愤写上“B追求S”。谁叫他有求于史蒂夫,求人气短。


  之后他们还商定了许多细节,比如谁先表白(当然是巴基,在神盾广场的大理石钟下面)、情人节送的什么礼物(巴基送了领带夹,史蒂夫第二天回赠一副太阳镜)、第一次约会地点(南城的一家射击场)、对出柜的态度(坦坦荡荡顺其自然),还有吵架的原因和经过。这个比较复杂,经过商议,巴基因为课业和实习太忙而疏忽经营两人恋情,冷战三天后巴基率先服软和好,鉴于此类问题较为冷门且两人懒得编更多的故事,因而此事件适用于第一次吵架、最近一次吵架、印象最深一次吵架等等,取决于娜塔莎先问到哪个。


  口供串通完毕时已经接近晚上9点钟,不过他们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急需解决。史蒂夫抿了抿唇,环视一圈屋内,说道:“你得来帮个忙,帮忙把我的东西搬到你那屋去。”


  对啊,这回合租变成货真价实的同居了。


  他的衣柜清空了,书桌一干二净,连书柜都清了一半,剩下一半是巴基那儿实在没地方才暂且留下的,明早梳洗后还要把洗漱用品也拿到巴基的浴室里。史蒂夫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发呆,苦苦思考着事情怎么发展到现在这番地步的。巴基很是愧疚,方才再次提议减少房租,毕竟当初协定的是整个房间的使用权而不是半个床位。然而史蒂夫向来是个有担当的好青年,从来不会把责任全推到别人身上。


  他自己也有错误。第一,他不该在巴基亲自己的时候如此配合。史蒂夫深深地反省,现在回想起来,他那时表现得根本就像是在纵容男友玩闹炫耀,说不定脸上还挂着无可奈何的宠溺微笑。第二,他不该热血上头和巴基接吻,好吧,他承认那就是个吻。这下他失去了说不的立场,虽然本来他的立场也不算坚定。第三,第三他还没想好。


  史蒂夫按下床头灯开关,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他让自己摊平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决定好好享受这最后一晚能够独自占据一整张床的宝贵时光。


  第二天,两人驱车前往机场去接娜塔莎。


  娜塔莎有一头极为漂亮的红发,衬托得她精致的面容更具吸引力。她举止大方,看着就是个爽快的女孩,史蒂夫趁着兄妹两人讲话时悄悄观察着,很难把她与巴基口中那个女魔头联系起来。


  “你就是史蒂夫吧?你好啊。”娜塔莎转向史蒂夫,落落大方地伸出手,自我介绍起来,“我是娜塔莎,我哥麻烦你了。”


  史蒂夫调整好面部表情,迅速地进入角色,他轻轻握了下女孩的手,笑着打了声招呼,然后收回的手直接落在了巴基的后腰上。他另一只手握住拉杆箱的把手,说道:“我们不如先回家吧,娜塔莎可能也累了。车就停在机场外面。”


  他明显感觉到手掌下的身躯一僵,随即收到不赞同的一记瞪视。史蒂夫无辜地朝一旁歪歪头,巴基顺着他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对年轻情侣正并排往机场外走去,男生的手紧紧圈着女孩的腰。巴基一阵心塞,反手抓住史蒂夫的手往上移动到背部,后者干脆搭上他的肩膀。


  巴基依旧感觉很心塞,他不想当被揽住腰的那个,他也想搂住自己“男友”的肩膀,这样看上去很有气势。可是他悲惨地发现自己必须伸长了手臂、甚至微微垫脚才能完全环住史蒂夫的肩膀,这个四分分队长长得不比他高多少,身材却比他健壮许多,绝对是女孩们最喜欢的那种体型。当然巴基的身材也是在健身房精心锻炼出来的,但比起史蒂夫还是差远了。


  被深深比下去而大为受挫的某人抢过史蒂夫手中的拉杆箱,率先迈开步子,面无表情地说:“快走吧,不然赶不上午餐了。”


  娜塔莎跟在后面,说:“你们感情挺不错啊。”


  史蒂夫笑呵呵:“是啊是啊。”


  两人在公寓附近的一家墨西哥餐厅给娜塔莎接风,玉米片基本都被巴基扫进了肚子里,比起用餐,娜塔莎明显对她面前这对新手情侣更感兴趣,一直问东问西的,史蒂夫和巴基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好在其中大部分都囊括在昨日预演过的问题当中,剩下的部分就只能靠即兴发挥了,两人聪明地几乎从不同时发声,为免穿帮只由其中一人来编故事,另一人笑着附和即可。


  “史蒂夫,现在詹姆斯不在,你悄悄告诉我,你见过我哥哭鼻子没有?”趁着巴基去洗手间时,娜塔莎咬着餐叉问。


  这是个超纲的问题。史蒂夫沉默了一下,谨慎地回答:“没有。”


  “哎。”娜塔莎意味不明地叹了一声,史蒂夫疑惑地扬扬眉,女孩又笑着说,“可惜。”


  “……”问,一位合格的男友此时应该摆出什么表情?史蒂夫不明所以,想着保持好奇心总是不会错的,便问道:“为什么?”


  “我十一岁的时候曾见过他哭鼻子,之后就再没见过了。那时他十五岁,好像是因为在学校跟人打架被妈妈训了一顿,后来我就看到他一个人蹲在后院里,边摧残着脚边的草边掉眼泪。”娜塔莎回忆道,史蒂夫默默听着,猜想他们正在进行的应该是家属抖搂糗事的那一步。按照惯常的剧本,他应该把这糗事记下来,然后等巴基回来后告诉他,巴基就会涨红着脸争辩几句,不过效果几乎为零,他和娜塔莎依旧会拿他取乐一番。


  这是不是说明他们装得还不错,娜塔莎已经接受他了?史蒂夫暗暗想,做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继续听着,这不难,他确实对此很有兴趣。在他的印象里,巴基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从前两人被好几个高年级男生围堵在巷尾打架时,也从未见他哭过。


  “……他一个大男生,眼睛红红的,眼泪明明都蓄满了却强忍着不肯掉下来,实在忍不住了才低低啜泣两声,但马上就咬着嘴唇不再作声。后来就啪嗒啪嗒地掉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直接掉进泥土里,难过得肩膀都一耸一耸的。我哥本来就长得好看,不夸张地说,哭得人心都要碎了。”


  史蒂夫听得入迷,不自主地在脑海中想象着这个画面,倘若巴基之前拜托自己假扮男友时也露出这种表情,他可能一秒钟也坚持不住就点头了。正当他思绪乱飞时,娜塔莎突然正了正神色,严肃地说道:“我说这些是想让你知道,史蒂夫,如果你哪天让我哥这样哭了,我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原来不是在进行糗事播报,而是家属敲打环节。史蒂夫连忙正色,充满诚意地重重点头,又说:“如果我以后做出什么让他感动得哭了呢?比如在他生日时送他最喜欢的东西然后向他求婚?说真的,我不太确定,他喜欢手表吗?”


  娜塔莎点点头,认真地说:“那请务必录下来再拷贝我一份,我以后就指着它嘲笑詹姆斯了。”


  巴基回来时正看到两人相视一笑,疑惑的目光在两人间来回扫视,问道:“你们在谈什么有趣的事?”


  “在说让你感动到哭鼻子的事。”娜塔莎撑着下巴,笑嘻嘻地看着兄长,“在你生日时送你最爱的手表,怎么样?”


  这是什么剧情?昨天彩排时没有这个桥段啊,难道是史蒂夫刚编的故事,而他因为去洗手间所以没有听到?


  巴基登时警惕地望向史蒂夫,后者自然无比地把手臂搭上他的座椅靠背,微笑着回望过来,温柔笑容中还带着一点点羞涩。他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狠狠瞪了一眼史蒂夫:拜托,哭鼻子也不是我的风格好吗?


  同时他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思考着该如何应对。巴基顿了一下,双手交叉抱胸,向后靠在了椅背上,不满地对史蒂夫说:“不是叫你不许提这个吗?”


  “咦?”正在喝果汁的娜塔莎闻言惊呼了一声,这反应这责怪的语气,听起来绝对有故事,电光石火间她已经将故事全貌补全:巴基因为生日时收到手表作为礼物而感动得哭了,但事后巴基觉得哭鼻子丢脸便不许史蒂夫向别人提起此事,而史蒂夫也确实如他所愿撒了个小谎,巴基却误以为史蒂夫在自己去洗手间时向娜塔莎说漏了嘴。但她哥不是那种因为礼物就感动得一塌糊涂的人啊,而且史蒂夫刚才用的是将来时语态,娜塔莎有些疑惑,本能地感觉这其中一定还有她不知道的细节。


  于是她兴奋地追问说:“还不快从实招来。”


  巴基这是在干什么?史蒂夫傻眼,略一思忖旋即明白过来,见巴基张口想说什么,赶紧按住他的手,状似亲密地凑到他耳边,用刻意压低但足以让娜塔莎听到的声音说:“别乱想宝贝,我没跟你妹妹讲我们的事。”


  话一出口,娜塔莎和巴基都倒吸一口气,前者是被史蒂夫咬耳朵的举动还有话语给肉麻到了,而后者则瞬间意识到自己方才产生了怎样的误会,一时脸色难看无比。此后不管娜塔莎怎么追问,巴基都不回答,而史蒂夫也一脸高深莫测,也只笑而不语。


  餐后巴基拉住史蒂夫,史蒂夫把前因后果讲清楚,两人深刻反思餐桌上险些穿帮的那一幕。


  “好端端的提这个干吗?谁还没哭过吗?”巴基羞恼不已。


  史蒂夫无奈:“你别胡思乱想,我如果编故事一定会让你听到的。多说多错啊。”


  巴基依旧很气愤,他用力戳着史蒂夫硬邦邦的胸肌说:“那你笑什么?你笑得跟个新婚夜后被问到情郎的大姑娘似的,我能不多想吗?”


  “好好好,我的错,下回我们都注意点。”


  史蒂夫握住巴基的手,连声安抚这只羞恼得炸了毛的猫。已经走到车边的娜塔莎见他们还在餐厅门口说悄悄话,不耐烦地拍着车门,大声喊:“快点来开车啊,热死啦!”


  巴基挣开他的手向妹妹跑去,史蒂夫跟在后面忧愁地叹气,这才第一天中午就差点露馅,以后可怎么办哟。

TBC

下一章

评论(48)

热度(432)